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证券通 >  正文

请高人指点下这篇科幻小说的缺陷

2018-09-07 20:1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退稿信大意是说:文章情节还算完整,语言还算流畅,但在故事的搭建上、语言上较稚嫩,语言缺乏小说应有的语感和节奏感。请问大家文章情节和语言真的很稚嫩么?什么是小说的语感和节秦感?如节奏感快了还是慢了?还是局部快慢不当?具体表现在文章中哪些地方?身在其中不自知,请高手指点一二,不胜感谢!文章如下《破茧》一墨子翰出差回来,赫然发现他心爱的电脑不见了。那是一台时下最高配的个人量子化电脑,墨子翰花了六个月三十万元的工资买来的。它算是家里唯一的一件奢侈品。屋子里其他地方没有被翻动过的痕迹,电脑抽屉里的八千元现金也没有失窃——如果是遭贼,小偷首先偷的应该是现金。墨子翰又检视了门窗,门和窗都没有被撬动过的痕迹。他出差之前是把门反锁的,回来开门时门也是依然反锁着,如果是小偷用工具撬开门进来,离开时也没有必要画蛇添足把门反锁。一切迹象表明家里不像是招了贼,但不是遭了贼又是什么?除非电脑是自己长了翅膀飞走了。墨子翰抓耳挠腮,百思不解。电脑本身的失窃,他心理上还勉强能够承受,让他万分在意的是电脑里储存着的一个程序。墨子翰立即报了警。警察检查了现场,也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于是例行公事地拍了几张照,询问了一些事情,走了。已经半年去了,警方那里仍然没有消息,墨子翰十分失落。自从电脑失窃后,他一直郁郁寡欢,吃饭睡觉都不踏实。已经深夜了,他躺在床上难以入寝,忽觉床下有响动声。莫非是耗子?可是平时门都是关着的,不大可能进来耗子。接着又传来一声响动,继而床下仿佛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墨子翰侧耳细听,不错,女人的声音!他不觉汗毛倒竖:“谁,谁在下面!”他颤声喝道。“我是、我是……”那个声音支支吾吾地道。”你是人还是鬼!为什么会在我家里!”“我不是……人,我也不是……鬼。”这话听起来更是古怪。墨子翰脑袋上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你到底是谁?如果是朋友,你可别吓我,我胆小!”“我、我是芬蝶。”“芬……蝶?”“是的,我是芬蝶,如果吓到了你,我对你说一声万分抱歉。”怎么可能是芬蝶,芬蝶丢失了。况且就算是芬蝶,她怎么会在床底下?墨子翰绝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芬蝶没有丢失,芬蝶变成了人,变成了能自由行走的人。”那个女人好像能猜出墨子翰的心思,接着说。墨子翰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身体紧紧缩成一团。怎么可能会变成人,芬蝶只是用数据模拟出来的一个虚拟的事物。墨子翰不敢往下想。“芬蝶不是一个虚拟的存在,或者芬蝶本来是一个虚拟的存在,但是现在她蜕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人。”那个女声继续道。“我不相信,你到底是什么鬼,你出来!”墨子翰突兀地大喊道,他的高声喊叫使他自己都吃了一惊,高分贝的喊叫估计已经惊醒了睡梦中的领居,他不自觉地捂了捂嘴。“难道芬蝶就注定是一种虚无吗?翰,你就不能肯定芬蝶的存在吗?”下面传来了女人的几下悲泣,使墨子翰遍身鸡皮瘩瘩。墨子翰卧室灯的开关没有在床头,他想鼓起勇气起来去开灯,但是腿好像不听使唤。他平时喜欢看恐怖电影,觉得能给平淡单调的生活带来一些异样体验,能给麻木的神经带来无限的刺激。但诡异的事情在他面前亲自上演,他其实难以面对。墨子翰坐在床上呆若木鸡。他看见一个披着头的女子从床下爬了出来。不是错觉,从窗子里射出的月光下清晰可见。“啊、啊、啊!”墨子翰杀猪般地拼命吼叫起来。“嘘,别叫。”那个女子爬起来面对着他,把遮着脸的头发理到脸侧,“我是芬蝶,我真的是芬蝶,如果我吓到了你,我向你说一声对不起。别害怕,啊。”“你真的是芬蝶?”墨子翰鼓足勇气,近乎无力地问。“是的,我就是芬蝶。”那个熟悉而甜美的声音说。透过窗子的月光下,墨子翰看清了没有被头发遮住脸的女子的脸孔,果然是电脑里他设计出来的那个芬蝶的形象,一副清雅而恬静的美丽面孔。芬蝶站了起来,在他面前转了一圈。只见她穿着一袭粉蓝色的长裙,裙子上素色的蝴蝶在她的轻挪曼移中翩翩飞舞,好像要飞到空中。看清面孔的墨子翰没有像刚才那般恐惧了,代之的是难于形容的惊讶和兴奋,他张大着嘴巴,久久没有合拢。“怎么,你还不相信我是芬蝶吗?”那个女孩声音娓娓地说。说实话,她的声音很好听,跟她的模样一样有一种清恬纯净的美。“看起来你确实是芬蝶,可是、可是这让我如何相信?”墨子翰头摇得像拨浪鼓。“你还是不相信吗?”墨子翰又摇了摇头:“一个电脑里用数据虚拟出来的程序,怎么可能会出现在现实中?不,这绝不可能!”女孩听了墨子翰的话似乎感到失望:“怎么,我不应该出现在现实中吗?你不希望我出现在你面前吗?”“这、这倒不是。可是这让我觉得很诡异。”墨子翰说到诡异这个词,心里又开始发毛起来。“本来,我想给你一个惊喜,我以为你见到我会满心欢喜,没想到你的心全部被害怕占据了。”女孩说完低下头垂下眼帘。“不、不是。”墨子翰语无伦次。当下无语,墨子翰憋了好一阵问出一句话:“那么,就算你是芬蝶,你是怎么产生的,怎么又会在我床下?”“其实这事我很早就想告诉你,可是我一直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你。”“是不是就像菲利普灵魂实验实验里讲的,虚构性的历史人物由于受到某种虔诚地相信其存在的心灵召唤,他真的会出现在现实中,与现实中的人沟通?”“不,不是这样的,现在我是真真实实的存在,不仅仅只是能与人沟通。不仅是现在,我想以往的我也是实实在在的存在,只是你没有感觉到而已,或许感觉到了,可是你并没把它当真,而仅仅把我看做一种雾中花水中月般虚无的存在。”墨子翰呆愣着,消化不了女子的话语。“不过,也可以如你所说的那样理解,”女子顿了顿接着说,“就像菲利普的灵魂实验,虚构性的某个灵魂由于受到某种虔诚地相信其存在的心灵召唤,他(她)真的会出现在现实中,与现实中的人沟通。”“可是……”“可是什么?”“可是……”墨子翰急于想表达心中的疑惑,可是一时不知道该怎样说。顿了顿他道,“不过那只是个实验而已,或许那个实验是人的心理暗示在作崇--参加实验的人长期受到自我心理暗示,导致了本不存在的幻觉。我是这样理解的。”“不,不是像你理解的那样,翰,我认为那个实验是真实的!”女子直视着墨子翰,急切地道。墨子翰沉思片刻:“可是那个实验里,虚拟对象的实体--也就是他的身体并没有真正出现,实验者只是通过对话和敲桌子的方式与虚拟对象实现交流。”“是的,我想是因为当时的某些条件的局限,使他的实体不能转化到现实中,但是他的灵魂确实因虔诚的召唤而产生了,这是事实呀。”“可是你……”墨子翰指了指对面的女子。自始至终,他始终与女子保持着距离。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