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证券通 >  正文

郴州市信访局下的嘉禾县信访局数十官员殴打讨薪农民工(转载)

2018-02-18 04:4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转载]最黑最缺德湖南郴州市嘉禾县信访局殴打讨薪农民工 摘要:郴州火车站与嘉禾县信访局却狼狈为奸!嘉禾县信访局四五十官员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众目睽睽之下,绑架殴打两讨薪农民工近两小时! 全国最黑最痞最丧尽天良法院——湖南省郴州市嘉禾县法院领导们与审判长李享炽相互勾结,狼狈为奸,篡改合同内容,捏造事实,将农民工受尽欺凌讨薪5年的20万血汗钱吃尽! [转载]郴州市法院包庇嘉禾县法院枉法裁判吃干民工血汗钱 现将“郴州火车站两老人遭数十男子绑架殴打两小时呼救无人管”一帖刊出,让广大网友看看郴州市中级法院是怎样包庇嘉禾县法院故意枉法裁判的。面对嘉禾县法院故意枉法裁判,将农民工血汗钱吃个骨头不留,作为上一级法院的郴州市中级法院理应监督纠正,然而恰恰相反。网上搜“郴州市中级法院枉法裁判”,就能看到郴州市法院的本性。市级法院胆敢大肆胡作非为,故意枉法裁判,县级法院还有什么不敢? [ 转载]郴州火车站两老人遭数十男子绑架殴打两小时呼救无人管 火车站担负着保护旅客生命财产安全的责任,可没见过的人怎能想到,两位老人在火车站进站口遭到五六十个男子的绑架殴打,时达近两个小时,而面对他们的呼喊,他们的求救,有警必出的110,近在咫尺的公安警察,一步之遥的荷枪实弹特警,竟然个个是秦始皇陵兵马俑!这就是上月发生在湖南郴州火车站的令人愤怒的“31”事件。 讨薪5年雪上加霜 今年3月1日天还没亮,家住湖南省嘉禾县车头镇乌田村的63岁老农曾土生和老伴李萍英就偷偷溜出了家门,要为讨要自己的血汗钱上北京。虽然年年上北京雪上加霜,但要想讨到自己的血汗钱还得一而再、再而三上北京。老人坚信:真理在人间。 这条讨薪路,农民工从地方到北京已穿梭5年多了,数百次的上访,可血汗钱没讨到一分,却除了被截访、关押、拘留、坐黑监狱,那就是一簌簌的泪水。县政府恶意欠薪并明抢明要,县法院百般刁难并故意枉法裁判,使得农民工5年讨薪不成,反欠下30万元债。 那是2011年3月,嘉禾县政府给本县车头镇井洞村打水井搞自来水,工程由县水务局监管。县政府在全县农村工程无论大小一律实行“村干部老板制”,即找民工干活、签订合同、发包等事宜统统交给村委做,政府不参与,因此,井洞村特地请来嘉禾县内机械最全面、技术最过硬、责任心最强的人工打井队(曾土生带领的打井队)以包工不包料的形式承包打水井工程。 早在2005年前,井洞村引来外地老板在村里坐落了几家工厂,工厂给县里带来年创千万元的税收,而村里除了部分村民有少得可怜的土地租金外,村集体无收入;工厂给村民饮水卫生带来影响,而村集体光棍一条——每年除了政府下拨的那少得可怜的村办公费外,其它方面没有任何资金来源,村集体穷得叫苦连天。为解决这问题,村群众干部强烈要求县政府出资打井安装自来水。曾土生所在的八九百人口的乌田村,村集体一无所有,村里更是没为县里创税收,可短短几年,县里就为该村砌大队部、造花园等工程出资近两百万元;而井洞村不仅比乌田村大很多,而且为县里创下年千万税收,可是县里历年来没有为井洞村出资干过任何事,加上自来水工程投资预算总共只是70万元,县政府最终答应了。 水井于同年12月完工时井洞村组织了有村党员干部组长参加的验收组、结算组对水井工程进行了验收结算,民工应得劳动报酬为260600元。村里把《验收单》和《结算单》交给了民工。到2012年,井洞村倾尽全力也只在完工先后总共付给了民工65000元,欠下195600元。2012年4月,县政府突然宣布这口井不要了,用县盘江水库水引过来作自来水,但县水务局局长刘仕光(嘉禾本地人)答应井洞村到年底下7万元,先解决民工部分工资问题。可是,村干部虽然在县水务局和县政府跑来跑去,还多次带上民工一起到县水务局去反映、求情,到过年仍没下一分钱。 井洞村集体光棍一条,而县政府又做起了老赖,农民工只好向上面反映,而镇里县里不是给解决,而是丧天良:一手采取捏造事实、颠倒黑白、弄虚作假手段向各有关部门及各有关网站回复;一手实施截访、关押、拘留、坐黑监狱,对农民工进行名声攻击和人身伤害。 民工在家干活,突然把民工全家人软禁在家里,官员们白天晚上轮流把守,一软禁就十天八天;民工在家干活,突然把民工全家人抓到县里来,一关就十天八天;民工在家干活,忽然县公安局大队人马闯进民工家抓人;民工去上访,公安局抓去拘留…… 明抢明要 2013年5月,车头镇党委政府在镇里主持召开了协调会。镇党委政府最终作出决定:“26.06万元,只给16万元,多一分不行,同意定期给,不同意一分不给。”虽然民工同意少7万元,但镇里寸步不让。政府理由:打井很赚钱,不能给这么多钱。民工请求政府,由政府请人来、按该水井协议到民工家打一口水井抵债,但政府却又坚决不干。政府一点理也不讲。民工愿少钱的原因是上了贱船。与嘉禾县城相邻的车头镇荆林大桥欠民工19万元工资,民工上嘉禾县法院起诉就已十几年了,赢了官司,可至今一分钱没讨到。有谁不怕呢? 当时的镇党委书记是邓峰(嘉禾本地人),现是嘉禾县工会主席。 2015年5月上旬,农民工诉之于法院。法院黑,是众所皆知的事,但对于这些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农民工来说,虽然法院这河涡又大又深,也只能往下跳。 法院先吃掉农民工诉讼费,再吃光农民工血汗钱 打水井工程是以包工不包料的形式发包,同时村里免费提供民工午餐。(如果民工愿意住在村里,村里则全天免费提供吃住。在嘉禾,提供民工用餐的,无论是集体还是个人,餐餐酒肉丰厚,还要劝酒。因为人工打井又苦又脏又危险,所以主家很敬重民工。)既是包工不包料,又还供吃喝,民工所得属劳务费,因此此案法律上是“劳动争议案”;再是验收、结算、付款都是按合同的,而且结算后的下年井洞村费了九力二虎之力付了民工3万元欠款,不存在“承揽合同纠纷”。而法院立案庭副庭长刘志华(嘉禾本地人)却强行将“劳动争议案”变更为“承揽合同纠纷案”。刘志华坚决地无可置疑地说:“法院要怎么做就怎么做,是法律规定的!”在国务院《诉讼费缴纳办法》中规定“劳动争议案件每件10元” ,而法院却强行收了8788元。此外,民工的诉讼请求是499169.5元,退一步,按“承揽合同纠纷案”处理,按《诉讼费缴纳办法》中规定的“超过20万元至50万元的部分,按照1.5%交纳” ,也是7488元,而法院却收了8788元,多收1300元。这分明是诈骗。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嘉禾县法院审判长李享炽(嘉禾本地人)和该院领导竟然集体故意篡改合同内容,捏造事实,擅自编造《打水井结算单》,作枉法裁判,将农民工同井洞村委一起依照《打水井协议书》和《验收单》结算出来的双方认可的应给农民工的劳动报酬260600元判为87480元,将政府欠农民工的195600元血汗钱来了个“一口吞”! 20万血汗钱历尽沧桑5年讨薪不成,反损失30多万元 整个工程总共260600元劳动报酬,法院就活活吞农民工173020元血汗钱! 加上诉讼费、法定利息,5年数百次讨薪、上访的误工费、车旅费,被政府和公安局抓去关押、拘留、坐黑监狱,被软禁等方面的损失,政府和法院造成农民工直接经济损失达30多万元。 农民工为讨要自己的195600元血汗钱,历尽沧桑5年多,数百次上访讨薪,不但不成,反被损失30多万元 !这对于这些靠卖体力来养家糊口的农民工来说,是何等的灾难! 欲哭无泪! 本是余几万元变成欠债30万元 自从2011年打完井洞村这口井后,因为人工打井又苦又累又十分危险,打井队解散,老人因身体问题又不能再给人打工了,为给民工的工钱,老人借信用社的钱无力还贷,还得借高利贷给民工的工钱和自己的生活费用。生活费全靠在外打工的子女寄来,而法院又因老人无力还贷,将老人子女寄回的生活费冻结。交不起诉讼费,被法院4次撤诉,万般无奈,老人只能借来高利贷交法院。 信用社贷款和私人高利贷利滚利,老人现已欠下信用社和私人的债已达30万元。债台高筑,心急如焚。老人说:“按照合同规定完工付清工钱,那我们借信用社的钱还了,私人的钱也不用借了,还可以余下几万元作生活费。可如今白跑5年多、损失惨重不用说,反倒欠30万元债。我只能准备将自己仅有的住房和留给儿子的建房用地给卖了还债。农村的建房用地又不值钱,我的住房加空坪有250平方米还卖不到6万元。我们都知道政府、法院吃农民工的血汗钱没有地方去告,但想不到政府、法院还可以把农民工的血汗钱吃个光。” 郴州市中级法院包庇嘉禾县法院故意枉法裁判 农民工不服嘉禾县法院的判决,向郴州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因无力交纳巨额的诉讼费,尽管提交了申请缓、减、免交诉讼费申请书,并且村、镇、县都出具了贫困证明,还是被郴州市中级法院以“拒绝交纳诉讼费”为由撤诉了。此案郴州市中级法院审判长是欧阳平,审判员是郝敏、陈佳,书记员是张迎佳。网上搜“郴州市法院枉法裁判”,就能见到很多枉法裁判的案子。 2017年1月18日,农民工到郴州市中级法院投诉嘉禾县法院故意枉法裁判,郴州市中级法院不仅连报告都不接,还狠狠地指责、威胁民工。农民工又走到郴州市信访局,心想:也许市信访局会好些。可是,市信访和市中级法院同一个模子,也是连报告都不接,也是狠狠地指责、威胁民工。市信访局领导看了报告,脸青眼暴,雷声般地吼道:“法院不会枉法裁判!法院的判决是依法的、合法的、公正的!诬告要追究法律责任!我们相信的是法院!……”“啪”!他边发雷霆边把报告狠狠地往农民工身前的桌上一甩,“给我出去!出去!出去!” 省高院、国家最高院对农民工的投诉只作个登记而已;郴州市检察院、湖南省检察院对农民工的投诉完全不理睬,国家检察院也只作个登记而已。 血汗钱是用生命换来的 农民工在水井底下一身泥土一身水拼死拼活干了8个月,每一分钱都是用血汗、用生命换来的。 水井只有八九十公分的井口,空压器排放的污烟,打石方钻孔排放的粉沫都被人体吸入——特别是深井,像井洞村这口打了23米多深的井——对身体的损害不想而知。在空压器工作的时候,很多人连井口都不敢去站,承受不了,更不要说在井下干活了。干这种活的人都是些生活所迫,不得而已的人。在嘉禾,打井民工丧命的、终身残废的不少,有的人连尸体都没弄出来。民工更糟的是,打井发生的事故不论大小,责任都由自己承担,发包方或主家不承担任何责任。曾土生这个打井队没有人不受过伤的,有的人多次住院。“我们这些民工是命大而已”老人说,“我常在梦中吓醒。” 曾土生这个人工打井队因工种危险钱又难赚,干了几年就解散了。打深井比打浅井或打桩要苦很多,难度大很多,致命危险一般也发生在深井。在嘉禾,农村也好,县城也好,都有很多集体或个人打的水井或搞的基建是采用人工打井、打桩的,民工苦不苦,钱易不易来,工种低不低下,谁都看得到。“难道这些当官的都没有长眼睛?!”老人越说越气愤。 2011年打水井石方一米起价是1400元(井洞村水井石方一米起价是1400元),到2013年上年长到石方一米起价是2500元;而且打井师傅都是只打几米浅的,深的没人去打。从打井价格的急速上长中,可见,打井的苦和难。 民众说:“这些当官的,连打水井这么苦、这么难得的钱都要吃,畜生都不如!” 郴州火车站秦始皇陵兵马俑 老人松了口气,公车到达了郴州火车站,终于没有被县截访大队的官员截住。 老人下了公车,已是上午9点,为了逃脱县截访大队的拦截,还没用早餐。老人买的是午后12点50郴州至北京西的火车票,为了逃脱过县截访大队的拦截,要有足够的时间用来混入火车站和稳藏在火车站。 当老人一下车便抬头寻觅饭店时,却见远处一群县截访大队的官员气势汹汹地朝他们奔来。两个老人拔起脚,不顾一切逃跑。但是,还没等老人逃出100米,就被包抄而来的县截访大队的官员们从前后左右死死拽住了。 这里离火车站进站口有100多米远。老人想:到了进站口,凭手中的车票,求助车站,或许有一线微弱的希望。老人便心生一计:“有人在进站口与我们会合。”这正逢官员们心意。对官员们来说,多拦截一个访民就多一份功劳,这立功受奖的机会,谁也不会放过。于是,众官押着两位老人来到了火车站进站口。 火车站只打开了一个进站窗口,而且这个双面进站窗口也只开了一面,其他进站口都关闭的。来乘车的旅客断断续续、三三两两的,车站广场零零落落,这自然开半个窗口检票员还闲着呢;那些警察、保安、更显得悠闲自在,无所事事。但是,当老人来到进站口时,叫声、喊声、斥骂声连成了一片,人头攒动,来自嘉禾县截访大队的五六十个官员在这里执行截访任务,还有那路过的行人、还有那闲杂人、还有那叫卖的小贩也纷纷跑来看发生了什么大事;进站口停立着那高大而威猛的防弹防爆反恐警务车,还有那威风凛凛的荷枪实弹的特警,双手握着冲锋枪列队着,仿佛战斗打响了。人们惊惶、恐惧,以为发生了恐怖事件。 老人抱着那栅栏的铁杆作抵抗,任凭官员们怎么威胁,怎么撕拖,甚至要打人,就是要进站。 老人三番五次向检票员、保安、警察求情,并阐明自己的理由,但无人理睬。检票员、保安、警察都向着截访官员说话。 吵闹声持续了数十分钟后,检票进站口无奈之下,关闭,另换了个地方。 吵闹半个小时后,数十个官员围上来,非要将老人撕走不可,老人便要求打110,官员们说:“不说打110,你们还可去问问坐在这里的派出所干警,还可去问问站在这里的荷枪实弹的特警,看看有没有人来管这事。截访大事,任何部门、任何个人都要配合政府。从农村到北京,一路有人截访,插翅难飞。我们是执行上级的命令。”老人用手机打了很多次110,110不理睬。老人只好请求110给车站派出所的电话,几次请求后,110报了车站派出所的电话,但110几次报来车站派出所的电话都是假的。在老人不懈地拨打110下,110才报了车站派出所的真电话;但是车站派出所也不理睬,向着政府说话。老人向坐在这里的派出所干警请求,干警以“政府干的事,公安无权管”为由,不理睬。老人又向这里的荷枪实弹的特警请求,特警以“政府干的事,不是我们管的”为由,不理睬。 官员们非要将老人弄走不可,而老人却死死抱住栅栏铁杆,并大声向他们摆理。持续数十分钟后,车站不得而已把这个进站口全关闭,打开了另一条进站口。 老人仍大声痛诉政府、法院吃农民工血汗钱。车站岂能允许! 官员们蜂拥而上,撕的撕,拉的拉,扯的扯,拖到拖,李萍英大娘病弱之身怎经得起这番折磨,她被糟蹋得瘫倒在地下,任人摆布,似昏死了的人一样,被四个官员拎起手脚,抬去撕进了车厢。 曾土生老人死也不能被官员们撕入车厢,他双脚卡住车门,双手钳住车门,并大声痛诉政府和法院是怎样吃农民工血汗钱的。官员们见费尽力气也不能把老人撕进车厢,便对老人拳打脚踢。20分钟后,老人再也支持不住了,被官员们撕进了车厢。两位老人被直接押回嘉禾,关进了车头派出所。 老人被打拘留又罚款,官员打老人不拘不罚受嘉奖 车头派出所副所长雷伟民为了毁灭政府官员王仕益、李红国等人殴打老人的犯罪证据,不顾老人夫妇的苦苦哀求,强行将老人夫妇用手机拍下的被王仕益、李红国等人打伤的伤情照片和火车站的照片统统删除,并且不管老人夫妇如何哀求,不准老人拿药治疗。在作询问笔录时,李伟民不按老人陈诉的写,老人不肯签名,使李伟民三次恨撕了再写,但仍没有完全按老人说的写。李伟民每次老人不签字就狠狠地大发雷霆,一次老人用红笔修改笔录,李伟民立马狠狠抢去笔录,雷声般地骂道:“你拿红笔改笔录,我一巴掌就打死你!”在给老人妻子李萍英作笔录时,李萍英说看到了他们打人,笔录上却写着没看见他们打人,李萍英不改正就不签字,干警不仅坚决不改正,反而在笔录上写上:李萍英拒绝签字。 当日晚上12点多钟,嘉禾县公安局对老人作出拘留10日、罚款200元的处罚决定。 嘉禾县公安局在《处罚决定书》中称:“在劝访过程中信访工作人员王仕益的左手背被曾土生咬伤,李红国的右手食指被曾土生掰伤。”事实是王仕益、李红国在殴打曾土生时、自己弄伤一点,反说成是曾土生咬伤、瓣伤的,再是完全是没有关系的微伤。 王仕益、李红国等人作为国家信访工作人员在车站公共场所公然限制公民自由、绑架、殴打公民是严重的犯罪行为。应该拘留罚款的是王仕益、李红国等人,然而县公安局却公然颠倒是非,捏造事实,徇私枉法,为虎作伥。 老人的伤情在嘉禾县人民医院诊断为:“全身多处疼痛,尤其以四肢为主,四肢皮肤多处淤青…… ”其中,现仍有一个长6厘米宽3厘米的血泡治疗至今不见好转,留下后遗症。 老人夫妇买好的去北京的火车票(437元)被作废,手机被王仕益、李红国等人弄坏,伤情治疗等都无分文赔偿。 郴州市公安局支持嘉禾县公安局拘留处罚农民工 老人到嘉禾县公安局申请立案查处,嘉禾县公安局完全不理睬;老人又到郴州市公安局等部门投诉,也无人理睬。老人到郴州市公安局提起行政复议,郴州市公安局对嘉禾县公安局对老人作出拘留10天、罚款200元的处罚予以支持;对老人请求查处政府信访工作人员王仕益、李红国等人故意殴打老人的违法行为不予支持。 这说明:凡是公务人员随意故意殴打平民百姓公安机关都是支持 。 “多个官员多次捏着拳头在我的眼皮下晃来晃去,咬牙切齿地叫着‘打死你!’‘一拳就打死你!’我怕得声都不敢吭一下。我知道,公务员在大厅广众之下,在众目睽睽之下,随意故意打人没关系。我也知道他们打我,我只能任他们打,如果我反抗,伤了自己承担,再伤也告不了;如果他们伤了,我会坐牢。我更知道,如果我对抗,他们把我打死,政府、公安会捏造一大把事实强加在我身上,因为无论是在网上,还是在其他任何一个地方,受害人家属没有说话的地方,民众只能听到政府和公安方面编造的虚假的声音。谎言成真理。”老人泪水夺眶而来,“官官相护,蛇鼠同眠!” 嘉禾县拘留所历年是访民之家 讨薪农民工曾土生、曾六生、 李萍英、李四凤等人在上访途中多次被截回,多人被多次拘留,李四凤今年仅1个多月就被拘留两次。曾土生、 曾六生 、李萍英、彭彩英、李四凤、曾维武等人都是乌田村村民,为了讨要政府欠下自己的血汗钱,不屈不挠上访多年。 大批访民被截回拘留,有的被关看守所刑事拘留。有的访民被打成伤痕累累仍被拘留,而医药费都是访民自己出。无论访民告到哪里,各有关部门不但理睬,而且予以支持。网上搜“嘉禾县公安局郴州市公安局徇私枉法为虎作伥”,里面有不少访民的遭遇,不忍卒读。 今年拘留所里有时一天就关有8个上访冤民。不少访民在今年一个月就被拘留几次。嘉禾县公安局拘留所成了访民之家。 郴州火车站历年来是截访大队的截访场所 在郴州火车站进站检票口,经常参与截访的官员出出入入就同自己的家一样;那些新来的官员,有的说句“镇政府的”或“县政府的”,有的用工作证一亮,就什么也不用说,什么也不用要,什么也不用看,出入自如,甚至带上一些人进站,也什么也不用要,什么也不用问。 在火车站的庇护和支持下,嘉禾县截访大队的官员们无论是在候车室,还是在站台,还是在火车上都可对访民大打出手。 有时在火车站广场,有时在进站口,有时在候车室,有时在站台,有时在火车上,那忽如奇来的众多官员扑向一个访民,或是一大群官员扑向几个访民,犹如抓逃犯。特别是那些胆敢抵抗的访民,那真是你死我活的较量,使得人们惊恐万状。尽管有的访民顽强抵抗,但也一个个像罪犯一样被抓走。但更多的访民不敢抵抗,因为抵抗,抓回去不是拘留就是坐黑监狱。 2017年2月28日,71岁的农村老大娘李武枝在火车上遭到截访大队8个官员的截访。官员们撕的撕,拖的拖,抢的枪。李武枝哭着坚决不下车,并痛诉县官们是怎样害她一家人的。车上的旅客见众官员野蛮欺负一个老太太,愤怒不已,纷纷站起来谴责、制止政府官员们的野蛮、无耻行为。官员们成了过街老鼠。但李武枝身上的背包、身份证、手机、钱还是被官员们抢走了,身无分文。旅客们非常同情老太太,有的送给老太太吃的,有的还送钱给老太太。 2017年元月16日晚上,李武枝、胡爱女两位老太太和40多岁农妇邓小娟在郴州火车站二楼候车室候车,遭到县截访大队四五十个官员的拦截。三个人被截回嘉禾关押在城关派出所分离审讯。胡爱女被撕伤,邓小娟因在火车站候车室稍有抵抗,被嘉禾县公安局捏造“故意扰乱社会公共秩序”,拘留7天。 ………… 希望郴州火车站能把录像公之于众 老人在网上发了“嘉禾县政府恶意欠薪,郴州市委市政府充当保护伞”“嘉禾县法院故意枉法裁判,坑农民工20万血汗钱”“嘉禾县公安局郴州市公安局集体造假”等帖子。这些农民工在网上发了很多帖子和博文,但大部分帖子和博文被有关部门删除或不上传。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老人很希望郴州火车站能把当时(3月1日)那近两个小时的录像(火车站里里外外安了不少的摄像头)在网上公之于众,并且很希望在此文中所涉及的部门和个人都能在此摆出自己的理由来,让民众来评评理。 讨薪路上,灾难重重,农民工没有说话的的地方,更没有讲理的地方。 曾土生电话:18175768566 曾子鸣 2017年4月21日于嘉禾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