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证券通 >  正文

李锦莲无罪背后:4位老人坚持喊冤 1名老律师已辞世

2018-08-16 22:4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原标题:李锦莲无罪背后:政法界媒体界五年接力,一名老律师已辞世)

李锦莲的辩护律师刘长接受采访时说,“李锦莲总算是洗清冤屈可以安度晚年了,我也完成了朱中道律师生前的嘱托,现在感到很心安。”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摄

6月1日下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李锦莲故意杀人案进行再审宣判,认定李锦莲故意杀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决定撤销原审判决,判决李锦莲无罪。

随着法槌的敲下,已服刑19年的李锦莲案获得平反。走出法庭的刘长松了口气,他用“悲喜交集”来形容内心复杂的感受。

过去的五年,刘长以两种不同的身份介入推动此案的平反过程——他是第一个报道李锦莲案的媒体记者,又是该案第二次再审的辩护律师。

在刘长之前,律师朱中道、张青松,退休检察官章一鹏、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张泗汉、全国人大代表李乾构等人,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推动了案件再审。之后清华大学易延友教授介入,在最高检提出再审建议及最高法指令下,江西高院启动二次再审。

“这是众人努力的结果,错案纠正太难了。已经去世的朱中道律师,有生之年也没能看到这个案子平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刘长感慨道,“这次改判无罪,李锦莲洗清冤屈可以安度晚年了,我也总算完成了朱中道律师生前的嘱托。”

第一次看材料就发现证据严重不足

澎湃新闻:最早你是如何介入李锦莲案的?

刘长:2013年夏天,那时我还是一名法治记者。北京大学法学院陈瑞华教授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接触到一个案子,当事人叫李锦莲,非常冤,让我一定关注一下。

随后,已经为李锦莲奔走了10多年的朱中道律师联系了我。当时该案已经经过了一次再审。2011年再审时,和他一起出庭的是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的张青松律师。

2011年2月,江西省高院下达再审决定书,同年9月14日,江西高院对李锦莲案再审开庭。当时很多人都认为李锦莲案一定会改判,可2个月后,江西高院维持了原审判决。

澎湃新闻:第一次看完材料后,你有什么发现么?

刘长:认真研究李锦莲案的材料,我发现问题很严重。这是一起发生在农村地区的中毒事件,法院认定是投毒,但投毒行为本身没有任何目击者,毒物来源也没查清楚,李锦莲是否有作案时间也完全存疑。我觉得定罪十分草率,证据严重不足。

可是这个案子已经经过了一次再审,仍然维持原判。对案件的报道暂时就搁置了。

4名吉安籍老者的坚持

澎湃新闻:那后来怎么又刊发出了报道?

刘长:很大程度是因为朱中道律师的坚持。2013年12月,我到江西吉安出差。朱中道律师和吉安地区(现吉安市)检察院原公诉处处长章一鹏找到我,再次让我关注这个案件。从两位老先生这里,我进一步了解了李案的来龙去脉,之后在吉安采访数天核实情况。

2013年12月19日,我写的报道得以刊发,当时标题是:《控方改口,法院照判:一桩毒杀案,223次申诉》

在我2013年的文章里面,有这样几段话:“一起普通刑案能引发如此多的关注,背后是4名吉安籍老者的坚持。77岁的老律师朱中道:1979年起在吉安地区遂川县法院任法官,1983年起当律师,迄今仍在办案一线;78岁的法律工作者章一鹏:1969年恢复检察院时即任检察官,曾任吉安地区检察院公诉处处长,1997年退休后在律所兼职法律工作者;80岁的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张泗汉:曾任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现仍从事刑法教学和研究工作;还有76岁的第九届、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北京中医医院原院长李乾构,自2002年起,连续5年在全国“两会”期间,以代表意见建议形式,呼吁最高法院重审李锦莲案。”

澎湃新闻:4位老人为什么如此坚持为一个普通人喊冤?

刘长:4人除了都是江西吉安人之外,联系他们最重要的精神纽带是一所学校——四人都是中学校友,来自江西吉安白鹭洲中学。

对此案倾注最深的,是朱中道律师。因为李锦莲案,我与朱中道律师接触,2013年12月那次,已经是深冬了,他拄着拐杖去南昌监狱会见李锦莲,我在监狱大门口,看得眼眶湿润。那种老法律人的风骨与巨大的道德感召力,让我时刻有如芒在背之感。

澎湃新闻:这是朱中道律师生前一直惦记的案子?

刘长:2015年7月12日,朱中道律师在江西遂川县老家去世,临终前仍然挂念李案。多年前,他就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李锦莲案平反的一天》。

朱中道律师去世后,李锦莲的女儿有什么事情都是咨询我,回忆起朱律师生前的几封信,我隐隐感到他在“托孤”于我,心中那种责任感与无力感,常常在暗夜里翻腾。

从记者到辩护律师

澎湃新闻:后面你怎么又以律师身份介入到案件?

刘长:2015年我从媒体离职转行,后成为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实际上一开始,我就给自己定位是一个幕后推动者的角色。

我在想,每一个重大冤假错案的平反,背后都有知识分子的坚持,聂树斌案有马云龙老先生,呼格吉勒图案有汤计老师,我管不了太多案件,就把蹦到我眼前的李锦莲这个案子管到底吧。这期间,李锦莲的女儿李春兰给我打了至少上百个电话,有时候她向我询问一些申诉的法律问题,有时候让我帮忙分析判断。

澎湃新闻:李锦莲女儿李春兰在推动案子平反中起了哪些作用?

刘长:李锦莲出事时,李春兰刚刚高中毕业,她小弟弟才7岁。她母亲因此事非正常死亡,父亲死缓在狱中(服刑),她一个人撑起整个家庭。我当时认识她时,她的弟弟已经上大学,李春兰还要供弟弟上大学。我心中知道这个案子平反很难,但我感觉李春兰像一棵挺拔的竹子,百折不回,从不气馁。李锦莲案平反,是对她最大的安慰。

直到今天,我仍然认为,如果没有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易延友老师作为良知法律人的介入,李锦莲案恐怕今天仍然在原地打转。

澎湃新闻:易延友教授是如何介入到这个案件当中的?

刘长:2015年2月10号,最高人民检察院就陈满案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抗诉,认为海南高院定案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这是中国司法史上里程碑的案件,最高检以抗诉的形式,介入冤案的平反,而这背后,是陈满的代理律师易延友教授的推动。陈满案被报道后,李春兰联系到了易延友老师。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