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证券通 >  正文

【原创连载三】《河西往事》(乡土情、心理揭秘题材小说)

2018-02-23 14:1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三 韦家崖子的耕地面积其实还是挺大的。实行农村土地责任承包制的时候,人均承包地可以摊到每人两亩多。水大义总共是兄妹八个,水大义有两个姐姐三个妹妹,还有就是水大义、水大礼、水大智三兄弟。实行土地责任承包制的时候,水大义的两个姐姐和大妹二妹己经出嫁了,还剩三妹吉花。这时水公公家是九口人,所以分得了二十多亩地。 水大义的二妹妹吉凤其实就是嫁给了邻村孙皮匠的儿子。因为水公公当初为了弥补水大义挪用的村委的钱向孙皮匠借了几十元钱,但后来因为水公公家子女众多经济上一直是捉襟见肘,所以一直没有还上孙皮匠的钱。正好孙皮匠的儿子也到了婚娶的年龄,于是孙皮匠就向水公公提起想娶吉风作自己的儿媳妇,那笔借的钱也不用还了。水公公考虑了几日,觉得孙皮匠的儿子孙少强虽然个子矮小,但是孙皮匠的家境还算殷实,离韦家崔子也近,吉凤嫁过去了将来两家也方便照应,水公公便答应了孙皮匠这门亲事。吉凤最初是不愿意的。但八十年代初的中国农村基本还是处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儿女们是没有权力作主自己的婚事的。所以不管吉凤愿不愿意,最终还是嫁入了孙皮匠家。 如今水公公己经七十多岁了,而水婆婆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家里的儿女们出嫁的出嫁,当兵的当兵。现在家里就剩下了水大义两口子、三妹吉花和三弟水大智。而此时的水大智还正在上高中。水公公和水婆婆年事已高已经无力农事了。当时干农活没有任何的机械化,一切全凭人力,农活的繁重程度是可想而知的,所以要种好二十多亩地劳动力成了重大的问题。 这劳动力一出现问题,水公公马上就想到了在部队的水大礼。 其实还在大集体的时候,由于那时候每家每户都是按工分的多少分粮,而水公公家吃饭的人多,而能挣工分的人却少,分的粮食往往都不够全家吃。于是水公公就写信让水大礼复员回家务农,但水大礼回信说他在部队干得很出色,他也非常热爱部队的生活,不想回来,水公公也只好作罢。但是,这次不回来看来是不行了。水公公水婆婆一合计,觉得水大礼也已经二十六、七岁了,按理说早已到了婚娶的年龄了,因为一直在部队,所以到现在尚未婚娶。不如现在就趁此让他复员回家完婚,这是叫他回来再充分不过的一个理由了。水公公水婆婆主意一定,马上便做。 第二天水公公就去找邻村的大媒人尤二嫂。这个尤二嫂身材瘦小,眼睛大嘴皮薄,说话利索得像是腮帮子上装了轴承。保媒也算是有一套的,小有名气,她保的媒几乎都是保一对成一对,所以说是大媒人。尤二嫂的嘴唇常年油亮润泽,不比那些常年风吹雨淋嘴唇干裂的农妇。“媒婆子,嘴是一个油圈子”,那年头做媒婆可是一个吃香的职业,虽然是困难年月,却都不敢慢待了媒婆,给谁家保媒只要媒婆到家里来,谁家就得想方设法弄样肉菜给媒婆享用,以期媒婆能给自家子女保一桩良媒。媒婆不但吃男方家,女方家也吃,所以说媒婆的嘴一年四季都是油圈子。那年月吃肉可是一件大事,农民们逢年过节才奢侈地吃顿肉,可见媒婆这个职业有多么尊崇了!尤二嫂满口应承下了给水大礼保媒的事。 没几天,尤二嫂就来给水公公水婆婆回话了,说是己经给水大礼物色到了一位合适的姑娘,就是本乡丛家坝的一位姑娘。还说这位姑娘生得蛾眉大眼,五官娟秀,身体结实,并且还特别地吃苦耐劳,就等水大礼回来相亲见面,看看是否合适。水公公水婆婆一听自是十分高兴,对这位大媒人千恩万谢。第二天水公公就进城去给水大礼拍了电报,让其火速复员回家成亲。水大礼收到电报后,想想自己确实也已到了成家的年龄,遂向部队请了探亲假,但是只字未向部队提复员的事。 半个月以后,水大礼的身影出现在了韦家崖子。 一进家门,水大礼就高声喊道:“爹,妈!我回来啦!” 水公公正坐在北书房的炕上抽闷烟,水婆婆正在厨房和面做饭,他们同时听到了这一声喊。他们也同时猜到了这一定是水大礼回来了!水公公扔掉了手中抽了一半的莫合烟,水婆婆则没有来得及搓掉手上的面屑,两人都以最快的速度走出了屋子。尤其是水婆婆,由于走得快了些,几欲摔倒。院子里站着一位挺拔英俊的军人。看到当初为了寻口饭吃而瘦骨伶仃出门当兵的儿子如今已变成了英姿勃勃的魁梧青年,水婆婆喜极而泣,嘴里嚷着: “娃子,你可回来了!你可回来了!高了,胖了,俊多了……” 水公公在一旁,边贪婪地盯着儿子那张英俊的脸边咧开嘴轻笑了几声,笑容在他脸上漾开了更多的褶子。看到老伴喜泣不止,水公公便对老伴说: “行了,行了,这婆姨就是婆姨,哭几声成了!快进屋给儿子做饭去!” 婆婆怕惹恼了水公公,忙止了哭声。一家人相携着进了屋。 六娃平生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二叔。二叔一身草绿色的军装,浓眉大眼,草绿色的军帽上嵌着一颗红得发亮的五角星。当二叔抱起六娃时,六娃用手去摩挲了那颗五角星很久。二叔的军装笔挺,领口上有两块红艳艳的领章。二叔的脸色本来就非常红润,在那两块领章的映衬下更加显得容光焕发。二叔对人很和蔼,对六娃说话也总是柔声细语的,还给六娃带了许多好吃的糖果。总之,二叔给六娃的感觉是非常威武,英气逼人,对人也非常和蔼。 当天的晚饭是水大礼最爱吃的转百刀(武威的一种特色手擀面,切面时菜刀要在面饼周围不停转换角度来切,故称“转百刀”),大礼直吃得鼻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水公公水婆婆看到水大礼终于回来了,悬在心里很久的一块石头也算落地了。 水大礼回家的次日,就由尤二嫂带领着去和那个丛姓姑娘见了面。姑娘叫丛秀荷。水大礼一见丛秀荷,发现丛秀荷果然生得端庄稳重。原来丛秀荷家女孩众多,秀荷的弟弟是老幺,还很小,所以家里的农活全靠秀荷姐妹们来干。而秀荷又排行靠前,在姐妹中算是较大的,必须得挑重担,从而养成了秀荷吃苦耐劳的性格。不仅做的一手好茶饭,而且干的一手好农活。见了面之后,水大礼觉得秀荷甚合自己的心意,回去以后,把丛秀荷的情況完整地给水公公水婆婆说了一遍,二老一听,也是喜上眉梢,敦促尤二嫂尽快撮合水大礼和丛秀荷完婚。 很快,在尤二嫂的安排下双方家长见了面,女方父母见水大礼生得仪表堂堂,又在部队养成了踏实持重的性格,再介于水公公在村里的威望,便满口答应了大礼和秀荷的婚事。而后,水家向女方家出了二百元钱的彩礼。择了个黄道吉日,水大礼就将丛秀荷娶进了门。出嫁那天,女方陪嫁了一双绣花枕头、两床红绸被面的被子,一个用红漆漆过的木制衣箱。娶亲那天,亲朋好友及乡亲父老都被请到了水公公家,水公公家做了一大锅有肉的荞仁白面条作为喜宴款待来宾,这时的荞乍白面条已经是真的有肉了,可以吃个满嘴肉了,因为自从实行土地责任承包制以后,广大老百姓的生活质量确实是提高了。所以这个喜宴虽然只是一顿面条,客人们还是吃得不亦乐乎。而水公公水婆婆呢也是乐得合不拢嘴。最后,水公公取了两斛白面、两个白面大锅盔作为尤二嫂的酬劳给了尤二嫂,尤二嫂收了乐呵呵地回去了。那时的包办婚姻就是如此简单,只要男女双方看对了眼,从见面到走入洞房,也就是十天半月的时间。 在水大礼婚后不到一个月,水大礼终于向水公公道出了实情——他根本没有复员,只是请假回来,他还要回部队。 水公公一听,很是气愤,绝不答应水大礼再回部队。水公公把全家人叫来一起商议,水大义也是反对水大礼再回部队。最后,水大礼近乎哀求地向水公公道出了自己再回部队的原因: “爹,妈!各位哥哥、嫂子!我在部队是给首长作勤务员,首长看我工作勤奋踏实,很看重我,也舍不得让我复原。如果我坚持在部队呆下去,被提干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而我也非常热爱部队的生活,求你们让我再回部队吧!” 水大礼的语气和眼神里都带着哀求的表情。 听完了水大礼的诉说,水公公和丛秀荷默默地低下了头,没有再说什么。当初水公公送水大礼去当兵,也是因为大集体时家里孩子太多吃不上饭,才把水大礼送出去吃皇粮当兵的,也是为了孩子能有好的生活。如今既然儿子留在部队也许会有更好的生活,水公公作为一位老父亲还能再说什么呢!只好用不说话来默许儿子的要求。 就这样,在水大礼回家一个月以后,又告别全家人和新婚的妻子丛秀荷,回到了部队。水大义嘴上虽然没有再说什么,但丛心底里,他是不愿意水大礼再回部队的。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