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焦作 >  正文

网曝:江西省南昌市南大四附医院无证行医 患者称医院骗钱

2018-01-25 02:3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Wkq多度网

座落在广场南路的南大四附医院(原南昌铁路医院)的泌尿科,坊间传闻是一个社会商人承包的科室Wkq多度网

医生写的 天书 病历让患者无法辨认,患者称医生瞒着患者乱填写内容

两所医院的检查报告对比,一个认为有病,一个认为无病。一个没有诊断医生的名字,一个有诊断医生的名字

陈兴称麻醉和开刀都是由他做的(视频截图)

(这份手术同意书上手写的文字内容,经新闻人员给该医院多名医务人员查看,均称难以辨认。患者称,因无法看懂内容,才听信医生的口头欺骗,以为是签订第一项手术的术后风险责任问题,才在同意书上签字。)

奇怪的是,手术书上没有主刀医生陈兴的签字。律师称只要患者提出异议,该同意书将无效。

通过手机搜索该医院的官网,网页上出现国家领导人照片,有利用其做商业宣传的嫌疑

南大四附医院泌尿科的官网上出现了宣传该院疗效的内容,涉嫌违背广告法及卫生管理规定

一个标价仅仅是800至1500元的切割包皮的手术,上了手术台后却被医生做了三个手术。一周下来,患者花费医疗费近5万元。当患者要求开刀医生拿出行医执业证书的时候,医生却无法提供。年轻的患者遂以医院非法行医和欺诈治疗为由,向医院要求索赔。但医院只肯同意退赔2万元。小伙子无法接受,遂向新闻媒体投诉,向社会公布就医的真相。 这是日前在江西省南昌市南大四附医院发生的一起医疗纠纷案件。

令人生疑的治疗过程

阿桂(化名)是南昌的一位年轻小伙,因为生殖器包皮过长及尿液有些偏黄,2015年5月25日上午,他来到南昌大学第四附属医院(下简称四附医院)治疗。以下是他描述的治疗过程:

阿桂挂完号之后,医生在阿桂的病历上写上一堆让他认不来的字,然后就让阿桂去做前列腺液、尿液的检测,并做了 震动感觉阈值(VPT)检查 和 彩超 检查。随后医生把情况说的非常严重,说不做手术将影响将来的生育能力,让阿桂立即去做包皮切割手术。阿桂当时听了很害怕,便同意做手术。阿桂记得很清楚,医生跟他说的只是做一个小的手术。上了手术台后,主刀医生为他的下体打了麻药,便进行手术。手术完毕之后,阿桂被要求在手术同意书上补签名字。

令阿桂感到不解的是,医生告诉他做的是三个手术,而不是一个手术。

阿桂有些愤怒,但更多的是无奈与恐惧。于是,他选择了默认支付三个手术费的结果。

在接下来打针、吃药的治疗中,一个星期的时间,阿桂累计花费医疗费近5万元。

事后阿桂总结,自己之所以被宰,是因为缺乏医疗知识,头一次看这类疾病,对于医院的规范操作程序与患者本该具有的权力并不知晓。他只感觉自己在治疗中被搞的稀里糊涂,又羞又怕,难以言状。因而,没有勇气去抗争。

为了搞清楚自己的病症是怎么回事, 5月30日,阿桂到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做了一次彩超对比检查。检查的结果让他吃惊:四附院的检查报告诊断他有双肾结石、前列腺稍大、双侧精囊回声欠佳三项症状,而二附医院的检查结果却显示均未见明显病异,并未做出有疾病的结论。

阿桂向有关医学专业人士咨询,被告知,他的那些 症状 ,其实不需要做任何手术,只需简单的治疗即可。 阿桂心里开始恼火了。因为,他除了被告知第一手术的内容之外,直到现在,他也没搞明白医生给他做的第二个手术和第三个手术到底是什么内容。更让他气愤的是,手术之后,他的身体质量下降,生殖器的的功能反而比手术前变得糟糕。

阿桂到四附医院找医生理论,要求退款。经过三个月的拖拉交谈,医院同意退7000元给阿桂。

阿桂不服,向媒体投诉。

暗访:医生承认事后补签手术同意书

9月上旬,新闻人员以阿桂朋友的身份,陪阿桂去医院和医生商谈赔偿事宜。阿桂要求医院复印做手术的存档资料,医院以种种理由进行推脱和拖延,并且不肯在复印资料上盖章。经过多次交涉之后,阿桂才拿到了盖了章的手术资料。阿桂要求主治医生和主刀医生出来解释当时做手术的情况。经过多次努力,主治医生叶鑫和主刀医生陈兴才出来与阿桂进行交流沟通。

针对病历上的字过于潦草,不符合卫生部的规定,新闻人员向叶鑫医生提出质疑。

叶鑫回答:只要医生能看懂就行。

阿桂说,病历上的字是医生乱写的,并非他的口述内容。由于字迹太潦草,他也无法辨认,所以无法当场提出异议。

叶鑫予以否认,与阿桂发生争吵,双方各执一词。

新闻人员问叶鑫:你写的病历患者无法辨认。现在发生争执,责任是不是在于你这个医生?

叶鑫无语。

在见到主刀医生陈兴之后,新闻人员请陈兴告知手术的过程。

陈兴回答,给阿桂是做包皮环切手术时,在切开包皮之后,才发现阿桂生殖器上存在神经过敏及静脉曲张等问题,必须要增加两项手术,一项是阴茎背神经降敏手术,一项是静脉血管高位结扎分流手术。他当时把情况告知了阿桂,阿桂同意了手术。三个手术全部做完之后,让阿桂补签了后面两项手术的同意书。

新闻人员问:为何不是术前签字做手术,而是术后让患者补签字?

陈兴回答:当时他在做手术,带着手套,不方便。

新闻人员问:病人躺在手术台上,被打了麻药,你能保证他意识清醒?他同意手术时体现的是真实的意愿?

陈兴强调:麻药是他亲自打的,对阿桂只是打了局部麻药,不影响正常的意识? 新闻人员问:既然患者意识当时是清醒的,为何不让他在病床上签字?为何要到事后补签?即使医生当时带了手套不便签字,也不影响患者签字吧!

陈兴不语

。 患者反驳:增补的两项手术做完后才被告知

对于陈兴的说法,阿桂当场进行了反驳。阿桂说,当时做包皮手术的时候,陈兴只告诉他,切开包皮之后发现了所谓的 神经过敏 问题和 静脉血管曲张 问题,陈兴根本没有告知他当时要增补做后面两项手术。由于下体被麻醉,做后面两项增补手术他无法知觉,他一直以为医生是在做第一项包皮手术。

(编辑:jkl)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