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证券通 >  正文

妖娥子也配谈爱情?黑娃不是死皮赖脸

2018-02-01 18:5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白鹿原》田小娥:贞洁牌坊逆反式的怨念,妖娥子一样的女人

最近《白鹿原》重新开播,好评如潮。不知各位是否看过原著,对于文字魅力远远大于剧情的小说,被改编成电视剧后,会令人分分钟跳戏。

这本是一场男人们之间的斗争,但牺牲的,却是站在他们背后的,女人们。每一个女人都是一台戏,一台苦情戏。

提到女人们,就不得不提到这个违反了常规的伦理道德,和四个男人发生过关系的女人:田小娥。作者创作了这么一个逆反的女人,缘于在他仔细查阅有关白鹿原的县志时,二十多卷的县志,竟然有四五个卷本是有关“贞妇烈女”的,感到既惊讶又费解。

“这些布满了几个卷本密密麻麻的贞节女人们,用她们活泼的生命,坚守着道德规章里专门给她们设置的“志”和“节”的条律,经历过漫长残酷的煎熬,才换取了在县志上几厘米长的位置。”

田小娥,娥,令人想起妖娥子。这样一个女人,让人很纠结、很矛盾。不能单纯地以善、恶衡量,也不能简单地以可怜、可恨来评价。田小娥这个女人的一生,都围绕着一个“欲”字,违背常规的伦理道德的“欲”。貌似她是一个谁来了跟谁睡的荡妇,但又和潘金莲这样的荡妇不同,她的每一次和人睡,都有一个看似合理的理由。

她的一生经历了四个男人。先是被腐朽的秀才爹卖给了奔七的郭举人做了二房,虽是二房,更多时候却只是作为加工补品的容器。后来黑娃的出现,她的一颗心活络起来。“黑娃竟然不敢抬头,当他扫完前院直起身准备走出院子的当儿,忍不住瞧了一眼敞开窗扇的窗户,小女人正在窗前梳理头发,黑油油的头发从肩头拢到胸前,像一条闪光的黑缎。小女人举着木梳从头顶拢梳的时候,宽宽的衣袖就倒将到肩胛处,露出粉白雪亮的胳膊。”颇有当年潘金莲勾引西门庆的风范,并一发不可收拾。东窗事发后,两人索性搭伙过日子了,虽然不被认可,虽然到死都没有入得祖宗的祠堂,但田小娥也曾有过这么短暂的一段幸福。 吃苦遭白眼都不在乎,她和黑娃在一起,是动了真情的。

但大家并不看好这一对,正如白嘉轩对黑娃说:“这个女人你不能要。这女人不是居家过日子的女人。你拾掇下这号女人你要招祸。我看了一眼就看出她不是你黑娃能养得住的人。趁早丢开,免得后悔。人说前悔容易后悔难。”虽然后来被言中,但也确因时事所迫。如果不发生后来的那些事,黑娃没有被逼出逃,也许两人会有一个圆满的结局,毕竟,当初田小娥的深情可见:“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吃糠咽菜都情愿”。其实最先背弃情义的,应该是黑娃。

关于黑娃的出逃,有这么一段描述:

这天夜里,他才向小娥说透了要走的话。“你走了我咋办?你走哪儿我跟到哪儿,你不带我我就跳井……”黑娃瞪着眼不说话,这是早就料想得到的。小娥哭着叫着发疯似的把他的胸脯抓抠得流血:“你好狠心呀,你跑了躲了叫田福贤回来拿我出气……”黑娃说:“这没有办法。”这当儿响起了两声枪声。黑娃爬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说:“你再不放手就没我了。他们来了。”黑娃跑出窑洞就躲在坡塄上一个塌陷的墓坑里,五六个人喘着气奔到窑洞口,砸响了窑门。他听见他们的呛喝和小娥惊吓的哭声,不久就看见那几个人吆吆喝喝又奔村干里去了。黑娃从墓坑爬出来,蹲在他的窖恼上久久不动,窑里传出小娥绝望的哭泣。他终于咬着牙离开了。

终是咬着牙离开了,留下田小娥来替他受过。

但田小娥却还心心念念地为他走关系,希望可以赦免黑娃的“罪”。但无奈世态炎凉,遇到了鹿子霖,也只有出卖肉体才能获取些许的口风。彼时,田小娥还是单纯的,对于鹿子霖给她钱,她怯怯地拒绝,“那我成啥人了”。

后来,田小娥越发堕落了,欲望成了主导。直至被鹿子霖利用,陷害了白孝文。她人性善的一面才又复苏了一点点,以笨拙的方式“复了仇”。

关于田小娥和她的最后一个男人:白孝文,看上去,她又爱上了。肉体的沉伦,精神的委靡,每天像行尸走肉一样被喂养着。两人还有了一个共同的爱好:吸食大烟。关于白孝文的堕落,其实本源自于他的好色。而这样的好色,早就已经交待过了,而且是从自己的父亲白嘉轩那双眼睛里交待出的。但在那个年代,所有的错,都归结到了一个女人身上,认为是她害了一个好人,并为了阻止她继续害人,先把她害了。田小娥最终的结局是很凄惨的。尸体发臭腐烂了才被人发现,死相难堪,草草下葬。明明是生人的愧疚(虽然是所有人都一直不肯承认的),却把后来发生的瘟疫、鹿三的精神错乱,也全都归罪于了一个女子,虽没有挫骨扬灰,但也做了让她永世不得超生的事情。就这样,死前不能善终,死后灵魂也不得安息。白孝文是否真的是个好人?从后来的发展来看,本性本就如此,只不过早些年比较听话,隐藏的好了些。

田小娥是可怜的,她无疑是男人们斗争间的牺牲品。男人犯了错,她要受;男人变坏了,她要负责;男人间的斗争胜利了,她就作为一枚废弃的棋子被丢掉。但她又是可恨的,她的整个人生都在作为男人的附属品存在,像无根的藤,只有攀附着男人才能活。唯一的一次自我觉醒,就是和黑娃在一起,就是鹿兆鹏口中的“自由恋爱”。

但田小娥又是矛盾的。她依附男人存活的同时,又悄悄地做着反抗。给郭举人吃的是尿泡过的枣;和黑娃的偷情;曾参与过的革命;对白孝文的陷害。她的一生都在做着飞娥扑火的事情。

《三字经》中说,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认为人的天性本是善,只因后天环境的关系,形成了不同的人格。而国外的弗洛伊德认为,完整的人格有本我、自我和超我。我更认同后者的说法。人之初,不一定性本善。记得高中,我的语文老师,一位很有才能的“老头”,我直到现在,也非常认同他的说法。他经常说:人之初,性本恶。从婴儿出生吃奶,用嘴吃,用手占着;婴儿长牙时咬乳,虽无意识,但也是出于自己舒服的天性。这些天性,其实也属于弗洛伊德认为的本我。

借用弗洛伊德的人格论来分析田小娥的人格。本我是人格中最原始、最模糊和最不易把握的部分,是由一切与生俱来的本能冲动所组成的,如田小娥的“情欲”,处于本我的奴役下,只遵循快乐原则; 自我是现实化了的本能,是在现实的反复教训下,从本我分化出来的一部分,如和鹿子霖开始时的田小娥,还受着一些约束;而到后来的惩罚鹿子霖,田小娥体现了超我,虽然也并无此意识。 所以,田小娥其实是一个有着完整人格的女人。只是生不逢时。

欲本是人的天性,但在那个封建的年代,却被看成了一种令人唾弃、避之唯恐不及的兽性。田小娥和黑娃偷情虽不对,但前提是她是被卖给郭举人并承受非人折磨的,她其实是个受害者。和黑娃住进窑洞后,出门便被村里妇孺指责骂街,虽然她也没招惹谁,但就是有那么一些人,站在道德的至高点,指责欺负弱者,这时的田小娥的美貌,就是她的原罪。如果她是一个丑妇,想必那些妇人们,还会略施些同情给她吧。后来才知道,这些指责她的妇人们,多数都和鹿子霖苟且过。

【相关】白鹿原上有两个女子,比田小娥还可怜,而且都和公公不清不楚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