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证券通 >  正文

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尽然是个这样的组织!!!(转载)

2018-02-15 01:2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反传销斗士士”,他叫“凌云”,有没有“壮志”不知道。他成立了一个叫“中国反传销联盟”的自愿者组织,还建了一个网站:fcx114/,网罗了大批喽罗,光在线客服人员就有八九个,还这部、那部的,组织机构看似不小。看他们在自家“野野牌”网站上说的挺牛气:那叫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可是,再搜索一下,坏了,互联网上到处是他们打着反传销旗号干着坑蒙拐骗勾当的违法之事。多少被他们坑害过的人禁不着仰天长叹:苍天啦,怎么会有这种人!你为什么治他们! 凌云,不是神,活生生一个人,是人就要吃饭、穿衣,要消费,可是他们这群人都没有正当工作,这儿打传销,那儿打销传,东南西北到处转悠,口袋里没钱岂不是要喝西北风,四处奔波难道要像孙悟空驾跟斗云去?显然不可能!不收别人钱那怎么成!这部那部客服多多,那么多人得吃饭、生存,男人要娶媳妇,女人要买化妆品,就算化妆品不要了,那姨妈巾总要掏钱买呀。还有了,是人就要生儿育女、孝敬老人,而所谓的“中国反传销联盟”自愿者组织,其民间组织的性质决定了政府不会给他们钱,他要生存,要养团队,不到处搞“赞助”怎么成,没有经费“联盟”怎么活?凌云怎么活?那帮兄弟怎么活?明着抢显然不行,那就暗的,总之,暗抢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方法。 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贼喊捉贼,能反得了吗?反的结果又是什么?不反还好,越反越乱,唯恐天下不乱! ▲ 声音之一: 反传销反到惊心动魄,命悬一刻,逼得别人闺女差点自杀 在我们老百姓的理解中,所谓解救人质啦、什么人被传销组织围困需要解救啦,这些都是公安机关干的事,要么最起码也是工商什么的,再不济也是城管、联防队吧,因为他们都受过专门的训练,有方法,成功率高。然而,中国反传销联盟的人太热情了,据他们自己在微博上说,曾经帮助一家去外地解救一个误入传销窝点的妹子,是不是好心不知道,出发点正确与否不知道,我们姑且不论。但据他们自己的报道来看,方法肯定有问题,天了撸,就差那么一点点,被解救的妹子差点就去见了阎王,真是惊心动魄,命悬一刻。 怎么会这样?原来,反传销联盟的人太能干,可能是政治思想工作做得太实在到家,抑或是说话过了头,整得那妹子心里那个惭愧啊,到了不想活的地步。当时,误入歧途的妹子情绪激动,一个劲地说:我还带了某某加入,我怎么对得起他们,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他们?与其这样被内心的自责长久的困扰,还不如去死了算了。这样想着,误入歧途的妹子哭喊着,流着泪,趁反传销斗志精力不集中的时刻,猛地冲了出去,差一点就从高楼上跳了下去,真是触目惊心。 我们真是不敢想象,万一那人跳下去了,摔死了,谁来负责?反传销斗士来负责吗?他们怎么负责?拿什么来负责呢?用钱解决,他们是民间组织,没有收入来源。靠权力来解决,他们是民间组织,没有一星半点权力,又怎么负责?靠法律来解决吗?看来更是行不通,法律没有赋予他们代替公安、工商去做事的权力。可以想象,一旦事故真正酿成,而家属得不到任何的经济抚慰,这将给社会造成多么巨大的危害。 据知情人透露,在反传销联盟,这样的事还有很多。这群年轻人,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心理咨询培训,也没有太多社会处事经验,很多时候与别人谈话非常生硬,激动的时候会羞辱人,还会骂人,导致被解救或被劝导人情绪失控,严重的甚至想自杀,一死了之。 ▲ 声音之二: 敢投诉就满门抄斩,不是公益是黑社会 其实,关于中国反传销联盟的危害社会的事,早在多年前就已在互联网上出现,只是很多时候并没有引起大家的足够重视。曾经有楼主在天涯论坛上发文:《揭发中国反传销联盟的骗子杨振义、凌云等》,文章直接指出:杨振义、凌云是骗子。楼主揭露他们的理由归纳为以下几条: 1、 我们也是在互联网看到他们和他们联系的,他们在QQ、论坛、博客上都有说:他们和中国各地省、市的工商、公安有合作关系,希望网警去调查下,他们真的有联系吗? 2、 他们在现实的中国民政部民间管理局根本没有注册,他们也自称自己属于民间团体,请问一个非法组织如何能和这些政府部门合作呢?他们有什么资格呢? 3、既然他们打着公益志愿者为名,那为什么要别人先打路费,不打就不会去呢?往往他们会提供一个银行账号,然后叫人打款。楼主质疑:其实按公益的准则,路费不应要“被帮助人”出的,我本来就已经被骗了,钱都给别人骗走,可是你反传销联盟还要我打款,这哪里是在帮助人,分明就是给人雪上加霜嘛。既然你是公益者组织,你就有能力帮助别人,那费用当然要你组织者自己出,当然,政府也可以出一点,但前提是你这个联盟必须合法,或者说真正是政府组织的机构,那么政府给你出资才出得理所当然,要不然,不是为虎作伥吗? 4、 该联盟所谓的“反洗脑”成功的标准什么?据说,凌云一伙人一般会待几天的,如果他们是心理专家,那是否有卫生部门的心理专家执照?即使心理辅导,按行业标准,也要有个周期或什么标准,他们来几天就真能“感化一个传销痴迷者”,凭的是什么标准? 楼主说:正是因我们很多人不懂才找他们的,他们却忽悠那些“传销痴迷者”的家属说成功了,结果谁都不知道到底成功还是没有成果,反正他们路费拿到了,辛苦费拿到了。事实上,很多误入歧途者根本没有被他们进行所谓的求助,有的人根本就不接受他们的所谓求助,而那些家属赔了夫人又折兵,搞得民怨鼎沸,百姓恨之入骨。 楼主:他们自称为公益,公益背后是人民币交易。天涯楼主也曾经因为事情去找过凌云等人,但觉得这帮人水平有问题。楼主经过认真思考,直觉告诉他这一定是一个非法组织。在接触过程中,楼主又听到反传销联盟的老大凌云(真名叫邹凌波)、杨振义(真名是袁永昌)等骨干多次扬言要报复那些“投诉人的家人”,要灭别人的“九族”。听到这些,天涯楼主感到害怕了,他想:这样一个对社会和对“投诉人”拥有极端报复心态的非法组织,怎么能信呢?“一投诉”就要遭满门抄斩之祸,他们代表的不是公益,而是代表黑社会。 天涯楼主的最后结论是:邹凌波(即凌云会长)此人并不是传说中的“正人君子”,而是一个心胸狭窄的、彻头彻尾的小人。反传销联盟也不是公益组织,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说到黑社会性质组织,天涯楼主还举了一个例子。因为有人要揭发这群人,于是这群人就想报复这个揭发的人。想报复人总得有个理由吧,他们找过来、找过去找不到理由啊,那咋办呢?真是荒唐至极,最后这群人竟然找了这么一个比“下三滥”还多了一滥的手段,名称叫做“打老婆”。他们威胁揭发人说,我们掌握了你打老婆的证据,不听我们的,就给我小心。 这位楼主当时就笑了,你又不是警察,别人打老婆和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吗?现在,连幼儿园的老师都在常常教导幼儿园的小朋友要做诚实正直的好孩子,而中国反传销联盟的杨振义、凌云、利剑等人,利用虚拟的网络世界来推销自己,美化自己,吹嘘自己的强大,其实他们在现实生活中非常无能,本质上就一群跳梁小丑。 ▲ 声音之三: 百度网友home在湖南长沙:千万要上凌云、杨振义等人的当 百度网友home在百度发贴称:我郑重向全国网民宣布,你们千万要上凌云、杨振义等人的当,们可以联系江西省公平交易局裘应强电话:0791—6350239。贴文如下: 1、凌云、袁永昌(曾用名杨振义)等人的反传销联盟在2006年创建,在各地的民间管理局没有办理执照。 2、该联盟自称为公益联盟却素质很低,多次对投诉其联盟的人员,以谩骂和威胁的形式加以报复,甚至挑拨投诉其联盟的人员夫妻矛盾加深,这个联盟还差点逼死人。 3、根据江西省公平交易局局长裘应强的介绍,他根本没有接受任何媒体关于中国反传销联盟的采访,他们属于非法组织,长达11年,为什么不去办执照? 4、这个非法组织凭什么要求:“求助者”捐“赞助费”呢?赞助费的收取国家是有明文规定的,不是随便都可以收的。 百度网友home在湖南长沙:媒体不报道,我们怎么知道这个骗子联盟呢?在温州的江西人要杀他们全家,他们差点逼死人是事实。我们是一群军事爱好者,凌云(邹凌波)这伙骗子是我们介绍给我们的同僚李先生的,我们刚开始是在百度中看到凌云、利剑(吴俊)、袁永昌(曾用名杨振义)等人的行为,我们还为其感动。但经过李先生的事情后,我们就从多方面了解,所谓的凌云、利剑、杨振义(袁永昌)等就是一群“职业反传销者”。他们利用了“传销受害人家属”的“有病乱求医”心态去骗取所谓的“赞助费”,而“赞助费”就是他们敛财的手段。 也许起初他们是为公益,而现在已经不是为了公益了,很简单,他们不以“反传销”为生,他们能干嘛呢?打工,在江西抚州就一千多元的工资,他们又吃不了苦,做生意没有本钱,他们的父亲不是香港的李嘉诚,所以他们选择“反传销”,因为对他们来说,只要“传销”存在这个事业 “事业”就永远在,他们说传销骗人,其实他们比传销不仅仅更会骗人,甚至比传销更害人,对社会的危害更大。 对他们来说,去所谓的“解救人”什么成本都没有,吃、住、行等全部有“求助者”承担了,所谓的“反洗脑”,本质就是瞎忽悠。他们本身就是传销者,所谓“沟通”的那套话术也是传销的话术,反正求助者也不懂。而事实上,就算有人被感化,也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都是求助者自己用亲情感动亲人。假如被“求助者”没有亲人,他们所谓的“反洗脑”根本就不会成功。 百度网友home:他们打着公益的旗帜擦边球。他们不代表警方、工商,如果一个人在传销组织,只有电话,没有地址,他们是根本没有办法去“解救”的。他们又不是私家侦探,私家侦探有高科技的手段,可是他们啥都没有。他们所谓给联盟的“赞助费”就是他们工资,他们变相的收费了。他们打着是免费“解救人”的噱头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从中挣钱。 我想反问中国反传销联盟的人:你们说中国有几千万传销从业者,那他们的家人不是每一个人都通过你们这个中国反传销联盟进行“解救”,那他们是如何成功的呢?好像没有你们,他们照样将“受害人”解救出来了。 百度网友home:中国反传销联盟这般人不可信,还有那些笨蛋的网友为他们说话,成帮凶,可悲、可叹。中国反传销联盟的杨振义、凌云、利剑等,如果你们不去媒体、不起诉我们、不来砍死我们,你们就不是人养的。你们不是很狂的,我们会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你们请水军、走狗天天来谩骂、威胁、恐吓我们,我明的和你们讲,你们错了不承认,还来找我们麻烦,我们一定要揭穿你们骗人的可耻行径。 ▲ 声音之四: 新浪博友海之子:杨振义、邹凌波等人不如卖淫女 还原事实真相,真相不是你们非法组织中国反传销联盟的杨振义(假名)、凌云(邹凌波)猴子(侯剑卿)的一面之词,如果照你们这样说:法庭上就不用庭上辩论了。真正还原事实真相是要第三方来裁决的。 我们只能这样对广大的媒体、网友说:邹凌波、杨振义、侯剑卿完全在颠倒是非。现在,我要给你们3颗心,做人做事要有公德心、良心和虚心。公德心:就是请你们不要打着和政府有所谓的合作互助、信息共享机制来忽悠老百姓,你们充其量就是一群小混混,请问你们这个联盟合法吗?不合法!却你们还暗示老百姓给你们所谓的联盟志愿“赞助”,请问组织都不合法,用这些钱去干什么?请问老百姓如何监督你们的财政? 第二,做人做事要讲良心。投诉人是看到网上你邹凌波会长在网上宣传自己如何“反洗脑”的成就,别人相信你们才千里迢迢来江西来找你们。可你们在文章中,指责投诉人要逼妻子,请问:作为妻子本身和丈夫有矛盾才误入歧途,丈夫3次“解救”,妻子对丈夫3次通过公安局找她,她有反感,本就是一个正常现象。而那些没有夫妻矛盾的人,对你们所谓的“解救”也很不理解,就像重庆人胡杨在家里还把手指给砍了。正是因为别人有难才找你们,他们如果自己能解决,还找你们干吗?你们号称“反洗脑”专家,你们应该了解根源所在。而你们无端地指责别人,要你们这群人做什么? 作为投诉人的妻子,却要在你们联盟中 “自杀”,这不是别人的责任,而是你们自己的责任。你们标榜中国知名的反传销精英,应该通知一下投诉人的父母,可你们倒好,连你们自己都承认自己不是情感专家,却花100多元去买所谓的零食,反过来还说人家投诉人先吃,真是好笑,简直就是一群世事都不懂的家伙,小气到连蚯蚓都不如。你们为什么不打一个电话给投诉人父母?不管他们是否有婆媳矛盾,至少人家的儿子在这里,这些都想不到吗?你们把一个外地来找你们求助的妇女弄到要自杀,良心何在? 我看不起你们,现在要揭露你们: 1、你们说别人喝酒闹事,本来就是被你们忽悠了,郁闷也很正常。别人一早就把江西媒体刊登的情况告诉你们了,你们从不去认真的研究,根本不去研究。 2、投诉人和你邹凌波8次上阳台,可你丝毫不能解决问题,还说自己是“反洗脑”专家。比如一个病人去医院找医生,好像也要跑好几趟,如果医生连病人的病因都不知道,请问你怎么治?可是你却偏偏要去当医生,请问是为人治病,还是要取人性命? 3、你们说早餐都是杨振义买的,可惜投诉人也买了,你们为什么不提?还说投诉人骂政府,你邹凌波在“网上”有一篇文章,就是要“传销受害人”家属通过媒体来威胁政府的,这怎么解释?你们有什么权力来威胁政府,知道不知道这是违法的? 4、你们说“钓鱼”不是投诉人提出的,你们主动帮过忙吗? 5、你们一会儿说在这儿,一会儿说在那儿,所谓在北京也好,在月球也好,投诉人如何知道?按你们这样说:你们没有在东莞,别人就不能联系你们了,简直是废话! 6、投诉人也曾想搞个反传销联盟,可是投诉人去温州市民政局一问,这样的联盟在全国是不可能批证的,因为反传是工商、公安的事,就像反扒志愿者一样,民间管理局可没有登记反扒志愿者联盟,但反扒至少有公安局监管,而你们呢?所以投诉人没有成立,再加上做人要量力而行。你们口口声声说要办执照,还说花3万元保证金就可以注册了,现在明地和你们讲,即使花30万也是不可能注册的。可是你们未经政府许可,就越级干政府的事,请问你们哪来那么大的胆子? 7、你们说侯剑卿被投诉人的妻子(勾引)中了美人计,杨振义勾引投诉人妻子更是无稽之谈。可事实呢?杨振义明知道投诉人夫妻关系还不好,却于2010年3月3日在我们和你们联盟有着严重分歧时就来温州找人家投诉人的妻子,如果这不是趁人之危、趁火打劫,请问居心何在?这件事也许就是你邹凌波指使的,因为你惦记着人家长得不错的老婆。 8、你们联盟的侯剑卿对投诉人说:我是坐过牢的,请问这是什么意思?是想让投诉人害怕你们吗?你们是黑社会吗?试问一个坐过牢的人,一个什么事都做出来的人,一个连人品都有严重问题的人,一个还要把投诉人的妻子拉进你们所谓的狗屁联盟群里 “声讨”人家老公的人,你们有什么资格反传销?反的是哪门子传销?盯上人家老婆也叫反传销?打人家老婆的主意也叫反传销?你们就是群混蛋,总有一天,会得到报应! 邹凌波、杨振义、侯剑卿,你们应该理解,不是投诉人要去“骚扰”你们,而是知错不改,执迷不悟。如果你们不打人家老婆的主意,不破坏人家家庭,人家怎么会来“麻烦”你们。因为你们是非法组织,又没有一个单位来监管你们,他如果不采用这种方法来找你们,你叫他怎么办?他怎么维护自己的权益?难不成眼睁睁看着你们抢走自己的妻子?难不成眼睁睁看着你们拆散人家的家庭?岂有此理! 投诉人说你邹凌波是一个小屁孩,他说的对,也许你家里和中国很多重男轻女的农村家庭一样,送你去读大学,你呢?娇生惯养,只是看到你同乡被骗搞传销了,你出于年轻人的冲动而反传销,当然你毕竟还读过大学,应有一点文化的,所以在网上把你和你的联盟给美化了,让老百姓误认为你们真的有一套。 但是你们的社会经验太差劲了,为人处事也不行,很快就暴露了,真心为人别人过得好而自愿付出的人,就不会有人像投诉人那样对你们如此不满了。 我想起前不久,我们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说的是《震惊!卖淫女的遗物——60篇日记表露一片真情!》。我们很多人都觉得:杨振义、邹凌波、侯剑卿,你们不如一个卖淫女,因为这个卖淫女拥有对丈夫的一片痴情和对未来生活的向往,得到了尊敬。在她身上我们忽然感到,原来我们对生活的理解是这样的肤浅,而你们的眼光却是如此狭隘,甚至是恶毒! 你们打着“反传销公益”的名义来骗世人,你们这里上电视,那里上电视,你们所谓的“反洗脑”到底是什么?投诉人在你们那里可从来没有看过你们的“反洗脑”课程,如果是心理辅导,请问你们有国家心理咨询证书吗? 现在我明确和广大网友说:邹凌波、杨振义、侯剑卿等人捡了一个便宜,到处说“反洗脑”成功,毕竟投诉人的妻子3次被警方等“解救”过,警方、工商、媒体也做了大量的工作,只是女士太固执,性格内向,认死理就无法打开心结和丈夫进行沟通。所以功不是杨振义、邹凌波等人的,江西宜春打击传销办的刘干部专门为此事联系你杨振义,问今后再遇到此类情况如何“反洗脑”?可你杨振义一句也答不出来,找邹凌波,邹也一样是白痴。 我们要起诉你邹凌波会长,我们是完全有依据的。很简单,别人的妻子3次在江西没有出现过“自杀”行为,在去你邹凌波的联盟前,穷到住萍乡收容站,这么困难人家也没有闹自杀。相反到了你们的狗屁联盟就要闹自杀,请问你们如何“反洗脑”的,难道反到别自杀才算是反传销吗?混蛋东西! 你们不自我反省,还写连篇文章来诋毁投诉人,良心何在?还有你们是“专家”不是投诉人,你们社会经验如此之差,事态控制能力如此之差,调解说服力如此之差,分析事物能力如此之差,你们凭什么反传销?谁给你们的权力? ▲ 深刻反思: 中国反传销联盟,既然不合法,算不算黑社会组织? 这是反传销联盟凌云会长一个小兄弟袁永昌放百度贴吧的话,咋一看,多么地让人热血沸腾:九年如一日!除了由杨振义反传销变成袁永昌防传销,我一直没变,坚持就是胜利,不离不弃,不抛弃不放弃,趁早挽救我们的亲友! 说得多么义正词严!拍手!可放下手还是讲讲不理解的东西,邹凌波,凌云,你是谁?公安、工商还是法院?这些也可以先放一边,姑且先谈点最实在的东西,每个人都必须考虑的东西,你袁永昌也好、杨振义也好、邹凌波也好、化名凌云也好,你天天反传销,不去工作,还办个网站那么大,客服人员就请了十来个,你的运转经费哪里来的?你们没有工作,不去找受害人要赞助,不去威胁企业“私了”,你喝自来水吗?可自来水也是要钱的啊!你难道会变戏法?还是会偷?其实,互联网上所有网友的呐喊都不难理解,因为你们要生存,就必须去赚取不合法的收益,就必须危害受害人利益,就必须去干违法的勾当。 再回头来说,反传销联盟注定是不合法的了,因为没有人从社会组织官网上查到过你们的存在,如果你一定是说自己是社会组织,就一定是野鸡组织,是那种本来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组织,换身猫皮就狐假虎威的下流组织! 众所周知,成立社会团体是一定要到民政部登记注册的。根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九条规定:要登记成为面向全社会的法人社团组织应当具备相应条件:其中,必须有50个以上的个人会员或者30个以上的单位会员;个人会员、单位会员混合组成的,会员总数不得少于50个;另外还规定,有合法的资产和经费来源。请问,这个所谓反传销联盟其合法的经费来源来自何处?邹凌波,你老子是企业家吗?拿钱来供你瞎折腾? 从反传销联盟发布在互联网上的新闻来看,他们动不动就给企业扣帽子,打棍子,动不动就给企业定性,这个是传销,那个是诈骗,竟然不必讲任何法律依据。据了解,他们不仅仅给众多的“被救助者”个人及家庭带来了严重危害,还给无数的正规、合法企业带来了严重的干扰,破坏企业的正常经营和市场拓展,情节十分严重,危害十分巨大! 第一、非专业办案给社会带来巨大伤害。中国反传销联盟,打着反传销的口号干着坑人害人的勾当。这应该是一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非法组织。这样的组织,如果任其长期发展,将给整个社会秩序带来严重破坏。从上面现象我们已经看到,他们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培训,根本不专业,也不懂法律,还不讲方法,动不动就拿过激语言伤害求助者和被求助者,甚至出于私心居然想占有别人妻子,这很容易就给求助者和被救助人造成伤害,造成社会的不安和动荡。 第二、损害国家权力机关形象,阻碍法制建设进程。他们不是公安,也不是工商,却随意为企业和个人定性,完全凌驾于法律之上,这是个人干着公安的事,私人干着法官的事,民间组织干着国家权力机关的事。如果任由他们胡作非为,这会严重损害国家机关的形象,会让法律的威严在群众心里大打折扣,甚至会严重阻碍我国法制建设进程。 第三、放任可能造成“羊群效应”,造成社会动荡。互联网上有很多人在讲邹凌波一伙赚到了钱,这是个危险的苗头。搞这个也能赚钱?当越来越多的人知道,那么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反传销大军中来,各种反传销组织势必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是人都有惰性,邹凌波等人不干活、不工作也能吃香的喝辣的,并且还有那么多的所谓“光环”,那么,怎么阻止成千上万的青年不去模仿他们?那么,怎么压抑民间那些年轻“反传销们”燥动的青春热血?到那时,广州“反盟”成立、成都“反盟”成立,再过几天柳州“反盟”成立、长沙“反盟”成立,全国上下到处都是反传销联盟在诞生,请问:政府如何监管,出了事谁来负责? 强烈呼吁:全社会都应该来深刻反思,中国反传销联盟,到底是不是合法?既然不合法,算不算黑社会组织?既然不合法,至少算违法,究竟这样的组织该不该取缔,该不该严厉打击?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