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证券通 >  正文

竹溪县地方政府不作为老百姓该何去何从

2018-03-01 11:0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竹溪县纪委、竹溪县政府、竹溪县检察院、蒋家堰政府在龙阳村、村民上访一案中不作为、乱作为、包庇、徇私舞弊一案中不满的意见  以下是群众对举报答复不满的意见:  1、在龙阳村民反映2005年向龙阳村拨款20万元修建牛羊圈舍购买牛羊种一案中,蒋家堰政府与竹溪县纪委调查最终认定是由政府拨付了13000元的维修牛羊圈舍。对此百姓群众不服,13000元用于原有土木结构羊舍6间的维修费用都不够,哪来的多余的资金用来修建砖瓦结构牛羊圈舍8间,又何来资金购买牛羊种苗?其中缘由纪委未从正面答复,13000元资金政府又从何而来?  2、对2005年县发改局拨发130只山羊七条母牛三条公牛,竹溪县纪委与蒋家堰政府答复实属牵强。最终认定130只山羊属实,牛是时任龙阳村书记余先进私人出资购买寄养在集体牛圈的,难以服众。集体畜牧场当时是请人放牧,待有政府领导检查工作时,就杀鸡宰羊,变成众多领导的盘中餐,逢年过节牛羊就变成了村干部孝敬政府领导的法宝。直到2012年才陆续将最后剩下的几十条羊子与13条牛变卖,具体运作情况并未向群众公开,所有账目以无从查证为由拒绝正面答复。牛羊场运转几年过程中群众未分得一分一文,按当时余先进自身实力也无法一次性购买13头牛寄养在集体畜牧场。  3、对2006年国家拨款20万元用于修建一组、三组、四组通组公路,纪委调查结果显示实际县拨款18.9万元,财政所拨付龙阳村17.5万元用于龙阳村通村公路硬化项目,另1.4万元统筹安排到其它扶贫项目上使用。实际上这是两个不同的项目,通组公路是2008年提出的在通村公路竣工一年多以后,并反复几次测量,实际拨款应该是2008亦或是2009年,此笔款项确实有到位,村文书刘美佑与群众酒后多次谈论说路没修的原因是因为修路款被政府主管领导借走了10万元,剩余10万元无法修路,最终资金也不知用于何处,至今龙阳村除村委会一座混凝土桥外其余地方均无桥梁,碰到大雨大雪大冻天气百姓只能望河止步,除唯一通往村委会的一条路外其余群众住所之处都是羊肠小道,摩托车都无法通行。  4、对九里岗林场租赁龙阳村荒山4000亩,县纪委与蒋家堰政府调查认定合同30年合法,租金1万元上了村集体财务账。实际几个村干部在流转山林前就与九里岗林场签订了合同外协议,九里岗林场以低于市场价(正常流转山林荒山为每年1-2元每亩)24倍的价格得以流转是以向村干部每年支付3000元好处为代价,仅此一项村干部就可以从中获利90000元,而县纪委与蒋家堰政府竟然定义为村干部违规收取竹溪县九里岗林场给付的管护费,只追缴了已经收受的资金,实际三人8年间共收受了24000元,对于此不合乎市场行情的做法还一再认定合同真实有效,其中用意不言而喻。既然合同有效,那村干部的暗地协议违法犯罪行为一样有效,蒋家堰政府时任书记与镇长,镇林业站主管领导想必也参与其中,为了所谓的个人利益不顾群众死活的做法实乃是人神共愤恳请上级主管部门彻查案件始终。  5、对2015年冬林业局在龙阳村设计退耕还林402亩,2016春村干部擅自毁林种草一案。县纪委与蒋家堰政府最终调查结果显示因气候恶劣大面积树苗冻死,上级主管验收部门验收不合格导致造林失败政府并未提供验收失败证据,后迫于压力蒋家堰林业站与2017年6月份处罚村干部自筹树苗劳力栽树20.9亩,实际毁林面积远远大于20.9亩,恳请上级主管部门即刻实地调查确认现有面积,还事实真相,实际后面补种的树苗已经全部死亡,因无人管护,不是栽树季节,镇林业站为推脱责任出此下策,对此蒋家堰林业站与蒋家堰政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6、对村干部私自雕刻村民印章、伪造账目、长期冒领五保金、低保金、粮食补贴与退耕还林补贴款一案,县纪委与蒋家堰政府竟然查否。对此村民邵运成在纪委提供的领取租赁荒山款项签名与盖章中明确表示印章并非自己的,签名也并非自己所签,并现场签名予以比对。纪委拒绝做进一步所有签名盖章进行比对表示人手有限。若没有私刻印章李相福一家的退耕还林款又怎么可能到达村干部手中,直到县扶贫领导检查慰问中得知其从2009起就被停止发放退耕还林款,后在相关领导督促中村干部才将多年的退耕还林款送至其家中,其有二轮承包合同,但粮食补贴也在2009年停发具体原因不得而知,此外李逢贵家中粮食补贴无故停发两年后在群众举报后又开始发放但之前的并未补发 。  7、在刘美富担任书记一职违规为将其儿子老婆纳入低保,未按规定退出,纪委只是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未追缴违法资金实际情况是其在自己家中安排了三个低保。村主任李新章之母违规享受低保待遇长达四年之久并未对李新章采取任何处罚,并未追缴任何违法所得。余中成的低保证与存折更是被李新章扣留时间长达两年之久,欺骗上级领导说其常年不在家,后在其强制追问下才归还,账户中资金已被领取空空。正是由于县纪委蒋家堰政府这种包庇村干部纵容村干部违纪违规行为,才导致了村干部有持无恐,成为龙阳村的山大王。  8、在2003年水灾一案中,村干部侵占扶贫物资,倒卖扶贫大米一案中。县纪委与蒋家堰政府调查结果是龙山村按当时全村人口每人6斤发放,阳坡存按全村人口每户30斤分配发放,由于时间久远,发放记录缺失,该问题无从查证。倒卖的大米是工程剩余大米而非是扶贫大米。记录是死的,人还是活的,为何不走访群众调查?实际情况是2005年与2006年龙阳村修路所吃大米均为扶贫大米,实际数量为5吨大米并非只有3000斤,路修完还剩下2000余斤被村干部拉去岳西财处寄卖。还有1000余斤放在村委会发生霉变猪狗不吃只能倒进河流。一件痛心疾首的恶事就这样一层一层变得冠冕堂皇,实属天理难容,2003年水灾造成龙阳村许多家庭举家外逃,无家可归,尽管这样还是被描述的一切都是合理合法。对村干部随意毁灭证据政府并未追究责任,实际情况是龙阳村前任文书李兆明的村集体账务1982-1995全部保存完好至今。  9、在反映2004年退补阳坡村农业税1500元被村干部私吞纪委查否一案中,县纪委并未深追。实际上2005年阳坡村与龙山村合并为龙阳村,2004年退补农业税款在当时是按退补金额核定在下一年度减免,没有退税款现金1500元,阳坡村在2003年起就开始实施退耕还林项目,直至2017年起才开始发放退耕还林款,中间几年被村干部冠以扣修路集资、架电集资、拖欠农业税等名目克扣,每亩20元的管护费用更是被几个村干部私吞。  10、在2012秋村干部将农户的山林权证收回并扣押不还,以每亩8元的价格出卖2万余亩荒山经营权一案中。纪委调查结果显示2011年6月30日召开了党员群众代表会,有25人参加会议同意流转,2011年6月村委会与贺富军签订了租赁协议,合同期限70年,租金16万元上龙阳村集体账。未发放的资金只有19户36股5792.40元,其余均发放。实际情况是村干部先斩后奏,暗地里已经签好合同再召开的党员群众代表会,党员代表会是2012年6月30日召开的,合同签订日期在2012年6月30日前。在会上拒绝公布租赁年限并未说明160.9元是70年所有的租赁款,群众一致认为是一年160.9元,,实际每亩每年的租金只有0.11元以低于市场10几倍的价格非法转让的目的就是为了每年从贺富军处领取好处费5000元直至合同终止。想必如此重大流转事件蒋家堰政府时任主要领导与竹溪县政府时任主要领导必定参与其中非法牟取暴利,而村民却人平每年只有2.29元。给村民实际造成损失200余万元。此等祸害子孙后代的行为竟然也被漂白,案件从举报至今长达一年之久,县纪委与蒋家堰政府并未替村民讨回林权证,只是以村干部拒绝回答林权证去向回复村民。对村干部诈骗群众林权证一事县纪委、县检察院与蒋家堰政府让群众向公安报案,而不是主动向公安与法院提起公诉。对村干部先斩后奏的行为县纪委竟然认定为合法,认为有25个党员与群众代表签名盖章同意流转,但纪委拒绝调查党员与群众代表签名盖章真伪。如此重大事件势必关联蒋家堰政府、蒋家堰林业站、乃至竹溪县林业局,没有这些职能部门授权单凭几个村干部何以如此熊心豹胆,肆意妄为。没有这些职能部门的参与又为何将祸害子孙后代的行为变得如此合理合法,给群众颁发的股权证中明确标明山林面积与股份分红问题实际情况是8年之久群众未见一分分红。更为可恨的是村干部与林业站及蒋家分管林业领导串通一气同流合污利用职务便利在没有林权证正本的情况下在2010-2016年间非法办理砍伐证60余本,以少批多伐的方式肆意变卖所有杉树,村干部更是整片变卖山林再通过职务便利为购买人办理砍伐证用于非法砍伐谋利,致使龙阳村所有杉树被看完卖光,林业站与蒋家堰政府竟然置若罔闻。  11、在村文书刘美佑强奸村民汤显琴并恐吓其丈夫一案中,纪委以蒋家堰镇派出所调解达成赔偿私了,均不再提此事,双方拒绝签署书面协议,不再做进一步调查。此事在整个龙阳村人尽皆知,刘美佑女人缘特好,经常成为村中群众的谈资。作为一个党员干部如此生活作风实乃值得商榷。  12、在反映龙阳村退耕还林实际面积与给到村民面积相差甚远一案中。县纪委与蒋家堰政府调查显示阳坡村设计退耕还林335.1亩,龙山村262.2亩。实际情况是阳坡村给到村民的实际面积为人平1亩,龙山村给到村民的实际面积为人平0.5亩。而实际情况是2005年阳坡村民杨良华状告余先进一案中查明余先进一个人头上就有130亩,李新章名下高达60亩。后蒋家堰镇林业领导谢志涛亲口承认其在阳坡租赁100余亩土地每年500元租金租期35年用来设计退耕还林项目,此对话有龚国李录音作证,单此三人退耕还林就高达280余亩,对纪委调查的阳坡村总设计退耕还林335.1亩实在是令人难以信服。龙山村黄国学,刘美富,刘美佑三人名下之前退耕还林面积亦是高达60亩,后刘美富减至12亩,刘美佑减至14亩,黄国学不得而知。村民一再表示恳请政府出具相关文件,以方便去县林业局查出具体龙阳村设计的退耕还林亩数与持有人情况,均被政府否决,政府一再采取拖、欺骗、动用各级执法部门恐吓镇压等方式拒不公布实情。谢志涛作为蒋家堰镇主管林业领导,非法在龙阳村以低于市场20倍价格与村干部签订非法流转合同,实际是村民土地并未征得村民同意,村干部为了给自己捞取好处不顾群众死活,导致龙阳村高达100余人无退耕还林面积,无法享受退耕还林补助,给广大群众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  13、在反映村干部借盖村委会名义办理砍伐证,借机将龙阳村杉树砍完卖光一案中。县纪委与蒋家堰政府调查认定2007年因建村委会资金不足,村委会建设竣工后剩下167筒作价20元一筒,卖给余忠祥共计3340元,该款给付后上了集体账户。2011年12月12日李新章因超额采伐杉木1.681立方米被县林业局立案,给予李新章处以2000元罚款、补植树木60株的行政处罚。实际情况是纪委调查的只是凤毛菱角,李新章四处打探买家买卖杉树时间长达4年之久,单卖给原王家河生意人洪国庆的就高达500余方,卖给莲花谢让策18具棺材用料,更多买家不一一在此列举此等行为造成了现在整个龙阳村基本无可用之杉木,纪委并未听取群众意见深入砍伐场地着实调查事实真相,除少数搬运路程较远组别外基本砍完卖光,此等大规模采伐行为有恃无恐背后定有一张黑色的保护伞,恳请揪出幕后黑手撕碎这张利益黑伞。  14、在反映2012年将王家沟、营盘寨的荒山租给徐业奎一案中。县纪委与蒋家堰政府认定是长梁茶厂徐志立租赁集体283亩林地,租赁时间为2007年1月至2041年1月1日止,租金4000元上龙阳村集体账户,属于合法行为。实际情况是王家沟与营盘寨早已分给群众何来集体林地之说。对此并未开任何群众会党员群众代表会,只有个别群众知情。此等换汤不换药的做法实属故伎重演,为一己之私利祸害子孙后代几十年,实属人神共愤之败类。  15、在群众反映精准扶贫暗箱操作一案中,后驻村干部在8月份确实开了动态互评会,但只是走走过场,最终结果还是2016年早已认定打印好的名单,因名单右下角时间仍然是2016年,只是象征性的加入了几户。在发放扶贫猪仔过程中存在违规发放关系户问题对此恳请彻查。  16、对村干部注销村民户口收回土地承包经营权,向重新上户口的村民收取费用一案。纪委认定为村干部只是代收了无证生育罚款上交了蒋家堰镇计生办。注销村民户口,村干部是无权办理的,反映的问题不实。实际情况是,村干部在给村民上户口与开证明过程中吃拿卡要,没好处不办事,注销户口村干部肯定没有权限但一定是村干部上报至公安部门,在龙阳村确实存在30余户龙阳村民却无法享受土地承包权益,这不是村干部随意收回土地承包经营权又是何等行为?对另外30余户龙阳村民纪委与财政所竟然答复为未参与二轮承包就不能享受土地承包权益不能享受地理补贴,而有12户龙阳村民未签订二轮承包合同一样能享受土地承包经营权拿地理补贴至今,试问这是何等的政策何等的法律?  17、在反映村干部成立空壳农业专业合作社套取项目补贴一案中,纪委只查实了龙阳峡专业合作社收到4万元补贴,兑现农户4500元,但并未查实剩余35500元具体去向。更未查实竹溪县龙山凹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套取补贴情况,其中部分成员根本都不知情。  18、对于调查中查出的其它问题  (1)村干部自2009年至2016年,违规收受九里岗林场给付的管护费各8000元共计24000元,资金上缴。村干部自2012年至2016年,违规收受个体业主贺富军给付的管护费各25000元,共计75000元,调查中资金上缴。对此群众不服,纪委答复上缴国库财政,一未见国库财政收据,二是这是集体山林干部为了一己私利暗地勾结收受好处达到贱卖的目的给群众造成了巨大损失理应归还被村干部侵占的共计99000元,毁灭现有合同如需继续流转需召开群众会商讨通过重新签订合理合法合同。  (2)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便利,侵占集体资金。私分集体土地租金6028元,6028元租金上缴至集体账户,刘美富将集体67亩土地以农户名义流转将6700元据为己有,纪委并未将此笔资金打入集体账户。在退耕还林中,刘美富名下至今有12亩,镇纪委只认定其侵占集体6亩,领取6420元不实。刘美富原始龙山人,龙山人平只有半亩退耕还林,其何来6亩的面积退耕还林前8年每年210元为何只有6420元?李新章将集体的22.5亩退耕还林申报在自己名下进行管护领取补贴共领取31080元不实,阳坡村人平1亩其家中只有四口人何来5.5亩退耕还林面积?退耕还林款就按22.5亩计算一年就高达4450,怎么可能只有31080元,刘美佑名下14亩退耕还林,却只定义为侵占集体8亩,共领取8560元挥霍不实,刘美佑家中人口数三人龙山村退耕还林人平0.5亩其按规定只有1.5亩剩余12.5亩理应属于集体所有,退耕还林项目中树苗都是统一配发,栽树管护都是由集体出工不存在私人出钱出力,并无其它支出,而这些涉案资金本应属于村集体所有亦或是龙阳村现在无退耕还林面积人员所有而纪委却并未上交集体账户,亦没有发放给龙阳村无退耕还林面积村民。  对蒋家堰政府林业分管领导谢志涛非法在龙阳村设计的退耕还林面积与非法领取的退耕还林补助纪委未做任何答复,只是说上缴了,上缴了多少,交给那里了没有下文,退耕还林面积如何处置未做任何答复。  (3)窃取五保户优抚资金问题。刘美佑利用职务便利虚报农户张某的五保金12050元予以贪污,资金上缴群众无异议。但如何虚报成功,这其中定然存在伪造印章,签名与身份证件等违法行为纪委并未追究。并未对被刘美佑长期代五保户肖功友、陈显文、甘启胜、张昌来等领取五保金的五保户展开详细调查,核实具体被侵占资金数额。单肖功友就被刘美佑挪用25000余元用于购买商业保险,案发后刘美佑找到肖功友舅子夏忠玉说情让其作伪证,直径夏忠玉手上还有刘美佑写的欠条9000元整,剩余16000余元退还,其余五保户只是归还了五保卡并未详细调查五保卡中五保金的具体资金流向问题。  综上,县纪委与蒋家堰政府最终认定刘美富涉案违纪资金46120元,李新章涉案违纪资金64080元,刘美佑涉案违纪资金53610元全部收缴上缴国库。村集体租金6028元上村集体收入帐,对此处理不服除刘美佑套取五保金12050元外其余都是集体财产理应交至集体账户,归还村民利益。毁灭所有非法黑色利益输送合同,让每个村民都能享受到土地,山林,退耕还林补助等各项惠农政策。  对群众反映的公益林补贴一事纪委避而不谈,公益林补贴从2009年开始至2017年仅仅龙阳村就高达几百万元,多次反映后,纪委给出了公益林补贴从2017年开始的说法,请其出示相关文件时其拒绝提供,对此恳请相关职能部门彻查,竹溪县公益林补贴起始于2009年实施至今已有8年之久,此笔资金到底流向何处,流进了政府哪些人的腰包?  19、需要说明的是:  (1)在长达一年的举报过程中群众不下50次找到镇纪委、县纪委、县政府、检察院等职能部门均被一拖再拖均未见到任何形式的书面答复意见。  (2)政府领导一再表态会严惩违法乱纪者还村民合法权益,实际至今未解决任何实际问题。  (3)政府领导一再说明几个村干部已开除公职,已开除党籍,作为纪律处分已是最高级别,没有其它任何办法,为何不对其诈骗行为,侵占行为提起公诉移交司法机关?  (4)所有涉案资金除几个村干部套取的低保金外其余均是利用村集体财产搜刮而来,为何迟迟不归还村集体与受害人,只以一句上缴国库回避。即使上缴国库也需要提供国库财政票据。  (5)政府一再回应谢志涛退耕还林项目已退出,涉案资金已上缴。为何不能提供退出的退耕还林面积在何处,上缴的具体资金数目在何处?实际情况是政府根本并未对谢志涛展开调查。其在蒋家堰镇多个村存在利用职务便利政策漏洞非法套取退耕还林款的违法项目。  (6)2017年9月7日,应李国念要求,县检察院与蒋家堰政府、镇纪委在检察院会议室将所反映的17个问题予以了现场答复,但拒绝了任何形式的书面答复。  (7)县纪委与蒋家堰政府在案件处理办理移交后并未取得任何有价值的文件,连龙阳村村民花名册都没有,更别说村集体所有财物账目了。  (8)对龙阳村高山高寒补助费用从未给龙阳村群众兑现一分一文,对此恳请上级政府职能部门彻查这些资金到底流进了何许人的口袋。  (9)此案在蒋家堰镇纪委书记余斌手中按压长达10个月,其与几个村干部串通一气收受几个村干部财务帮助几个村干部毁灭犯罪证据,直接导致案件不能从实从快查处,导致群众多次前往竹溪县政府竹溪县检察院及竹溪县纪委上访。  (10)此案蒋家堰镇党委主要负责人熊涛书记及余祥平镇长多次以案件影响竹溪县及蒋家堰政府声誉为由拒绝任何表态签字,并想尽一切办法阻止群众上访,对案件一而再再而三哄拖骗。  (11)余斌在虚构病历后对外宣布由于龙阳村案件劳累过度实则是其对龙阳村案件已无法收场,采取回避对此恳请上级主管部门彻查案件始终。  (12)自新任纪委书记彭金枝接手案件后长达四个月时间除土地问题给予解决方案外,其余任何问题并未从正面给予答复。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蒋家堰党委政府主管领导熊涛与镇长余祥平无视群众死活只顾及政府颜面不作为之行为。  (13)蒋家堰政府、竹溪县纪委并未对龙阳村 驻村书记袁金奎公开在龙阳村微信群中公然侮辱村民行为进行处理。  除此之外在信访一案中,蒋家堰维稳办公室主任谢扶中故意伤害龙阳村村民吴亭虎,致其左耳感音神经性耳聋最终只是以赔偿了结案件,并未对行凶者采取任何法律措施,并未追究行凶者任何法律责任,对这种从上而下的包庇之行为不难看出蒋家堰镇的政治风气到底有多恶劣。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