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证券通 >  正文

微赞直播出尔反尔,坑死代理商和IDG

2018-02-02 01:5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选择了创业,就像选择一场不知道目的地的旅行。对前面的路充满了未知,却又充满了希望。

选择了创业,又像选择了冒险。懂得目的地的惊喜,路上却充满了荆棘。不知道路还有多远,却又轴的非要用遍地鳞伤丈量这个距离。

2016年,在这个被称为直播元年的的岁月,我实体生意再次失败后,重新捡起了少年梦想------互联网。

当企业的活动,产品发布,促销,展示等投资远远小于受益时,微赞直播映入我的眼帘。他可以轻易的将现场通过直播的方式在微信生态的朋友圈,微信群,微信公众号裂变式自由传播。我被深深的震撼并喜欢上了。

那时候的微赞代表了无数人的梦想,也用政策告慰了创业者的担心:

一个地区只有一个代理,市代三万,县代一万。创业门槛低。

赠送直播间,我深为上面的V字符感到骄傲。

流量全免,我前期大部分都在免费为直播代言。

返利丰厚,出售一套直播间返利85%。

AB法则,购买一套直播间,如果有第二个人要直接购买代理--也就是A,总部会先咨询A是否拿代理,如果放弃才会轮到B。

转介绍法则,老代理转介绍新代理会返款60%也就是一万八。

顺延法则,微赞随后的产品,直播代理免费使用。

当时执行这套规则的叫------大树。

那时,我和微赞有个约定---共同创业!

我带着梦想,带着微赞给的这份创业安心,交了代理费,注册了XX微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开始按照微赞宣传的直播+美食,直播+教育,直播+房地产,直播+幼儿园等逐步拓展。当时我想这是一个涵盖所有行业的行业,这是一个千亿级的市场。

经历过种种挫折,我发现原来直播并不是人人都需要,即使需要也不是人人都接受,别说千亿,千元都费劲。

于是,我开始加大投入,直播+策划,直播+影视,直播+传媒等的拓展。慢慢的开始有了起色。期间,有个企业想用直播来做一次活动。我很高兴的去谈业务。但是当企业问到我有多少粉丝的时候,我的回答企业很不满意。

恰在此时,微赞出了同城。我以为,同城可以快速的吸引用户聚集在我的公众号里进行查询和交易。于是我满怀渴望的等同城。

终于,同城出来了。

规则是,一个城市只能有一个同城,需要交代理费。提前预定有优惠。

当时执行这套规则的也叫----大树。

记忆中---微赞在免费版直播间里有一套WORD文档,红字写着,后续微赞的产品,直播代理商免费获得。当我在去找的时候,预料之中----没有了。我再去翻合同----没有这一条。

想虽然破灭,梦还得继续。

我一如既往,做着免费的直播和收入甚微的广告植入。

春节的时候,有朋友来看我,三句不离本行,我给他看了所有代理商转播的微赞大拜年的直播。200多万浏览量。(代理商每家自己对钱发红包拉动的)朋友5天后决定要做他的城市。

终于有伴儿了,我兴高采烈的联系总部。

得到的答复是,10月25号之后新签城市是返利70%,春节后没有转介绍代理的返利。(一万八)

我当时就炸了。可又能如何?自己约的炮,闭着眼睛也要打完。

我跟朋友说,返利只有70%了,代理费是三万,也不是一万二了。朋友说没事儿,我在考虑考虑吧。一个月后,我知道朋友拿了代理,但我知道这个事情我和朋友之间有了疙瘩。我跳进黄河也解释不清,那一万八我确实拿不到。

执行这次改动的还是叫---大树。

后来,微赞开始卖硬件,号称业界最低价,却一再降价。

后来,微赞报道了我做的一场民俗直播,说是影响力有多大,然后我也开始不敢说那场直播是免费的。

后来出了直播平台,要收费1000.

后来微赞说是获得了1000万的融资,然后举办了代理商大会,代理商却是自己出钱食

宿到微赞的民房办公室转了一圈。

然后,大树离职了。----当初的许诺,跟微赞也就没关系了。

然后,微赞取消了区域直播服务的限制。

至此,合同和代理证已然成了一张废纸。回办公室看到这两张证明时,它们依然鲜亮,只是我的心已爬满了蜘蛛网。

然后,微赞发布了新政策:

新签县代:5000.(不含直播间)新签市代:市所拥有的县区相加X80%。

老代理续签提前一个月30000,非提前一个月按新签处理。

代理自己出售70%返利,异地出售代理获30%返利。

总部出售无需得到代理同意,异地第三方出售要征得代理同意。

有点乱,我也没仔细看。我就看见了一句让我感觉呵呵的话:不忘过去,面向未来。

不忘过去,因为过去早已不在

面向未来,未来又能如何信赖。

新代理与老代理的不公平对待加上不限制区域直播,独代已经毫无意义。而且老代理和新代理只会拼谁出售的价格低来获取客户。

执行这个规则的叫-----周冰。人们亲切的称他为冰总。

我不惜代价的将微赞这两个字带上直播的概念印在了我这个城市几乎所有企业的意识里,最后鸟尽而弓藏,微赞川变脸。

也许后来,微赞会设计新的产品出售,没有代理什么事儿

也许后来,微赞会继续更改政策或者单方毁约

也许后来,微赞后来会放弃直播。

也许后来。。。。。。微赞会人去楼空。

不过这跟我已经没关系了。七月,代理已然到期。公司名称已经把微赞两字抠掉。世界那么大,跟微赞苦了一年,气了一年,我都快忘了直播平台已经遍地开花。直播也不仅仅是直播那么简单。直播可以做传媒,可以做营销,可以做很多很多我原来不知道的事情。

虽然忘了,至少还记得。

缔造这一切的是,说营销的时候,自己懂。

说创业的时候,自己是神话。

说技术的时候,自己天下无敌。

说对手的时候,自己没有对手却又到处说对手。

这个人叫-----周鹏鹏。一个伟大的以服务客户为己任却又从来说话不算话,经常不接电话只打电话的技术男。

复制了千聊的UI,大言不惭说是自己的产品。

盗取代理商的创意,反过来对代理商步步收费。

一手拿着IDG的投资,一手拿着代理商的千万代理费,叫嚣商业直播却对代理商哭穷,说自己没有盈利。

号称手里有千万现金,稳保不衰,开个代理商大会却要代理商们AA,竟然厚颜无耻的说自己是主办方。

标榜商业直播领头羊,代理商大会却没有直播。

代理制度是区域独代,在自己的区域却从来说了不算。任意违反合同,取消直播区域限制。

过河拆桥已经属于常态,代理商群的质疑已成话题主流。

发现商机就踢掉自己最初的合伙人,用完大树的营销就开除掉原来的功臣。

我坚信: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忘记砸向藐视正义的人的头顶。

我坚信:与民争利之国是灭亡的开始,与代理争利之企业是倒台的起步。

我坚信:代表梦想却最后想一个人获取利益的企业最终会被人们所抛弃。

我坚信:代理商们也不会无休止的承受微赞一而再的欺骗。

我质疑,IDG怎么可以用自己的公信力去投资自己这么一个毫无诚信而无耻的互联网公司。

2016,我和微赞有个约定----共同创业,我完成了!

2017,我和微赞有个约定----共同撕约,后会无期!

微赞,我走了!

直播,我来了!

直播人,我一直在路上!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