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经济 >  正文

我同祖国一起走过(续3)

2018-02-05 14:0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议(房屋房产观澜)。事后我想他一定会去告状,会很快有人找我,我便有机会直接向专革委领导揭露他们对我所做的那些恶行,可直等到晚饭后,都无任何动静,便主动去到招待所,见到陶主任以后,他问我是你打的陈灼华?我说是的,为哪呢?我同他讲了他pohai我的那些恶作后,陶没说什么,只叫我明天回去算啦!。事后,易门的好些朋友找到我,说打得好,只是为什么不约约他们,好好地收拾他一顿;也有人说我胆子真大,一个县革委付主任都敢打!我说不然,从我长大至今从未与人打过架,从小体弱多病,挨打受伤的总是我,这都是被他逼成的。  经过文化大革命洗礼,尽管我也还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至少证明我历史是清白的,对党无任何隐瞒,使人们认识了一个真正,为人爽直正派,并且干干净净,具有一定工作与组织能力、服务态度各方面都是可以的我,所以我说:“文化大革命,使人们认识了真正的我,”后来之之所以去江川,来玉溪,就是因为被wenge中的一些所谓“走资派”所发现。比如当时在易门接受批判的张跃刚同志,是他在元江专“五.七干校”,亲点我参加他为队长的江川整党宣传队,以后又把我作为助手同他一起留在江城公社工作了一段时间,也是在他的指引下,我才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1979年,作为江川第一批优秀知识份子的代表,光荣地加入了中国gongchan党,因此才有了以后的财校教书,出任办公室主任,讲师、地珠协副会长兼秘书长等职的历程。我深深地感谢着这位已逝的所谓“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如果不是文化大革命,我倒是知道他,但他却不一定认识我,那就不可能有后来的这一切,也就没有了我的今天。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还真的要感谢文化大革命,因为对我来说是在坏事中孕育出了极大的好事。  江川十一年,已是苦尽甘来  整党宣传队工作结束不久,我便从江城公社调江川县供销社回归本行,任会统物价股长,我同我的部下和同事们相处甚好,工作生活也十分融洽。期间有幸同时任县委常委主管财贸工作的潘中杰等领导同志相识相知,他们发现了我的写作才能,曾一度成了他们的兼职秘书,县委每年一次的财贸干部集训报告与总结,几乎都是由我主持起草的。有时我们还一起下基层调研,写成报告供县委决策参考,并多次被《云南日报》,《云南人民广播电台》所采用,例如“九溪大村发展养猪事业”的调查报告等,记得一次是一个有关烤烟种植与烘烤经验的总结,省电台还派了一个广播员,到江川广播站录音带走。到县革委计委工作以后,我对工作的态度与为人更被许多领导与同事所认可,并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1979年9月,经杨树增、李美二位同志的介绍,光荣地被批准加入了中国gongchan党,实现了我一生为之奋斗的最大愿望。在县委、县革委成立机关工会时,我被选为首任机关工会主席。  此间我还有机会,参加“玉溪抗震救灾慰问团”,赴昭通永善县抗震救灾,历时两个多月,深切体会了灾区人民的痛苦与无奈,认识到作为一名政府工作人员,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群众,特别在他们遇到灾害的时候。  在人才培养上,我带的两个“徒弟”,一个叫李波,现任云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一个是招永新,现任玉溪市财政局副局长。他们的成才,虽然主要是他们自身素质所决定,但在那wenge后期,政治风云变幻莫测,“四人帮”横行的年代,我对他们政治以及个人人格的影响,应该也是绝对重要的,他们至今念念不忘,一直对我以长辈师长相尊,我亦深感欣慰。  十年从教,成就我事业高峰  1981年春,我被选调到玉溪财校任教,那时我已是50将近。半百年纪改行,对于多年行政工作的我,是挑战,也是机遇。开始是教应用文,凭着多年写作所积累的经验,我讲课并未感到怎样困难,即得到学生好评,认为我讲课“既有理论,又有实际,简明扼要,没有废话,他们爱听。”难的是在每章课后,两个班120本作业的修改,因为我只会用过去在单位给别人改稿子的办法修改,费时可想而知。一学期下来,我头大了很多,等我知道别的语文老师是怎样批改语文作业的时候,我已经改行不再教语文了!这原因还要从那学期期末,带80级物价班学生到江川实习说起:学生在实习过程中,我发觉他们用珠算计算价格的方法十分落后,于是我便把我多年研究运用的一些简捷算法教给他们,使他们顿感新奇,有的高兴得跳了起来,惊呼怎么就这样简单!这事在学生实习回校总结会报中,被披露给时任校长的吕田同志知道,据说当时吕校长还惊讶地说了句:“哦!原来杨老师还有这一套!”也就是这个缘故,从当年81级新生入学起,学校便把全校《珠算》教学的任务交给了我。  《珠算》是当时学校一门重要的专业技术基础课,也是全社会经济计算的主要方式,教学质量的好坏,直接关係学生将来从事各项专业工作的质和量,要求学生要能做到“打一手好算盘,写一手好的规范数码字”。因此学校除正常的教学课程外,还安排了每天“雷打不动”的半小时珠算练习时间,这足以说明学校对该课程的重视程度。安排我这样一个非科班,又未经任何专业师资培训的人来担任,并不被一些人看好,但凭我多年对这门技术的研究与积累,我却充满自信。我一边用“心”教书,一边阅读许多有关珠算技术的报刊杂志,并加以研究加工整理,在很短时间内就掌握了属于我自己的一整套先进的教学理念与算理算法,并及时地传授给了我的学生,诸如加减算中的“一目三行去9法”,将拨珠次数降低到最低点;用“一口清”变乘除算为加减算,使其由难变易等等,学生受益匪浅,既增强了学习的兴趣与极积性,又极大地提高了计算速度。因此就在一年后的冬天,在省珠协举行的“全省第一届经济类大、中专学校学生珠算技术通讯比赛”中,我校参赛的三个班,即以“团体与个人两个第一”的优异成绩,裴声全省,在全省经济类大、中专学校中引起了很大反响,“一个建校不久,名不见经传的玉溪财校,怎么竟有如此成绩?”这其中称赞者有之,怀疑者也不少,滇西北七所财贸学校,似就属后者。他们在随后举行的“滇西北七所财贸学校珠算技术比赛”时,就特邀我校派代表队参加比赛,名是到那里传经送宝,交流技术,实似试我虚实。我同当时负责教务科工作的周汝祥老师,带黄亚林(通讯赛个人第一名获得者)等五名同学,到大理财校参加了比赛,加减、乘、除、传票四个项目比赛下来,我校学生囊括了所有四个项目的前三名。这成绩怎么排啊,这下可难住了大会组委,故临时决定我校学生单独排名,全部发给一等奖,他们七所学校另行排名。以后在每年一次的通讯赛中,我校成绩不论团体、个人都一直名列前茅,其中最突出的是1988年,得奖金额占了发奖总数的三分之二,使所有在丽江参加颁奖的领导和教师赞叹不已!  1982年春,“玉溪珠算协会”成立,选我任副秘书长,次年中秋,以我的学生为主组建的,我为教练的玉溪珠算代表队,首次出征思茅,参加在那里举行的全省第二届珠算技术比赛,玉溪代表队获团体第五名,即进入全省先进行列,开创了我区珠算技术的新局面。1984年比赛在玉溪进行,我队获团体第三名,以后的1985、1986、1987三年的比赛中,我队三年连获团体第一名,实现“三连冠”,为我区争得了很大荣誉。也就在“三连冠”的那一年,时逢全国在四川成都举行第二届珠算技术比赛,省珠协根据我队选手成绩,授权我以玉溪队成员为主,组建“云南省珠算代表队”,带队赴成都参加比赛,更随着我同王元富同志(时任我校计算机教师)共同编拟的电脑拟题软件开发的成功,玉溪珠算不仅在云南,在西南五省乃至全国也开始小有名气。我个人曾代表云南参加过中珠协86年在山东蓬莱举行的“全国珠算技术等级鉴定经验交流会”,受广西桂林市珠算协会之邀请,到那里讲学一个月,对象有在校中小学生,有银行、商业部门的在职员工,还有一支部队后勤部的上百名官兵。省内也曾应曲靖、西双版纳等珠算协会之邀请,在那里分别讲授珠算技术知识,并帮助培训选手各一个暑期,还有曲靖、保山、临沧三所学校派教师来我校跟我进修。1988年受省珠协之托,与省财经学校张镜珠老师共同编写了《云南省经济类中专学校珠算教材》一书,在省内广为发行,结束了省内无自编珠算教材之历史。1989年《全国少数民族珠算技术比赛》在昆明举行,省珠协委我为甲队教练,比赛获全国团体第三名。1990年,在第二次珠算协会换届中,我被提名为副会长兼秘书长,同年在全国珠算科技知识大赛期间,我领头与学校数学组等五位老师一起,共同编写了一本《珠算科技知识竞赛100题》的小册子,在省内广为发行,有力地推动了全国珠算科技知识竞赛在我省我区的顺利开展,同时成功地主持了在玉溪电视台举行的《王溪珠算科技知识电视大奖赛》,获中珠协优秀组织奖。随着事业的成功,我受过地委、行署主要领导的多次接见与奖励,并分别参加过三次地委、行署、政协举行的有各界知名人士参加的春节茶话会。但这只是我阳光的一面。  成也主任,冤也主任  在上说阳光的背后,我还有一些一直不为许多善良人所知晓的,被黑暗的另一面。  事情还得从任办公室主任之事说起,1984年初,原校长吕田同志离休,王念祖同志调任学校校长,到任不久,恰逢学校党支部换届选举,我被选为支委,进入校领导班子。同年七月,在一次有两位正副校长和我参加的讨论调整、组建科室中层干部时,由王念祖同志提名,要我担任校办公室主任,主管人事工作。记得事前他曾个别找我谈过,我也对他表示过我的态度,意见是我不适宜做那份工作,如果到教务处,到可以接受。我之所以说“不适宜”,到不是说我没那种能力,或者不具备那个条件,更多的是考虑那位让先前好几位校领导都为之头疼,而又不敢挪动的前副主任(那时没有主任),一位gaoguan的贵夫人,我去不是等于把人家“挤”走,要不就被认为是夺了人家的权吗?我实在不想惹那份麻烦。但王校长一再强调,这是组织决定,一切由组织负责,要我不必顾虑,搞好学校班子与组织建设才是最重要的。这一次他又一再强调,是组织决定,作为一名党员,既然组织已经决定,我还能说什么呢?  问题不出所料,在上级来校宣布各处室任职通知,她调任学生科副科长,与我办理办公室交接手续的过程中,我看她那种情绪,语调,简直不知用什么词汇可以形容。我强忍着草草地与她办完交接手续,心想以后离远点不就行了吗?可问题却不像我想的那样简单,以后总有那么几个人,经常找上门来,有的要求为他“转干”,那是在那位贵夫人手上,人事处就认定是不可以的;有的要求为他高套一级工资,以慰他二十年“右派”之苦;有的甚至为一点不是我能决定的几块钱的浮动工资,对我大动肝火,及至指着我的鼻子,骂我“原来你竟是这样的人”!那位要我为他高套一级工资不成的人,更公开扬言,要与我斗争到底,还说此生斗不过我,儿子也要等等。这些,后来我才明白,原来是另有缘由。更使我难以容忍的是,一次学校成立老干室,我的副手为其买了一个八磅铁壳水瓶,因为当时老干部归办公室管,在要我为水瓶写名的时候,我就没有怎样考虑,拿过笔就随便写上了“办公室”三个字,这本来不是什么问题的事,可加上我那位副手的好狂,第二天一上班,他就提着那把水壶去打开水,才一出门就被隔壁正走到学生科门口的那位贵夫人和另一位老师看到了,那位老师就说了句:“不错嘛,你们就鸟枪换炮啦!”这可以认为是玩笑,但那位贵夫人竟大声囔道:“人家是大权在手嘛!”我想她为什么那样大声,那样发泄?其用意是叫给我听的,联想到以上的那一切,我实在忍无可忍,正巧她不知是什么事,进到我办公室,我就质问她道:“就因为这把水壶,你说我们大权在手,那你不是大权丢了吗?”她无言以对,便悄然离去。这我算是公开地得罪了她,我本来是不想那样做的,这也许是出于愤怒,或者是我不畏强权的性格使然,使本来对我就不那么顺眼的她,从此便耿耿于怀,我也就因此种下了以后被黑暗的祸根。  到办公室工作以后,正是我区珠算事业发展的大好时期,我不能丢掉珠算,我既要坚持上班处理好办公室工作以外,还要上好每周不少于8节的珠算课,还要培训选手,有时还要兼任班主任。工作量之大,全校无人可比。工作上的再苦再累,我似已成习惯,不以为然。使我无法再以承受的是,来自少数人的那些无端指责,以及个别领导的昏庸,一次我为一位教师说了几句公道活,便被指责为代表“一小撮”。我想我这个主任怎么就这样难当?我更无法违心对那些人陪笑脸,去团结那些所谓不同意见的人,于是我便向校长呈递了一份辞去办公室主任的辞职书,但未被批准。此事后来经委一位姓彭的负责同志曾劝我把辞职报告撤回去,但我也实在是当的太累,不想再干了,故一直没撤。主任也就这样一直当了下去。至1988年秋,此时那位贵夫人的先生,已从某地调任玉溪老大。我那份没有撤回、时间也过了两年多的辞职报告,不知为何又被继任主持学校工作的副校长王某,重又翻了出来,并据此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以所谓“经支委讨论”上报经委免去我办公室主任职务,这对我虽然说是意料中之事,也并不在乎,但事前并没有任何人找我淡过话,批的也不是“同意辞职”而是“免去主任职务”,如果不是我追问要,连经委通知都不愿拿给我看,只是叫我把办公室工作交给李江明,准备接手地珠协工作简短的两句话,这其中之迷,他知道,我似也觉察不少,因为那时的我,经过与他多次工作与思想上的碰撞与交锋(以下会有叙述),已不再是他所想要成名得利的办公室主任,他也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可寄希望的掌门人,坦白讲,我实在也看不起他!他也正处于不除我而无法稳住阵脚,继而坐正财校,达到其贪得无厌之关键时刻。此话何也见得,这第一可以从免去我主任职务后,由谁来接管人事工作的用人问题说起,就可以看出他的用心所在?,我说财校那么多gongchan党员,更不乏优秀分子,除我杨世义,难道就无一人可以代替?非得要那位前校长费了多少精力,用了多大勇气才将其挪走的那位贵夫人呢?他用的什么法?这明眼人诸如我的那位助手副主任,在接我手续的时候,也明确流露出王是在玩“投

   ===================================================   下载本帖:我同祖国一起走过(续3).pdf   ===================================================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