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证券通 >  正文

对不起,您的做市商已下线!

2018-01-30 16:1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2017年才8个多月,就有424条做市商退出案例,几乎是过去一年多的近三倍。

新三板在线· 文/郭净净 杨晟寰

又是一次大规模的做市商退出潮。

2017年8月3日,新三板挂牌公司华盛控股(430686)、金正方(430554)、金大股份(831003)、ST行悦(430357)、嘉达早教(430518)、中晟光电(831504)等“不约而同”公布,华安证券自明日(2017年8月4日)起退出做市报价服务。

同一天,除了华安证券退出上述6支做市股票外,上海华信证券退出鑫庄农贷、华融证券退出融信租赁做市行列。

此前的8月2日,华融证券还退出金达莱、凌志环保这两支股票的做市报价服务,同时,“积极”退出做市报价服务的还有华泰证券(金正方、中海阳)、九州证券(华丽包装)、东方证券(金海岸)、广州证券(上元堂)、中信证券(ST行悦)等。

再往前,8月1日,华福证券退出云南文化、天际数字等9家挂牌公司的做市报价服务,恒泰证券(连退4支做市股票)、海通证券、天风证券等7家券商均有相同动作。

做市商为什么如此一次性“清仓”数支做市股票?

做市商业务量跌入谷底

新三板在线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不完全统计发现,2017年才8个多月,就有424条做市商退出案例,几乎是过去一年的近三倍。

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6年底,共有159条做市商退出案例。第一个公开退出案例发生在2015年10月29日,当时招商证券退出海容冷链的做市报价服务。此后每个月,做市商退出案例开始缓慢增加。

可以看到,做市商退出节奏加快是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的。尤其是2016年11月,当月退出做市股票案例突破100大关,此后一路猛进。

值得一提的是,做市商退出节奏加快的背后,直接导致其业务量锐减。

股转系统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8月3日,兴业证券以持有277支做市股票位居做市业务量排行榜第一名,其次是中泰证券253支、申万宏源248支、九州证券242支、广州证券239支。

而2016年年底时,排在第一位的做市券商还是广州证券,做市股票327支,较目前持股量多出88支。而当时兴业证券虽屈居第三名,持有的做市股票却比现在多37支。

整体而言,从做市股票持有数量来看,如今做市商前十强的门槛大大降低,从此前的240支降到了206支,下滑30支左右。

做市商业务量大幅下滑的背后,是新三板市场大环境的影响。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8月3日,新三板做市股票总数是1509支,又创2017年以来的最低值。

众所周知,自2014年8月25日做市机制启动以来,新三板挂牌公司此前一直抱着极大“积极性”,做市股票从最开始的43支一路攀升至2017年1月9日的1663支。

但实际上,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新三板市场走入“流动性僵局”,挂牌公司对做市的兴趣骤降。

8月3日,三板做市指数跌0.25%至1026.58点,这是自今年4月以来的历史新低。

这种背景下,做市股票从年初缓慢爬升到1663家后,便开始“直线下滑”——在整体挂牌企业规模增加至11298家时,做市股票却只有1509支,占比只有13.35%。

三板指数曲线下滑、做市股票持续减少的大环境下,优质的做市投资标的越来越少,作为“中间商”的做市券商也苦于“筛不出”好标的。

这种情况下,去年底就公布的10家私募做市试点,直至现在未能落地。

为什么被做市商“抛弃”?

随着退出做市走入常态,做市商退出时考虑的因素更加多元化。

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新三板在线总结截至2017年8月3日的做市商退出案例发现,做市商退出股票做市报价服务的原因,主要是股票将转让方式从做市转为协议、做市公司经营恶化、做市股票拟定IPO、做市股票被风险警示,以及做市商基于自身股票投资抉择而进行的其他因素。其中,股票从做市转为协议的有1495条,占比73%。

截至2017年8月3日,做市商退出IPO相关做市股票的案例大约169条,涉及51支做市股票。近期凌志环保、伊禾农品等均有做市商退出。

此外,新三板在线不完全统计,做市股票经营恶化,做市商排除风险、退出相应股票做市报价服务的案例,也有涉及286条。其中64条涉及被风险警示、戴帽“ST”的做市股。

作为第一家被做市报价仅一分钱的新三板公司,ST行悦(430357)可谓典型。6月30日公布的2016年年报中,公司营收跌3.32%至9938.14万元,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爆降178.31%,从前一年的1250.05万元跌到2016年的亏损978.89万元。

对于该公司的财务情况,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给出“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其指出,ST行悦内控制度存在重大缺陷,大额资金支付缺乏有效监管。

7月13日,复牌第一天,这只做市股票以0.7元开盘,截至下午3点,最终以0.35元/股收盘,全天暴跌63.16%,创该股票做市以来的最高跌幅和最低股价。

就这样,曾经市值高达14.5亿元的行悦信息,化身“ST行悦”后,市值仅剩4438万元。而在7月13日时,其拥有16家做市券商。

不到一个月,现在ST行悦的做市商就只剩下7家,中信证券、海通证券、万联证券、天风证券、兴业证券、国元证券、中山证券、开元证券和长江证券等纷纷“清仓止损”。

此外,近期业绩下滑的基美影业、ST明利(即“明利股份”)、卫东环保、嘉达早教等,因被股转系统风险警示、或遭其处罚,均遭到其做市商的“清仓”。

需要补充的是,各家做市券商有不同的标准、投资决策。类似联讯证券、凯路仕、汇元科技等业绩表现不错的做市股票,也有做市商基于自身因素退出和进入。

新三板在线发现,截至2017年8月3日,被做市商退出的做市股票中,有41支正面临做市商家数可能少于两家而被迫停牌、或转为协议转让方式的危机。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