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评测 >  正文

[转载]为什么新闻“反转”这么流行?

2018-02-02 16:4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发帖蹭了辱母杀人案之后(主要是把法院判决和媒体报道对比:?id=2309404089574409304404),瞧见不少“反转帖”。

有些是前两天在微博上提前预言的,如谈于欢母亲的债务问题,这个不难反驳,因为她无论怎么做,借款时有无欺诈,不影响于欢的行为正当性。借钱的人不是于欢,他和死者法律上没有任何债务关系。何况“老赖”指的是有钱不还,于欢母亲被黑社会如此欺辱也还不出钱(已还了接近两倍,黑社会这次追讨的钱远超法定利率),那是真的没钱了,应称作破产。

有说警察出门是询问情况而非离开,其实南周报道大篇幅地写这个问题,通过描述警察前一天的行为(询问情况后对黑社会非法拘禁和侮辱等行为未作处理就走人)、当天的异常(摄像头表明警察来回办公楼加上在现场的时间总共仅4分钟,只说了一句话,同样未制止非法拘禁)、死者的能量(系撞死14岁女孩逃逸的重大嫌疑人,却逍遥法外)。暗示当事人判断警察无力处理且准备离开,有合理性。对该判断有疑问正常,但报道并未捏造事实,仅因对情势的判断与法院相左,就去谴责报道,这不理智。媒体批评法院判决(如聂树斌案的“一案两凶”报道等)的行为是否正当,要看报道中证据、证人和逻辑有无问题。

还有些没预料到的质疑,但水平较低,比如有个女律师录音讲案子讲了十分钟,提到法院“虽然防卫过当量刑判重了”。——实际罪名是故意伤害致死,法庭根本没认可这是“防卫”。这也是大家认为不公的原因。防卫过当判不了这么重。

还有一条更有意思,有人说,南周有意污蔑,死者露下体侮辱对方时,同行的人(即黑社会讨债团伙)制止,它却没报。——判决书里于欢的确有这句话:

“这个人进来吓唬我妈妈跟我,然后脱掉裤子,露着下体,马金栋等人就劝阻这个人。”

但这个上来劝阻的马金栋系于欢母亲的公司员工,并非讨债者。

通常,像上面两条,这种对基本事实都能搞错的自媒体,最爱说的话,是“建议大家读法院判决,不要去看媒体”,看起来好像了解很多,其实根本不仔细读或者读不懂。但就这种文章,篇篇10万

,可见很多群众颇为喜爱。

为什么?让我从最后那条质疑讲起。相信大家会有疑问:就算没看过判决书,不知道这位“马金栋”是谁,普通人也不会默认劝阻不良行为者,是来实施堵门、烧烤、非法拘禁、侮辱的黑社会成员吧,至少我们会去查下这人是谁。那为什么喜爱“反转”的写手和读者们会立刻认定这种相对符合道德的行为来自黑社会,而非屋里屋外的其它人?难道他们心目中的“黑社会”和我们有区别么?

是的,有区别。准确地说,对社会中任何重要团体的行为的看法,都有区别。

越是生活在秩序良好的一线城市,越是收入稳定富足,对未来有美好想象的中产阶层;越是受国内传统中学教育,离这些三四线城镇社会越远的人。面对“黑社会讨债逞威,极致下流的侮辱,警察轻描淡写和稀泥走人”的景象,越是难以接受。而且受害者还是如你我一般的企业家中产,以及一般大的孩子。他们受“共情”的影响而恐慌,认知失调。当人们不愿接受与自己的世界观完全相左的事实时,通常会采用如下方法:

1.谴责受害人误判情势。比如警察明明不是要走,只是出去“了解情况”。当事人的遭遇系个人处理不当。若自己在场,必能做出“正确判断”和“正当行为”,警察有能力也有意愿对黑社会的堵门、侮辱和非法拘禁行为做出处理。

2.认为这种触及道德底线的行为只是偶发情况和不良个人行为,并不普遍。比如笃信“某人脱裤侮辱对方,黑社会同伴上前劝阻”的离奇景象。

3.割裂受害者与自己的潜在关联,降低共情程度。比如指出受害者的母亲有欺诈借款等。自己不会这么干,更不会去借高利贷,所以这样的烂事永远也不会摊到自己的头上。此时恐惧感降低,又能享受美好幸福的生活了。

热爱“反转”,不是媒体脱线(相反,中国的严肃媒体这几年越来越谨慎),而是一线城市中产阶级多有了稳定的幸福生活与想象中的社会秩序,然而这种稳定感很脆弱,良好的社会秩序通常只存在于“没遇上事儿”之时。想打破“中产阶级幻觉”,就必须迎接他们的反弹和怒火。因为他们与其接受各种不喜欢的社会设定,远不如将媒体(特别是主流的纸质媒体)想象为恶魔更为方便。自媒体时代众生喧哗,总能找到自己想看的信息。

[我是一个图片]

环球网小编转发的这条就特别契合这套心理。领导没有让学生坐下自己先走而是在救火(尽管“让领导先走”这句话并非中青报独创,也有不下五个现场证人,本地领导的零死亡率不算很惨重,而外地领导的伤亡率和先走也不矛盾)。彭宇并非受冤而是狡猾(尽管笔录卷宗神奇地丢了,而法院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靠一套恐怖的推理得出结论)。李启铭更是不幸犯错,急车祸死者之所急的河北十大好青年(虽然他说的这句话听起来好怪)。考虑到篇幅原因,我只讲最后一个。

———本文大家不存个档,再过几年说不定李启铭撞没撞人都不知道了———

基本事实:

1.李启铭宴请两位朋友,醉酒驾车归来。一位在校门口下车,另一位事发时坐副驾驶。于2010年10月16日晚21:30-21:40之间,飞驰在河北大学的生活区路上,将行走的陈晓凤(穿旱冰鞋)撞飞、张晶晶(穿球鞋)撞倒,车速经测定是45-59km之间,那段地方是行人密集区,限速5km。两位女孩一死一伤。

2.把人撞飞后李启铭做了什么?毫无疑问,他看也没看,把车开走了。尽管撞人后,挡风玻璃上留下了硕大的网状裂痕。为什么要把车开走?因为他要开到馨清楼学生宿舍,送他的朋友,并重新载上一个女孩子出校。夜里10点开车带异性出校,但凡经历过大学生活的朋友,都知道是干嘛的。

3.然后他回来救人了吗?别开玩笑了,当然是想办法把车开出校门。两位女生依然倒在地上。他飞速从事故现场驶过。将愤怒的人群丢在身后。

4.很不幸的是,开到校门口,车被拦住了。因为河大武术协会的几个学生此前看见撞人一幕,怒不可遏,马上找到保安,关了校门。他只能把车停了下来,学生们包围了这辆车,他带出来的女孩子悄悄下车走了。

接着,李启铭说:“先打120,救人要紧,我爸我爸是李刚,我跑不了的”???

很可笑是吧?为什么这种胡话能在今年有4万转发量,因为大家对基本事实已经模糊,当记忆模糊时,取信标准从证据和理智逐渐转变为内心愿望。与其接受肇事者有恃无恐跋扈无比的残酷现状,作为驴民只能无力地干嚎几声,还不如去相信这位官二代是位不小心酒后犯错的河北十佳青年,更能让自己岁月静好,对不对?

接下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这样的:

5.时间:当天10:00pm左右。地点:校门口。事件:李启铭与学生们口角,对学生/保安介绍我爸是李刚。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