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评测 >  正文

五十位民工泣血举报宁乡当地恶霸崳*军涉黑恶行

2018-04-20 02:2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为响应党中央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号召,打击犯罪惩治腐败,净化宁乡法治环境,提高党在宁乡人民心目中的威望,现将我们所经历和了解的宁乡恶霸喻*军欺行霸市、恶贯满盈及其保护伞纵凶为恶的犯罪事实举报如下:

一、被举报人:

1、喻*军,男,46岁,身份证号:430124********44711,宁乡市人,湖南省*军网络通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电话1837313****.

2、陈*,男,年龄不详,身份证号:不详,家住不详,是长沙市交通行政执法局副局长,电话不详。

二、举报人

1、唐*友,男,常德临澧人,身份证号:432425********5456为该工程接单人,电话:1387591****

2、梅*茅,男,常德临澧人,身份证号:432425********5830,为该工程投资合伙人,电话:1378660****

3、石*武,男,常德临澧人,身份证号:432425********1634,为该工程投资合伙人,电话:1507427****

4、刘*云,男,常德临澧人,身份证号:432425********5416,为施工方民工代表,电话:1520736****

三、举报涉黑事实简介

宁乡本土恶霸喻*军将该工程完成后工程款428.4万(包含五十位民工工资)、盗卖部分工程所得293.8万及办理工程许可证费用+行贿款520万,共计1242.2万全部私吞。

1、工程名称:G319宁乡路、长沙县东八线路段移动通讯管道承建工程

2、工程启动:2013年11月

3、工程完工:2015年11月

4、涉案久薪民工人数:刘章云等54人

5、事件概要:

54位常德民工在宁乡山野冒着严寒酷暑,经历700多天日夜奋战,至今(2018年4月)还没有任何人拿到一分钱的工资。自工程完工开始,十多位民工代表从常德临到宁乡、长沙往返17次,吃住在旅店、宾馆累计长达三个多月,花费十多万元。被宁乡当地涉黑恶霸喻*军指使的打手暴打两次,威胁十多次。这几年的时间里,涉事各民工家庭都因为拿不到自己的血汗钱,造成石*武老婆跳楼死亡、数对夫妻离婚、多个小孩辍学在家、有病无钱医治在家不能工作、多人债台高筑不敢回家等不同的伤害。在喻*军的势力范围内,宁乡当地政府、公安局派出所均不受理此案。所有涉案民工欲哭无泪、现已走投无路。本想聚众人之力与他同归于尽,但我们相信法律、相信自有一级政府能为我们全体民工申冤并讨还公道。

四、事件经历

1、2013年11月唐*友通过朋友关系承接了上述工程,因为不是很熟悉当地环境,又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宁乡当地恶霸喻*军。主要是想让喻为工程在当地办理许可证(这是当初商定和他的合作范围限定),每年给他十万元工资,五万元车辆油费,喻满口答应,承诺在宁乡范围内所有问题都可以找他解决,从此噩梦开始;

2、2013年年底至2015年9月,为确保该工程顺利开展,在喻的要求下,以报建费用(管理处工程报建费用为6000元/公里,喻收取我们的实际报建费用为200000元/公里,工程总量为190公里)、疏通关系费用、押金、保证金、给领导红包、招待费、买路虎车借款、油费等等各种借口,在工程启动建设、还没有任何收入情况下,共计从唐、梅、石、刘等数人身上榨取520万元投入款。收到这些款项后,喻*军大肆挥霍,先后购买豪车三辆,豪宅三套栋,给情妇买车买房等;

3、2014年,在G319路段施工过程中,唐又给喻35万元用于其它路段工程报建。但他并未报建,他为私吞这笔报建款,伪造国家机关公文、私刻了“长沙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公章,用假的政府机关公文欺骗我们。到实际工程启动的时候,长沙市桥梁隧道管理处见到假公文就报警抓人,眼见事情败露,他便以不归还之前已经到手的300余万办证及活动(行贿)经费要挟唐为其顶罪,并强行在民工工资中扣除了27.6万的活动经费用于对公安局行贿打点。派出所方面对唐的顶罪是清清楚楚的,派出所甚至出资为唐买了监狱消费卡,允许他携带皮带、钱、烟、各种零食进入看守所,拘押期间对唐嘘寒问暖,甚至在唐拘留满期之日,派出所还派人接回了唐,拘押前派出所多次要求唐要考虑清楚,但唐为了挽回损失,不得已为其顶罪。在唐被拘期间,喻竟然私自将其余工程盗卖,私吞所卖工程全部款项293.8万;

4、在2015年工程施工期间,喻*军专门成立了以他为法定代表人的湖南省*军网络通信有限公司,以便所有款项打到其公司账户上,达成他最终侵吞全部工程款项和民工工资的目的。果然,工程完工后,他以各种送礼、行贿、招待、油费等名目(所有的支出都是他自己信ロ口开河随便说的,没有任何发票收据),将所有款项全部占有(工程发包方长沙移动公司早在2015年11月工程完工前就将包含工程款及民工工资428.4万转账至喻*军所属公司账户),最后结账是投资施工方倒欠喻130万,40多人700余天的辛苦、唐*友等多人520多万的投资全部打了水漂。

5、2015年年底工程完工后,漫漫讨薪路正式开始,2016年元月30日前后,十多名民工代表为在春节前拿到工资,在宾馆等了十多天,喻以款项未到账为由拒不露面,但我们打听到移动公司已经将款项打到了喻的公司账户,就去了他公司讨要工资,喻派出十多名打手威胁驱赶民工,民工为自保就打了110报警,110出警后以属经济纠纷为由不予处理。

6、2016年12月6日日,喻*军在某洗车场洗车时,唐*友要求他支付工资,喻强行将唐*友拉到偏僻地方,与其四个打手暴打了他后扔到外面扬长而去。

7、2016年12月31日,唐等民工代表将事由投诉至梅田派出所,在派出所院墙之内,喻的四个打手又将唐、石暴打一顿后,派出所民警才出面拉开。

8、2016年12月19日,唐*友将事件全部经过眷写了一份哭诉书呈报宁乡县政法委,书记签字批示责成宁乡县经侦队落实处理。经侦队问话后就没有了下文。一年以后的2018年2月7日,在我们的反复催促下,宁乡市公安局以被骗案不属于刑事案件为由给我们下发了不予立案通知书。

9、从2017年元月开始至今,喻便开始隐身,从此不接民工方面任何人、包括介绍他参与工程的中间人朋友的电话。

10、喻*军作为一个无业游民,能在整个宁乡黑白两道叱诧风云、一手遮天,是与他身后的保护伞分不开的。喻一直叫器说他有一个兄弟交陈*,是长沙市交通行政执法局副局长,说这个兄弟在省政府、市政府、公安局、公路局等部门没有搞不定的事。事实上,在我们一路的讨薪过程中处处碰壁时,让当地政府无法作为的情形上就完全可以佐证他身后的保护伞是真实的。没有这黑暗势力保护伞的存在,就凭喻*军这样的无赖如何能让政法委书记的签字都能石沉大海?如何能让公安局在明知道唐*友是顶罪被冤枉的情况下仍然将其拘押并判处有期徒刑?如何能让公安局准备第二天到宁乡县公路局调取资料的前一天就让喻获悉了这个消息?这个陈*到底是个什么人物而具有如此巨大能量?

五、事件总结

生活在如今的法制社会,以全国全党全军都在反腐倡廉。十九届中央纪委第第二次全体会议公报中提出,要把惩治基层腐败同扫黑除恶结合起来,坚决查处涉黑“保护伞”。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不禁疑感:

1、作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刘少奇主席的故乡、省会近郊县和副中心城市、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市之一的宁乡能独善其身而不与全国一盘棋?宁乡的天难道不是蓝色?

2、这样的恶行事件在当地政府部门、公安部门投诉举报无人受理,在派出所院墙内恶霸竟敢指使众多打手对讨薪民工大打出手,在洗车店开车将苦苦拉着车门不松手的讨薪民工拖行数十米后扬长而去,谁在给恶霸胆量?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