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证券通 >  正文

江西萍乡上栗县政府工程拖欠工资 近百民工4年讨薪遭相互推诿

2018-01-28 20:5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江西萍乡上栗县政府工程拖欠工资近百民工4年讨薪遭相互推诿

太平洋建设集团合同违约

核心提示:

江西省萍乡市上栗县三座桥梁建设的政府项目完工后,近百名农民工4年来工资至今无着落,眼下春节在即,让来自各地的农民工代表们苦不堪言。由于政府与实际建设的民工公司中间还有两家公司,导致该县住房建设局和交通局的相关领导不予理睬,认为合同是和太平洋建设集团签约的,又不是和你农民工签的,要钱也要不到政府这里。太平洋建设集团项目负责人声称政府又没给我钱我拿什么给你,总不能抢银行吧?上栗县政府官方项目遭相互推诿,导致4年来包工头余爱华靠借高利贷来垫付农民工工资,河南工头在父亲病危之际苦苦等待也未能领到全部工资。目前,余爱华及70多岁的母亲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煎熬度过,只有祈祷一切赶紧好起来。然而面对工人,要面子的余爱华总是显露一副苦笑的样子,余爱华苦笑着说不开心也没办法,政府又没给钱,被逼死了啥也就不用担心了。

工人们拿出几箱资料,看着一堆红头文件,余爱华愁容满面。2013年5月余爱华以南昌某公司的名义与山东华商建设有限公司签订了三份《工程合作协议》,协议约定由山东华商建设有限公司将太平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从江西省上栗县交通运输管理局及上栗县城乡和住房建设局承包的上栗县迎宾路、上栗县平安南路、上栗县胜利南路三条城市道路中的上栗县迎宾路桥梁工程、上栗县平安南路桥梁工程、上栗县胜利南路桥梁工程分包给余爱华的施工队伍。协议签订后,余爱华带领的农民工按政府及太平洋建设集团的要求进行了施工,至2014年10月,三座桥梁的主体工程全部完工。然而,工人工资和工程款却迟迟未能按时支付。导致,余爱华只能靠借高利贷来维持一些开支,除了不停的等待上栗县政府单位和太平洋建设集团能够支付费用外,另一边,他还边借高利贷来减轻资金压力,然而,每个月面对高利贷和材料商们的苦苦相逼,那份煎熬上栗县政府领导和太平洋建设集团项目负责人是无法体会到的,余爱华的家人多次遭到高利贷的威胁,多次面对这样惊秫的局面,余爱华70多岁的母亲只好祈求上苍能够眷顾他们,早日摆脱高利贷的逼迫。

上图为已经通车使用两年的三座大桥。

合同违约遭遇停工政府协调顺利进行

余爱华讲述在施工过程中,余爱华多次按合同进度催要费用均被敷衍了事,随后材料商终止供货,导致工地停止施工。余爱华等人多次找到太平洋建设集团和上栗县住房建设局及交通局催要费用,看到工地停工,经过协调沟通,上栗县住房建设局和太平洋建设集团先后共向余爱华支付工程款约700余万元,用于支付材料商的费用。材料商收到费用后,这才继续供应,由于上栗县政府单位和太平洋建设集团未按合同约束支付费用等原因,导致原本7个月的工期断断续续干了一年半,期间多次催要费用,相关单位来回推诿,造成农民工工资无法兑现,工程款更是遥遥无期。如此不严谨的政府项目,相关单位涉嫌玩忽职守、违规操作、监督监管不力,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太平洋建设集团与萍乡市级和上栗县某些政府领导关系神秘。诉讼过程遭到司法干预,申请的账户冻结等事项被某些领导打招呼后私自解冻转移资金。

上图为当时的施工现场,图1图2为领导前来检查工作,图3为挖掘机正在浅水中作业,图4为工人们正在施工。

经余爱华的公司工程核算,三座桥工程款共计2317.77万元,随后多次要求太平洋建设集团办理结算并支付工程款,但太平洋建设集团萍乡市上栗县项目负责人岳世立对余爱华避而不见。在这种情况下,余爱华以公司名义向上栗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依法判决太平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山东华商建设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

上栗县人民法院于2015对上述三座桥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进行立案,余爱华讲述,立案后上栗县人民法院依法冻结了太平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政府方的工程款,并于2015年年底到江苏南京冻结了太平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银行基本账户。法院冻结太平洋建设集团的基本账户后,太平洋建设集团向上栗县人民政府反映了情况,知情人士讲述时任县长亲自到法院过问,经多次与太平洋建设集团沟通,太平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承诺在2015年年底通过法院向余爱华支付工程款200万元,上栗县人民法院也于2015年年底裁定先予执行太平洋建设集团200万元,但逼于县政府压力,法院未实际执行,到目前为止仅支付85万元,紧支付部分工人工资和材料款。起诉后,因工程价款双方未进行结算,在起诉同时,余爱华公司向上栗县人民法院提出要求对工程价款进行司法鉴定,法院于2016年4月份就司法鉴定征求双方意见,并于4月中旬开庭对提交司法鉴定机构进行鉴定的资料进行质证,质证后提交司法鉴定机构。

多干少算 嘴笨心明又能咋办?

上栗县人民法院于2016年6月份委托司法鉴定机构对工程款进行司法审价,目前审价已完成。审计初稿材料显示约有1700余万元,然而对这一审计,余爱华明显不同意,余爱华讲述,由于在审计的过程中少算了近400万的附加工程,在与太平洋建设集团该项目负责人岳世立沟通该问题时,岳世立告诉余爱华等人,如果没算上去,再补上去,工程在那放着,又跑不了。面对这样的回复,嘴笨的余爱华觉得这么明显的事情还能给遗漏,明显把他干的活故意少报。

领导干预 账户解冻更逍遥

余爱华等人讲述,在长达一年多的诉讼期内,一直有上栗县某领导干预办案,上栗县法院某些领导涉嫌插手该案,导致冻结的账户被解冻,太平洋建设集团的承诺也如同一些空文。如今,眼下马上临近春节,这让又一年扑空的工人代表们苦不堪言。

上图1几大箱的资料是太平洋建设集团目前想拿走审计的,然而面对太平洋建设集团的多次“失信”,工人们无法相信,所以不敢轻易的将材料交出。根据税务局网(图2)上显示太平洋建设集团目前有60多个官司纠纷正在办理中。

太平洋建设集团60余个官司缠身 谁来保证农民工工资?

工人们讲述,太平洋建设集团在江西地区新成立江西星海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目前的董事长是岳世立。他们最担心的问题就是目前太平洋建设集团的信誉度降低,几年来每次都在敷衍工人,农民工工资问题至今一分不给解决,上栗县住房建设局和交通局又不管不问。工人们讲述,目前太平洋建设集团急需我们把材料给他们,万一审计结束,政府单位给太平洋建设集团结算,那么我们还是拿不到钱,因为多方材料显示目前太平洋建设集团在各地法院一共有60余家官司,如果我们这边的结算费用进入了太平洋建设集团的账户,第一时间就会被冻结,我们将再次陷入困境。向法院起诉后也是担心,只希望政府能够帮助我们,解决我们的实际顾虑和问题。我们更相信政府,尽管有些政府单位领导相互推诿扯皮,但是我们坚信必有正义的政府部门和领导会站起身为工人们解决实际问题。

豪言壮语给你30万

近日,工人们在与太平洋建设集团项目负责人岳世立的协调中,岳世立则豪言壮语来安慰农民工代表,只要顺利,争取春节给你们解决30万过年……,然而,面对4年的讨薪之路,遭受多次白眼和拒绝,农民工代表们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中的疑惑反而更加多了起来,近2000万的工程款,其中包含近700万农民工工资,这让承诺支付30万费用的太平洋建设集团明显诚意不足。

如此沟通后终究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双方经过协商沟通,决定由太平洋建设集团与上栗县政府建设局和交通局沟通协调。将太平洋建设集团拖欠工人们的全部欠债移交建设局和交通局。太平洋建设集团项目负责人岳世立告诉工人们,双方达成的一致问题并没有引起上栗县住房建设局和交通局的重视,直接回绝。这让工人们点燃的希望再次破灭。

民工哭诉该告谁?

怀着期盼的农民工们再一次陷入失落境地,4年无工资,让他们失声痛哭起来:“又没拿到工资,眼看着就要过年了,一家老小咋办?县政府不管,老板又不让我们进京上访,逼死人咋办?我们又不能告余爱华,跟着他们十多年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我们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咋办…”看着满面泪水的工人,余爱华陷入了沉思,他也不清楚接下来该怎么办。

带着孩子的农民工看着自己跟随十几年的头(老板)如此为难,不再提工资的事情,而是安慰起来:“不是你的问题,我们不怪你,怪也只能怪政府不作为,他们天不怕地不怕,相信老天爷一定会睁开眼”听到这些话,让堂堂七尺男儿鼻子一酸。

讨薪之路学法律 熟知政策来维权

几年的讨薪之路,让农民工们也学会了许多法律和国家政策,他们认为,上栗县政府监督监管部门应在施工前按照规定建立农民工工资独立账户,工资按月支付,不应该拖欠农民工工资。上栗县政府相关部门不管不问,有些领导办事遮遮掩掩推脱关系,以“我们又没和你签合同,你找我要不到钱”为由,轻松解脱。另一面,余爱华要面对高利贷和材料商们的苦苦紧逼,工人代表有跳楼的心。然而多位律师认为,上栗县政府项目工程在建设前应当通过正常的招标程序,严格监督监管施工过程前后的每一个细节,为农民工办理相关手续,按时按月发放工人工资。上栗县政府相关部门在工程项目实施前后,由于监管监督不力,导致农民工问题至今未解决,也绝不是一句和我没关系就能轻松撇开的。

上图为农民工代表们找到余爱华家,讨要拖欠四年的工资,面对家乡父老,余爱华苦笑着脸,生怕有哪些话说错,一个劲的给工人们倒茶说情,表示以后一定会第一时间给大家支付工人工资。余爱华70多岁的母亲闻讯工人们又赶来要债,也亲自出来说情,希望大家能够宽松自己的儿子,就是拼了这把老命,也要还大家的钱。面对这样的场景,工人们不好再说什么。工人们讲述,他们从1999年就跟随余爱华进入工地至今,感情很好,若不是因为这些年的情谊早把他家房子拆了。然而另一面,河南的农民工却起诉了余爱华,这让余爱华更加备受煎熬,因为拖欠了河南民工的缘故,导致河南工头在父亲病危之际苦苦哀求都没能支付工人工资,余爱华在讲述河南农民工的时候,一个劲的表示歉意:“事情因为我而出,不能让工人们跟着遭罪,就算起诉我,我也不会恨他们,因为他们没有错。”说到这里余爱华再也忍不住眼中的酸楚。

由于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作为农民工出身的余爱华,以借高利贷的形式发放工资,他告诉工人们,我也是工人出身,工人就是我的兄弟,我不给你们工资就是对不起我们十几年的感情!以后我们要继续并肩作战继续其他项目,沉思后的余爱华讲述了这几年高利贷苦苦相逼的煎熬,他也求遍了他认为可以帮助他的人,始终相信上栗县政府会给他们解决问题,然而,临近春节,面对太平洋建设集团的再一次失信,陷入困局的余爱华进退两难,另一面要面对高利贷和材料商以及农民工的多方压力,苦不堪言的余爱华连跳楼的心都有。

目前仍有十几个难兄难弟力挺余爱华,多年的兄弟感情,他们看着余爱华从农民工一步步带上大家走向一次又一次的项目中去,多年来余爱华和工人们建立了深厚的兄弟情,所以他们近百万的工资还没拿到手,反过来安慰余爱华,知道你现在有难处,啥时候有了啥时候给,我们信你,几句简单的语句,却让沦陷困境中的余爱华唏嘘不已。

工人们讲述,在工程施工过程中,钻井时遇到地下溶洞,反复钻井填充打桩。工人们卖力工作,这让三天两头合同违约的太平洋建设集团方面,资金迟迟未到,材料商中断了材料供应,后续断断续续的施工,导致工程不得不停工。停工后工人们也没收入,只能干着急,不停的打听啥时候开工。上栗县政府单位领导出面多方协调,支付了部分材料商的费用,才能继续开工。按照相关规定,政府的官方项目,应从初期公开招标、工程施工建设等方面,要有完善规章制度和实际执行方案,不能只让工人干活不发工资,这让上栗县政府信誉再次流失,同时也呼应了栗县政府单位的失信和太平洋建设集团的关系秘密。

人民日报曾发文三问农民工工资问题:什么时候不再欠薪?欠薪怎么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邱小平就此时给予了回答,针对用工管理和工资支付行为不规范问题,进一步明确要落实各类企业包括建设领域施工企业依法按月足额支付工资的主体责任,强调施工总承包企业对所承包工程项目的农民工工资支付负总责;要求在工程建设领域坚持先签劳动合同后进场施工,全面实行农民工实名制管理制度,施工总承包企业要加强对分包企业劳动用工和工资发放的监督管理,不得以包代管。针对企业拖欠工资违法成本低的问题,要求严厉查处拖欠工资行为,对恶意欠薪涉嫌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同时,要求完善企业守法诚信管理制度,建立拖欠工资企业“黑名单”制度,建立健全企业失信联合惩戒机制,使失信企业在全国范围内“一处违法、处处受限”。相关政府部门要加强建设资金监管、规范工程款支付和结算行为、改革工程建设领域用工方式等政策措施,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拖欠工资问题。

党中央、国务院十分重视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印发了《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然而,现实中,对农民工讨薪的诉求,有的地方政府部门仍然存在着一推六二五、害怕惹祸上身的心态,相互推诿,增设门槛,效率低下。农民工依法讨薪的通道不畅,就容易出现讨薪失管,导致恶性讨薪事件发生。

农民工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远离家乡,为城市现代化建设出力流汗,自己却常常陷于弱势地位,如果连血汗钱都拿不到,将是极大的社会不公。全社会主动关心、政府积极作为、司法有力托底,带着感情为农民工依法讨薪,不仅事关道义问题,更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与和谐稳定必要之举。

工人们三问上栗县政府:

一问上栗县政府太平洋建设集团涉60多个官司的污点企业怎么拿到工程的?中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猫腻?二问上栗县政府如果建设桥梁的资金没有到位立项怎么来的,如果资金到位,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哪里去了?三问政府,对于拖欠农民工工资,上百个家庭无钱过年,如何解决?

工人们跪求各级领导

1.全额支付已经拖欠了近4年的工人工资。2.请求司法公正,严禁司法干预。3.希望中纪委、省、市级对违法违规的干预司法领导干部进行查处!4.严厉打击影响政府形象,严厉打击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相关责任人,并给予通报批评,将警示教育的钟声时刻耳边萦绕,促进政府的威信。

农民工代表们恳求中纪委、江西省、萍乡市、上栗县等相关部门应加大追查力度,追究相关责任人的问题,真正意义上的解决农民工工资和工程款的问题,当下我们国家在农民工问题上不断加大完善各项制度,要切实落实实际问题,将拖欠农民工工资事件影响降到最低。以掩、盖、捂、拖延、推诿、扯皮等形式终究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针对该事件,社会各界将持续给予关注事态进展,坚信正义的阳光必将洒满各个角落。

来源链接:http://www.fzyshcn.com/shyf/2016-12-30/22838.html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