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证券通 >  正文

山西省大同市南郊区口泉乡党委书记李森林目无党纪国法,包庇违法犯罪

2018-02-10 11:0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尊敬的大同市委张吉福书记:  本不想打扰日里万机为百姓操劳的您,可是到了今天,我们有一问题经过长达三年的无数次上访控诉仍然得不到答复。不得不向您反映,希望得到解决。  检举人:郝翠,男,汉族,大同市南郊区口泉乡郝庄村村民。  被检举单位:大同市南郊区口泉乡政府  被检举人:李森林,男,现任口泉乡党委书记。王平,男,现任口泉乡郝庄村村民委员会书记。  检举内容:1、请严格追究大同市南郊区口泉乡政府不作为乱作为、敷衍塞责,口泉乡党委书记李森林包庇郝庄村村霸支书王平,颠倒黑白,欺下瞒上,失职渎职,花钱买凶打击报复上访民众,故意激化社会矛盾。2、依法追查王平涉嫌贪污、受贿、滥用职权、污染环境罪、诬告陷害罪,非法低价出让集体土地使用权和非法批准征用、占用土地以及花钱买凶打击举报人等。  具体事实情况:  一、郝庄村村霸支书王平操纵郝庄村委擅自出卖集体土地资源、非法转让土地并包庇土地承包商以养殖名义占用土地几百亩,在紧邻居民区的地带开建并运营大型洗煤场多个(其中有一个洗煤厂老板是村委书记王平的亲兄弟王芳),并纵容其另一个兄弟王东四处倒煤渣,使村中煤渣遍布,寸草不生,地下水超采,污染严重,造成生态环境恶劣,严重影响周围村民的生产与生活,村民们呼吸道疾病频发,甚至于有村民患癌致死。村民在其淫威下深受其害,敢怒不敢言.其行为严重违法,应当查处;另外,我们的个人权益受到侵害。因为村委非法转让耕地面积,其中有我本人23亩耕地被圈占,我多次向村委书记王平提出我的合理诉求,但王平对我的要求置之不理,态度蛮狠。于是我向口泉乡时任党委书记的张一多反映这个问题。但我们反映的问题不仅没得到解决,反而遭到了预想不到的报复。2014年2月19日早晨8点半左右,我应时任刘喜乡长之约开车携我妻子郝玉平去乡政府(乡长刘喜在事发前一天答应把王平叫到他的办公室帮我们处理问题)。没成想在半路上遇到一群社会人的突然袭击,他们驾驶着3辆小车,车牌用布遮挡的很严实。这些人手持铁棍、四棱方砖、锯齿钢刀等凶器,对我和我妻子郝玉平进行殴打,其中有人边打边骂:“再敢告状要你的狗命”。我所驾驶的汽车也被打致接近报废,我俩险些丢了性命。并给我们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至今我和妻子郝玉平神经衰弱,精神恍惚,心慌心悸等,靠吃药维持正常生活,欠债数十万元。  当时我随即报警,但警察以各种理由推脱整整一个小时之久,无奈之下拨打民警违法12389举报平台,民警才悠然赶到。我想这是有人在巧作安排,庇护违法者。一个公民通过正当渠道采取正当手段向政府部门反映问题,这是法律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但口泉乡政府和heishehui势力相勾结,并动用heishehui势力打击报复检举者,激化矛盾,使问题复杂化。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案件至今三年有余,我们经过无数次催促还没有侦破。在此希望公安机关加紧破案,早日缉拿凶手归案,还老百姓一个太平盛世。  二、根据国家相关条例《村民自治章程》,村民会议是村民实行民主决策的主要形式,是村民依法按程序行使决策权和监督权并对全体村民负责的最高权力机构。村民会议由村民委员会召集,村民委员会主任主持。村民会议每年至少召开一次。召开村民会议应当有村民的过半数参加,或者有本村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通过。村民委员会向村民会议负责。而自从王平上任以来,从未召开过村民会议,所作所为皆独断专行。  郝庄村委非法出售土地资源所得款项、包庇承包商以养殖名义非法占用土地几百亩开洗煤场并乱倒煤渣致污染严重,都未和村民们作出详细交代。事件性质等都有据可查,有法可依,而且政策及法律界定清楚,应当查处。而到现在王平依然肆无忌惮、欺压良善、为恶一方,口泉乡政府作为上级单位,不可能对其一无所知,却依然尸位素餐,对广大村民们的举报和合理诉求置若罔闻,故意颠倒黑白,其中缘由应当深查。  三、我还调查到很多王平他们编造理由,跟上级申请经费,或者少花多报,假公济私的贪腐事实,下面以2013年为例:  1、2013年3月28日郝庄村以有林网3000亩,现无水源无法浇灌,致使树木枯死,为了方便树木灌溉,确保树木成活率,向南郊区水利局申请经费新打机井一眼。而郝庄村随着大型洗煤厂的开建,村东价值600万的树木早就全部枯死。哪来的林网?为何要这钱,钱又花那里了?洗煤厂给村里的污染费又去哪里了?  2、郝庄村街道硬化项目中对村内道路硬化8695.7平方米,总投资111.65万元,但道路硬化的宽度、厚度都没有王平他们向上级所报的那样达标,存在极大的工程腐败。  3、村容村貌整治中虚报所用工程机械、材料、人工等费用,没有怎么美化郝庄村,花了十多万,这钱是怎么花的?  4、王平的亲爹王登山截止到2016年底还享受村里的低保,后来在众多贫苦村民的举报下才被迫取消。王平自己开的是高配帕萨特,他儿子开的是丰田霸道,他兄弟王芳运营着郝庄村规模最大,污染最为严重的一家大型洗煤厂,难道说王平他连自己的父亲都养活不了吗?村里有多少应该吃低保的却吃不到?这是典型的假公济私。  以上的事实全是王平全程暗箱操作。村民们一无所知,以上决策既没有得到村民代表大会的批准,也没有向村民们透露半点。所有工程皆为豆腐渣工程。有村貌、路况为证。假公济私的事实一问便知。查清以上事实,王平的贪腐事实就大白于天下了。这是连三岁孩童都知道的事,而口泉乡政府每每遇到村民上访,都会恬不知耻地公然包庇村霸支书王平,为王平背书,推诿扯皮,恫吓威胁,请严厉查处,给广大群众一个交待。  四、检举诉求:  其一,我家的23亩耕地未经我许可即被占用,事后又无明确合理的说法,是违法的。应当无条件返还于我家,如不能返还,应以qita合理的方式进行赔偿并向我道歉。  其二,口泉乡政府和郝庄村委会不讲职业道德,不顾政府形象,公开违法行政,使我家遭受数十万元的经济损失,必须赔偿.另外我及妻子被一群社会人打伤,汽车被打致报废,人生及财产安全受到严重威胁,谁都知道是因为检举招来的报复,我要求查处并进行精神损害赔偿。  卖土地资源乱倒煤渣造成污染严重、生态环境恶劣,一是违法;二是给郝庄村群众造成很深的伤害;三是因擅自出卖土地资源、无证开厂经营、破坏耕地及植被都是违法的。而村霸支书王平敢如此胆大妄为,并和口泉乡政府狼狈为奸,侵占全体村民的利益,背后的原因应当深查。  以上所述皆有广大村民作证,望从严查处。  另外,我认为我及妻子郝玉平被袭击一案,绝不是普通的寻衅滋事,而是有预谋、有组织的报复打击,案件背景复杂,且有heishehui势力深度介入,社会危害性极大,我及妻子郝玉平险些丧命。另外,因为我坚持上访维权,得罪了口泉乡政府和郝庄村村霸支书王平及郝庄村周边非法营业的个个腰缠万贯的洗煤厂主(以王芳为代表),在王平的策划、唆使下,他们纷纷向公安部门诬陷我敲诈勒索,在村里违法占地等等,企图通过捏造事实诬告陷害我及家人,意图使我受刑事追究从而达到他们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并震慑qita对其违法乱纪不满但迫其淫威而敢怒不敢言的广大村民,用心之险恶、心肠之歹毒可见一斑。同时使用网络暴力、雇佣网络水军对我及家人进行人身攻击和大肆诋毁,对我及亲属的名誉造成了恶劣影响,甚至包括一些政府、政法部门的官员也受其影响对我坚持上访维权产生不满。我只是个普通老百姓,为人忠厚老实,刚直不阿,在村里人缘颇好,口碑极佳,我坚持上访维权举报口泉乡政府和村霸支书王平只是做了广大村民们想做但又不敢做的事,就遭到如此打击报复和诋毁污蔑,严重影响我们正常的生产与生活,给我们造成严重的精神损害,对此我们要求其停止侵权,同时保留把对我们进行诬告陷害和造谣中伤造成名誉侵权的相关当事人和政府单位诉诸法律的权利。  今年3月19日,我妻子郝玉平在31路公交车上被口泉乡政府派遣的heishehui人非法跟踪、挟持,沿途拉、打、推搡,我妻子郝玉平衣服被撕破,多处软组织受损,身上大面积淤青,惨不忍睹。向口泉乡派出所报警说是拦访人员,拒不出警,也不立案。后来这些heishehui势力全部在口泉乡政府大院被南郊公安局刑警二队抓获,并缴获其作案汽车多辆。其中,有个heishehui头目已承认自己在乡政府吸毒现已被拘留,案件在进一步侦破中。堂堂口泉乡政府,与heishehui势力相勾结,公然采用违法手段包庇郝庄村村霸支书王平,在众目睽睽之下不顾党纪国法、礼义廉耻行此龌龊之事,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激化社会矛盾,严重违反中央的维稳政策,给我们身心带来巨大伤害。但口泉乡党委书记李森林对此表示毫不知情,并称赞我立功了,抓住了隐藏在乡政府内的吸毒分子,我据理力争,但李森林很不耐烦,说你有能耐去北京去,告到哪我钱花到哪。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李森林这么不要脸的。再次要求严格惩处大同市南郊区口泉乡政府不作为乱作为,包庇郝庄村村霸支书王平,颠倒黑白,欺下瞒上,失职渎职,与heishehui势力相勾结打击报复上访民众。公然违法行政,违fandang的群众纪律和工作纪律。另至现在依然有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对我及家人进行跟踪、监视,并伺机报复,严重危及我和家人的生命安全,请相关部门从严从快处理  山西省大同市南郊区口泉乡政府=faxisi政府=heishehui乐园  我叫郝翠,男,山西省大同市南郊区口泉乡郝庄村人。2017年3月30日,我携妻子郝玉平、儿子郝治伟乘公交车去大同火车站,准备买票去北京看病(我儿子有精神疾病,这几天精神状况一直不好,我妻子患有冠心病、子宫肌瘤),一路上有不明身份的人跟踪、监视,当时我们没有在意。买了票以后,我们在大同市火车站第二候车室K42列车检票口等待检票。下午1点多,有口泉乡政府的工作人员王日宽、口泉乡郝庄村村长王鹏来到我们所在的大同市火车站第二候车室K42列车检票口劝我及家人回去,我说我们是去北京市看病但不被相信。随后我们被30名多不明身份的heishehui人血腥殴打。致使我髌骨骨折,腰椎变形,下牙脱落两颗,严重脑震荡,身体大面积擦伤,我妻子被非法限制自由十几分钟,我儿子衣服被撕裂,浑身上下皮肤淤青、血迹斑斑,其手段残忍,令人发指。当时候车室内有数百名旅客,有的用手机拍摄,有的好心给报了警。太铁公安局大同车站派出所随后出动,调看现场监控,聆听现场正义旅客的证言,并当场抓住多人,qita人借机逃逸。我当时伤重,被120救护车紧急接走。  山西省大同市南郊区口泉乡政府,作为政府机关,收拢社会地痞流氓、有前科的不法分子多次打击报复依法维权的上访民众,让他们有冤无处申,有仇无法报。此次在大同市火车站候车室这样的公共场所,在数百名旅客和车站工作人员的众目睽睽之下不顾礼义廉耻与heishehui势力相勾结狼狈为奸,行此龌龊之事,一再打击报复上访民众,在整个火车站及周边炸开了锅,导致众人非议,很多旅客无法正常检票,公共秩序混乱,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此举严重违反中央维稳政策,违反群众纪律和工作纪律,大大激化社会矛盾。在此请相关部门严厉打击口泉乡政府与heishehui相勾结,严查其涉黑行为,彻底扫除口泉乡政府内部的heishehui势力,并纠出幕后主使,还老百姓一个公道。  3月31日下午,我们在大同火车站派出所民警的保护下重新买票登上了K42列车去往北京,同时我们发现依然有不明身份的人对我们进行跟踪、监视,并随我们一起上了火车。我们向派出所民警同志提出了我们的担忧,民警同志也注意到了这一反常情况,在我们上车的时候向K42列车长反应了这一情况,这样一路上在乘警的保护下,这群不明身份的人未敢轻举妄动。下车后,我以为我们安全了,便放松了警惕。没想到在北京我们共和国首都这个首善之地,依然有伤天害理的事情发生。我们刚出站口便有口泉乡副乡长、乡长助理蒋德云和王日宽带领一众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对我们非法拦截,将我们裹胁、拘禁到一辆大巴车上,用麻绳将我们双手反捆到身后,双脚也被捆绑,双眼用黑布蒙的很严实,嘴也被用胶带纸粘住无法说话。同时,对我们进行收身,将我们的手机没收,把里面拍摄的视频、照片、录音及通话记录等相关证据全部删除。并对我们威胁恫吓、稍不满意便拳打脚踢,警告我们不要举报口泉乡政府,否则下场难看。一直到第二天4月1日早晨大巴车回到口泉乡政府大院儿,才解除了对我们的非法胁持和拘禁。这帮人刚一下大巴车,便大声呼喊着进入乡政府食堂去吃饭,而后向口泉乡政府要钱走人,并向我们炫耀这是他们应得的报酬。这是何等的肆无忌惮、禽兽不如、丧心病狂,在此再次恳请相关部门严厉打击口泉乡政府与heishehui相勾结,严查其涉黑行为,彻底扫除口泉乡政府内部的heishehui势力,并纠出幕后主使,还我们一个公道,让口泉乡老百姓活得有个人样儿。切切。  检举人:郝翠 联系方式:13934451319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