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证券通 >  正文

达川区安仁乡定点扶贫村百万专项扶贫款去向不明 二(转载)

2018-02-03 14:0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达川区安仁乡定点扶贫村百万专项扶贫款去向不明 二  2017-05-15 10:28:27 来源:中华发展网报道 手机看新闻 字号   (记者 求真 向阳)近日接到村民反映,2017年5月4日记者(闻宇 正义)在网上报道了《达州市定点扶贫村 上百万专项扶贫资金去向不明》,引起了广大群众、读者的高度关注、强烈愤概(需要帮助法律论坛)。村民也投诉到县、市、省和中央第一巡视组,后责成达川纪委监察局调查处理,事情zhenxiang如何呢?  报道至今已过去了十几天,却未见到政府给予任何一个回复。村民反映了一个简单的村上账务不公开,扶贫资金去向不明的问题。为何没有相关部门给予答复?是不答复?还是不能答复?或是不敢答复?  具体报道如下:  《达州市定点扶贫村 上百万专项扶贫资金去向不明》  {闻宇 正义)近日接到,四川省达川区安仁乡尖山坡村村民投诉反映:该村政府历年下拨扶贫款和群众集资款去向不明、信访举报多次却并没有实际解决问题。  2017年5月2日,记者来到安仁乡尖山坡村实地核实了解,采访了部分村民,了解了政府关于群众信访回复的调查报告。而后记者带着村民的投诉问题及调查报告的疑惑来到了安仁乡人民政府,乡上安排尖山坡村副支部书记谭顺德接受了此次采访。  据村民称:政府历年下拨扶贫款和群众集资款去向不明,共涉及到下面几个问题:  一、群众反映称:通过对2004年至2014年十年间的所有已知专向扶贫款,群众集资,四川政协报报道下拨款项,公益林补贴,果园承包费等多项收入得出总资金有155.6万元。  政府调查报告回复称:未发现安仁乡尖山坡账目上有102.9万元的扶贫专项扶贫资金。  尖山坡村副支部书记谭顺德接受采访回复称:每年在公布账务。  群众反映称:村上公布2004年到2005年总收入为什么第一次和第二次总金额不一样?第一次为21.3万元,第二次为19.5万元前后相差1.8万元?  (图为:一个账公布公布两次,两次公布的总金额却不一样)  政府调查报告回复称:2002年尖尖山坡村启动实施扶贫村项目,根据达开发[2003]14号文件,拨付给尖尖山坡村财政扶贫款10万元,以共代赈款10万元,扣除培训费5000元实际到帐19.5万元。修建村组泥石路桥梁硬化村办公室坝子等支出用去17.9万元,结余1.6万元已纳入村集体财务统一核算。  尖山坡村副支部书记谭顺德接受采访回复称:我们一直在公布账务。  记者认为:在群众多次上访后才公布的帐务为什么前后不一样?令人深思!为什么书记要回避这个问题?  三、群众反映称:通过村委会公布的帐务发现明显虚假账目(55包水泥第一次做帐1.0125万元。发现向后第二次改为701.25元)前后相差上万元。公示的情况中还显示:2004年3月8日,付谭顺冲拉片石3000元。谭顺冲本人根本就没有拉过片石。  政府调查称:无法确认是谁的签字笔迹。此事便成了未解之谜。  尖山坡村副支部书记谭顺德接受采访回复称:谭顺冲没有拉片石,是他儿子谭显春拉了片石共2.72万元,上面有一张是谭顺冲签字的3000元拉片石的条子。后面经过核实谭顺冲的笔记,不是他的,这个事变成了未解之谜。  记者通过对群众及谭顺冲妻子采访得知,谭顺冲确实没有拉过片石。他儿子确实拉过片石,如果有3000元没领他为何不领?为何本人不签字?  四、群众反映称:村上只在2014年6月7日和2014年8月20公布了2004年到2005年的17多万元,还包含错、假、重复帐务,所剩的137.6万元却没有详细账目。村上的账务没有每年进行公布。  尖山坡村副支部书记谭顺德接受采访回复称:每年都在公布帐务。  记者调查群众,群众都坚称只在2014年6月7日和2014年8月20日公布了2004年到2005年二次帐务并没有每一年公布账务。  五、群众反映称:2006年,尖山坡村计划村民集资修建村道1.7公里,群众筹资、捐资共15.7万元。2008年底县交通局按10万元一公里标准给予的补助。应拨付17万元,实际拨付15.8万元。市政协帮忙争取资金为3万元。合计为34.5万元。2008年8月,尖山坡村村道硬化工程竣工后决算资金为26.1万元。剩余资金8.4万元下落不明。  政府调查报告回复称:确实在2006年市政协帮忙争取资金为3万元,用于该村组1.7公里硬化。交通局实际下拨资金为15.8万元,尖山坡村以交历年欠款的名义返还给乡上6万元,其剩余公路补助款弥补硬化工程的缺口后退还给了群众  尖山坡村副支部书记谭顺德接受采访回复称:1.7公里路上报了17万元,实际得到了15.8万元,交给了乡上6万元。村上将剩余的钱退还给了村民,只有其中3组的交给原队长杨存旭保管,后交给了新任的组长。还称筹集资金由各组长直接向村民收取。  记者了解得知,1.7公里路的筹集资金是村上收取了村民的身份证、粮食直补款和退耕还林直补款的存折,到农村信用社直接领取了这两笔直补款作为每户的筹资款(有的村民的粮食直补款和退耕还林款不够每户分摊标准的,村上就再到村民处去收取补足)。该笔筹资款账是村上全权办理的,一共具体筹集了多少款村民不太清楚。他们也没有收到任何的返还资金,具体账目也不清楚。  记者认为:他们村上直接收取村民的身份证到农村信用社直接领取粮食直补款和退耕还林直补款,合理合法吗?为何不公布详细账目?群众至今也不知道到底筹集了多少资金和花费了多少资金。  六、群众反映称:2008年到2010年,市政协协调市、县交通局争取资金43.3万元,用于8.7公里毛坯路硬化。实际情况是从毛坯路到硬化都是群众出力和集资完成,没有用到国家集资43.3万元(43.3万元是硬化完成验收合格后才拨付的款,村上公布的账也没有43.3万元,这43.3万元去向不明)。  政府调查报告回复称:确实是2008至2010年市政协协调市、县交通局争取10笔资金共43.3万元,用于该村8.7公里毛坯路硬化完成。  记者认为:8.7公里的毛坯路为什么没有一个详细的账目?群众到底集资多少?总共开支又用去多少?难道刚好43.3万元就平了账务吗?确实令百姓不服。  七、群众反映称:2010年,市政协为为该村争取3万元建设资金,新建了128平米的村委活动室,并捐赠了折价约4.4万元的办公座椅、水泥板等物资。群众认为既然是捐赠,为什么村上的账务还显示4.4万元的开支呢?  (图为:尖山坡村办公室)  政府调查报告回复称:确实为村委会活动室捐赠了4.4万元的办公桌椅、水泥板等物资。  尖山坡村副支部书记谭顺德接受采访回复称:不清楚。  记者认为:4.4万元不是一笔小账务,一句不清楚回复就了事吗?  八、群众反映称:2008年,尖山坡村办公室至2组和9组的院护路修建完成(路长为500至600米,宽度为1米,厚度为5厘米)。我们不知道修建该路的资金来源,只知道村上争取了4万元补助资金。  尖山坡村副支部书记谭顺德接受采访回复称:该护院路为400米,资金来源是市政协“新村建设”的院护路补贴每米10元、村道每米50元。没有4万补助资金这个事。  九、群众反映称:2008年冬,尖山坡村3、4组的桥修建完工,立了个石碑公布用款为9500元。而后村上却做账为1.2411万元。为何村上做账会多出几千?  尖山坡村副支部书记谭顺德接受采访回复称:是由于原村长魏光国在村上做账时,没有上交工资条子的那笔帐。没有争取了4万补助资金的这个事。  十、群众反映称:国家公益林补偿金存在冒领现象,根据2011年度国家(省级)公益林公示花名册的显示,2012年4月20日8组的补偿金4462.5元被谭亲义领取了,1组、2组和9组的补偿金4543.5元被谭顺益于领取了,群众却没有领取到该年的任何公益林补偿金?2011年的补偿金又是谁领取了?村民大多数是从2015年开始领的,还有的是从2016、2017年才领的(2012至2014年的公益林补偿金群众没有领取)。村民未领取以前的补偿金又到哪里去了?  (图为:尖山坡村的国家公益林)  政府调查报告回复称:确实是2011年900亩的国家公益林生态补偿金为9870元、2012年765.6亩为7464.4元、2013年和2014年765.5亩公益林均为11292.6元,合计为39019.8元,均入了村集体财务账中。  尖山坡村副支部书记谭顺德接受采访回复称:国家公益林补偿金是2012年拿的钱。2014年全部下发,2011、2012年均为8940元,2013、2014年均为1.1万元。由组长领取的,1、2、8组用于公路维护,9组用于买自来水管子,其余的小组全部下发。原来县林业局丈量公益林的面积为900亩,后省林业局丈量为765.5亩。  记者认为:国家公益林补偿金是专项资金,应该下发到每个村民卡上,为何只由组长领取了这笔资金?却又不公布详细账务,让群众明白理解,到底有何猫腻?  (图为:2012年两个组长领取公益林补偿金的花名册)  十一、群众反映称:由政府牵头的“旱山工程”12口水塘,其中6组毁坏了一口,有的是由大堰塘改修的现今也不能蓄水了。也没有相关部门进行管理,大部分现在已荒废了不能用于灌溉。那修建此“旱山工程”对于农民又有什么意义?毁坏的那口水塘由原村长魏光国用来养鸡,也没有任何单位对此事进行处理。  (图为:“旱山工程”荒废多年的水塘)  (图为:被用于养鸡的水塘)  尖山坡村副支部书记谭顺德接受采访回复称:2003年,此工程没有经过村上,由乡水管站曹平负责的“旱山工程”,由国家拿的钱修的。后面没有人管了,所以很多都干枯了。关于魏光国毁坏水塘的事,是由国家拿的钱,他自己修建的,所以就属于他私人的。  记者认为:国家花费了大量资金,为民修建的旱山工程,仅凭一句由乡水管站曹平负责就完事了吗?地方政府就置之不理了吗?相关单位就没有责任吗?国家拿钱修建的水塘为何用来养鸡成为了私人的呢?  十二、群众反映称:2007年,四组谭显超带领90名村民自筹资金1.1万元修建了该组的饮水设施。2008年正月,村上却到谭显超处收取该组修建饮水设施的相关资料,用于上报“饮水工程”项目。村上却一直说饮水工程项目村上从未介入,由水利局在负责(花费了110万元)。至今,村民也不知道上报后相关单位是否下拨了资金。  (图为:尖山坡村四组村民自筹资金修建的饮水设施)  尖山坡村副支部书记谭顺德接受采访回复称:饮水工程没有经过村上。  十三、群众投诉称:1977年,原尖山坡村的六个组分别出6亩共36亩建立了尖山坡村果园。果园承包了几十年,经转手5人,却一直没有公布过承包费的收入情况,资金去向不明。  尖山坡村副支部书记谭顺德接受采访回复称:村上一直都有公布果园的承包费情况。  记者提出查看账务时,他却称没有带在身上,也没有邀请记者到村上查看。  十四、群众反映称:2008年,村上发展种植广柑,原本每株1.5元,村上却做账每株5元。据4村谭孝玖(出售树苗的老板)说:曾给村上开了两张条子,其中一张为每株1.5元用于做账,一张为每株5元用于做账。  尖山坡村副支部书记谭顺德接受采访回复称:不清楚树苗的问题。  记者从手中掌握的材料显示该树苗每株价格为4元,到底zhenxiang如何期待相关部门了解清楚。  (图为:村上购买树苗的收条,上面单位为每株4元)  十五、群众反映称:以前的学校是4、5村的共有地,由于村上的学生全部到乡上中心校读书,此地就闲置了下来。后被长期出租给他人用于养殖业,但至今村上也未公布租金的去向。  尖山坡村副支部书记谭顺德接受采访回复称:4、5村收了该租金,村上没有公布。  记者认为:村上为什么不公布?难道该租金被私有化了?  十六、群众反映称:该村原村长魏光国贪污gongkuan5.5万元,在纪委查出后,至今仍然在家。称取保候审,群众不服难道贪污如此多专项资金可以逍遥法外吗?  尖山坡村副支部书记谭顺德接受采访回复称:魏光国贪污的钱交给了区纪委,开除了党籍后由村上代管书记曾令才担保出来,现在在家里。  记者认为:他凭什么可以把他担保出来?是谁安排担保的呢?  十七、群众反映称:八组共有120口人,人平1500元,共计筹资18万元修建社道。还没有3万多没收到,下差邓四儿4万元,是本队谭甲战付的,总合计修路支出12.7万元,下余5万去向不明。  记者调查发现这笔账务至今没有任何说法。  据记者了解,尖山坡村的扶贫工作一直由原村支书谭显国、村长魏光国、文书谭顺德(现任村副书记)负责,却出现了这么多的问题,造成村民经过长达4年的上访。该村原村支书被评为了“优秀党员”、“县党代表”,该村还被评为了“红旗村”,群众认为这是一个笑话!村民走访过乡、区、省、中央,高层领导也给予了信访回复,要求严肃调查处理,可至今没有给百姓一个满意的答复。最近一次2017年4月6日,群众到县上上访在场的县纪委、县renda及安仁乡赵书记表态称:在4月25日一定成立专案组调查了解,给群众一个交代。现在5月份来了,至今没有任何回复。难道就是这样忽悠老百姓的吗?在定点扶贫村出现这样的事不令人痛心吗?相关部门又如何在基层开展反腐工作?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