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证券通 >  正文

[转载]廊坊城南医院院长张毅和杨玉忠内幕矛盾真相曝光

2018-05-22 15:4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2018年1月27日,廊坊城南医院院长张毅,在其办公室坠楼身亡。廊坊警方认定此案排除他杀,系自杀。但因一份疑点重重的“遗书”,引起海啸般舆情。

张毅是老三届,1984年从兰大医学院医疗系临床医学本科专业毕业,从事骨科研究与临床实践30多年,是骨科界的知名专家,曾获得“河北省科学技术成果奖”,2016年还入选当地首批名医。

如此光鲜的背景,何以轻率自杀?张毅身后,一份疑似其写的遗书,掀起层层波浪。遗书上的“杨某某,我在地狱等着你”,箭头直指医院合伙人杨玉忠,两人此前确实存在经济纠纷。

张毅死后,网上舆情滔滔,杨玉忠觉得有必要向警方说明情况。1月31日凌晨,他前往廊坊市公安局安次分局,现因涉嫌挪用资金罪扣押被刑事拘留。一时间,杨玉忠被网友口诛笔伐,甚至冠以地方黑恶势力的称谓,并认定张毅自杀与杨玉忠有直接关联。

然而,法律人士经取证发现,此案事实与舆情大相径庭,张毅遗书疑点重重,部分信息的发布与逝者死亡及警方介入时间存在矛盾。更为蹊跷的是,在杨玉忠之外,张毅因倒腾两家“城南医院”,向疑似涉黑势力举下巨额高利贷。

当地警方的调查,目前也已沿着这一方向展开,而与舆情的指向截然相反。

1 第一家城南医院的诞生

张毅、杨玉忠的合作,可追溯至2012年。张毅和刑士江早在1993年创立廊坊整形外科医院,因扩大经营,引入杨玉忠,启动股份制医院的合作,医院从西小区迁至廊坊市廊霸路97号,也就是今天的城南医院。

当年12月22日,张毅、杨玉忠和刑士江三人签署协议,共同合伙经营城南医院。

根据三方合作协议,张毅、刑士江以其持有的城南医院品牌计价200万元,另加有形资产300万元,根据《股份制医院合作协议》,张毅需入资1300万元,但财务账目银行往来款显示只有540万元。两人分别持有50%和10%之股份,为一致行动人。

杨玉忠的入股成本远大于上述两股东,不仅以1200万现金入股医院,还加上自己名下的廊坊宏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一处房产,这也是给医院注入的最大一笔固定资产——价值103053915元的医院房产,总面积达23278.09平方米。装修款2000多万,不过,房产中有58133915元银行按揭贷款,归由城南医院偿还。

创业初始,杨玉忠并未直接或派团队参与医院管理。张毅既是院长,又是医院法定代表人,还兼任执行董事,三位一体,实际控制医院的人事财务与运营。刑士江是医院副院长,与张毅为一致行动人。

2013年10月,城南医院正式营业,管理极度混乱。建院初期,所有的设备都是由张毅负责购买,200多万元的0.45的核磁成交价高达380万,飞利浦的彩超设备比厂家报价高了40万元。

院内员工表示,张毅后来在医院上班时间并不多,有时候一周也见不着面,这种无人监管的机制,让刑士江和张的助理牛某某一手把控。

医院人尽皆知的是,刑士江在各岗位安插将近二十位亲戚朋友;护士出身的牛某某,管理着医院的采购、财务、护理、医务、人事等各个部门,凡事都要先跟她汇报,她甚至可以代替张毅签字。

2015年夏天,医院出现收费处员工私自收费的现象,费用高达10万余元。杨玉忠发现该问题后,提出要查看医院账目,但在第二天被告知发票及相关账目因为失火已被烧毁。

2016年的8月至9月,医院的多名老员工突然离职,经问询获知,离职员工加入到一家名为颐美佳的整形医院,该医院地处廊坊中心地段万向城,装修豪华,这家医院的老板正是张毅,而从医院的筹建到开业,整个过程杨玉忠并不知情。

2 涉嫌挪用资金罪

城南医院开业近六年,股东从未进行分红。作为出资最多的杨玉忠,显然最为吃亏。

杨玉忠因未参与医院管理,没有条件动用医院的钱,但在这几年中,张毅与刑士江的各项开销均由医院支出。比如张毅女儿在北京和睦家医院生孩子,一次支取30万元;2017年,张毅在北京购下一套房,从医院支取300万元。另购置一辆价值近百万元的豪车。从2014年开始至今,还陆续有多笔30万、50万、70万不等的借款,且从未归还。

在未告知杨玉忠的情况下,2017年5月,张毅开始筹建第二家城南医院。7月5日,卫计委下发“关于廊坊城南医院变更执业地点的批复”,杨玉忠才惊觉医院已被架空。

批复文件

同期,杨玉忠以公司需要资金周转为由,从原城南医院账上支出1100万元。此过程获得张毅认可,并经过双方监管的会计出纳程序。并且,杨玉忠事后已返还此笔资金。

为确保医院正常运营,7月10日,杨玉忠请来北京专业的医疗管理团队,张毅以撤离大量医技护工作人员为要挟,要求其停止该行为,杨玉忠并没有答应他的要求。

不仅如此,张毅在撤离人员后,还带走了城南医院的执照、公章和财务章,导致百余名住院病人的医保报销款不能正常发放,在职员工不能上缴社保等一系列问题。

无论私下开设整形医院,还是城南医院的所谓迁址,张毅此举均有同业竞争之嫌,未尽职业道德,严重违背当年签署的合作协议。

因此变故,第一家城南医院不复从前,杨玉忠善后的团队只得将其改名为如今的新城医院。

3 压垮张毅的巨额高利贷

此时的张毅同时运营两家医院,其实并不轻松。

地处廊坊中心地段的颐美佳整形医院,因经营不景气,2017年中旬撤销了在市场上的大部分广告,2018年1月20日宣布停业放假。

实际上,截止到事发当天,城南医院迁址后并未对外正常营业,。以张毅的经济实力,无法支撑起两家医院发展,尤其是没有杨玉忠这样的投资人,只得冒险向第三方多渠道举下大量高利贷。这些来自各方势力的高利贷,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时刻悬在他的头上。

据知情人称,张毅借款超过3000万元,目前已知的欠王某某1200万元,北京某某1000余万,张毅另向田某借款850万元,其中600万元用于整形医院,250万元用于建设淮鑫大厦新院。

2017年10月18日,张毅被人袭击,右腿粉碎性骨折,新医院搬迁因此搁置。据当地警方通报,10月26日,涉案犯罪嫌疑人马某某、姚某某等四人被抓。四名犯罪嫌疑人对受赵某指使供认不讳,赵某某迫于压力,于张毅坠楼身亡的次日凌晨向警方投案。

相关法律人士表示,在此次攻击张毅事件中,警方并没有提及杨玉忠,目前无任何证据显然此案跟杨有关。杨玉忠之所以被拘留,是因涉嫌挪用资金罪而被调查,如果论及挪用资金,张毅在前不止一次,且杨玉忠挪用的资金是经过其同意并事后返还。

另有知情人透露,张毅曾于2018年1月10日委托中间人侯某联系杨玉忠,大意是新设在淮鑫大厦的城南医院负债累累,医院各股东要求撤股,纷纷施压,无力经营,希望杨玉忠帮其度过难关。

张毅与杨玉忠等人于2018年1月10日晚在廊坊银都饭店碰面,张毅哭诉其现在悲惨境况,提出希望杨玉忠将无力经营的新城南医院重新收购,另外还清其所有3500万元欠款,并交付淮鑫饭店2018年房租420万元,同时确保所有在职医护人员全部留职。

杨玉忠的女儿介绍,因念及多年旧情,受不了张毅的苦苦哀求,在长达两周的谈判后,杨玉忠与张毅于1月26日签署《协议书》及《股份转让协议书》。当天,杨玉忠即向张毅汇出1000万元,不料张毅第二天自杀身亡。目前,两份协议书已由律师提交警方。

4 遗书的真假有待鉴定

网上流传的张毅的遗书,并非其手写稿,而是以打印出来的文字呈现的,既没有写明落款时间,也没有张毅本人的签名。那么,此遗书是不是张毅所写,如果是他写的,又是在何时写的?澎湃新闻报道称,“遗书”是张毅于2018年1月27日11时20分发在兰州大学医学院七九级四班的校友群中,而廊坊警方的通报显示,接到城南医院发生坠楼事件的报案时间是在2018年1月27日11点21分。

假如情况属实,在短短的1分钟之内,张毅要完成越过窗户跳楼,再是目击者赶往出事地点,查看情况后报警等,时间上未免过于紧凑,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知情人士怀疑,这份“遗书”并非出于张毅之手,而是其他受益人代为做的,这些隐身人还主导了后来的一系列舆情走向。

张毅自杀案身后,舆情持续发酵,部分媒体失焦的报道以及兰大校友群的多方发力,助其引入一个背离事实的新闻轨道,这不仅给警方带来干扰,同时都已指向涉事各方的财产——两家医院的既有资产与债务,同时涉及杨玉忠正在开发的地产项目等,而真正的受益人就默默站在局中。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