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证券通 >  正文

我被骗进燕郊传销绝地逃生二

2017-12-07 03:2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打传防骗8月17网讯:我说用的着你们看起我?我虽然态度很不耐烦吧但是我心里一直都在想着跑 一直都在想着周密得计划 ,最后想到两种计划 共同之点都是配合他们 让他们放松警惕 我好找机会跑想好以后换了人跟我做思想工作 我就不能么不耐烦了 开始有点听了 直接了当点就是态度比以前稍微要好点接着他们这些人就说他们的经历他们都是被朋友骗来的 刚开始跟我一样 不理解 到最后的理解 接着又到了睡觉的点了 终于结束了 他们铺地铺睡觉了 。

我其实脑海已经开始孕量我的计划了 想等他们睡死了 再跟外界取得联系 但是想想还是否定了这个计划毕竟我今天闹的事情也不小 他们肯定防着我 毕竟我对他们说这两天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走 所以就放弃了 就再找机会吧 接着就睡着了天亮了还是那个点醒了 吃早饭说一会别的寝室回来人学习玩 到了中午吧陆陆续续来了近二十人 这个屋里也就有了三十多人坐到一块玩什么杀人游戏 我心里之前就有计划 就是配合 所以很配合玩的也很嗨 比以前脸上的笑容多了点让他们直接得改观就是已经开始慢慢的融入了进去 所以等到六点左右吧这个游戏才结束 他们来的那帮人才陆续得离开了 我的策略终于起到了作用他们终于不是那么防备了 我可以站起来了 还可以到窗户旁边了 但是我的小尾巴还是对我没放松警惕 我的那个小尾巴就是我朋友小涛 把我骗过来朋友但我当时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晚上吃饭问我也么样?

我说挺好的 反正他怎么问我就顺着他说 晚上的思想工作我也变的比以前稍微配合点了 能听的进去了他们又在一个个说他们来到这里的经历说了他们的家庭条件 本来还挺厌恶这帮人得 但是听完一些人的家庭条件跟故事 我又感觉他们挺可怜的他们问我还想听谁的经历 我就指了指把我介绍来的朋友 我想听听他的经历我想知道他陷在这里面有多深?我还以能拉他一把吗?所以问了他很多问题他们那些人还以为我在报复他呢 接着别人就问我明天想听谁给我讲课 我还是指了指我朋友 他们也答应了 我的这个举动还是试探他接着终于到了休息时间 我又带着各种想法睡着了 。

第二天他们没给我讲课 跟我玩了一天 就是打牌 下象棋 反正就是彻底融入进去我发现盯着我的人越来越少了 对我越来越松 我当时想法就来了 想跑了 冒出来俩想法 白天得门没锁我一直都在心里演习从门里冲出去有多大成功率 晚上再跟外界取得联系 都下定决心了 明天看不到希望了就去冲门跑 如果不试试一成得几率都没到了晚上所谓的表哥看我这两天表现得挺好的也对我放松了警惕 就给了我一个诚若 说等哪天可以带我出去转转散散心我当时一听感觉希望来了,就把之前的打算打消了 但是我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还是那副不在乎得样子 这顿晚饭我又吃了两个小时接着晚上有给我做思想课 我也很配合 就为了那个出去散心得机会 接着又到了睡觉了 我这次睡得比以前稍微踏实点 天亮了 还是那个点醒了跟以前一样 刷牙有人伺候着喝水有人给倒 今天我听了我朋友讲了一堂课 他讲的简直太流利 绝对是个资深得传销了 我一听我就感觉没救了我策反不了他了 也带不了他跑了 虽然心里有万千想法闪过但是我还是认真的听完了 他们给了我一张考卷 我全都答对了 他们拍了个照片汇报了下午没事了 我就给我朋友说 我来这都快一个星期了 也没出去看看 想出去看看走走 他也没怀疑 说给我请示 到了晚上吃饭我把我的想法提了下 我还想好了说词 说请他们几个出去吃点好的 说的小心翼翼就害怕他所谓的表哥察觉到什么 我还是想多了 他没察觉到就给我说了下这里的规矩 不允许开小灶 要懂你分享 也没答应也没拒绝 我察言观色感觉有戏 我也就没坚持 也就提了这一嘴 话太多惹怀疑接着他又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又鸡巴吃饭俩小时 晚上接着给我上思想课 他们的思想课我都快听疯了 全是在扭曲实事 算是歪理 心里特别烦还得装出一副很受用的样子 就为了跑 我还是最喜欢听这帮人的经历跟家庭条件 虽然我都很同情这帮人 但是他们已经彻底被洗掉了脑子总认为一年半以后会成功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活在别人编织的梦里面 挺可悲的 我又时也会在想他们家人如果知道他们的孩子在这里会不会管?

接着走到了休息时间了 别人铺地铺 我在旁边看着 等铺好我就睡觉 睡的很好 天亮了 还是这个点醒了今天中午跟平时一样都在玩牌下棋 没听课也没人讲课 到了下午睡完午觉 起来就开始讲课 这次讲的跟之前不太一样了讲了四个小时 问题还是之前的问题没变 变得就是比以前更细致了 盘膝坐了四个小时 不难受是假的虽然想法很多 但还是一副认真听讲样子还跟讲课的人互动 一副乖宝宝的样等他讲完了已经快七点了中间有三个人调到了别的寝室了 他们这个传销组织非常大 等级也非常森严 一共五个等级 最高是总经理他们这帮人所谓的成功也就是混上总经理 ‘。

摩的师傅问我收了五元 我刚好口袋有20 摩的师傅好心的提醒我派出所现在没人上班 他们八点才上班你就去这个小区躲一会 我答应了 但我心里想的是 派出所没人上班 值班的总有吧 我只要见到他们我就安全了 所以我就向冲过去看了一眼发现门都用铁链子锁了三圈 我也没敢停留就准备向这个小区走去 门口碰到一些出门的年轻人 我就想到了他们今天举行的课堂说是附近十多个寝室上百个人参加 他们都是这个点出发 别在这个小区遇到这帮人 不怕你们笑话我那时候也成了惊弓之鸟了 所以我也没敢进去就在门口徘徊 刚好看到一个骑自行车出门的大叔 我就把他拦了下来 跟他说明我的情况 想借他手机打个电话 大叔也很通情达理二话没说就借我了 我就给家人拨了过去 报了下平安 家人告诉我他们当天就去报警了 但是警察不管 让我家人自己找 等找到在哪 在报警我家人找了两天没找到 所以现在回到老家召集亲戚想办法搭救我了 我 告诉他们我跑出来了 我害怕影响大叔的出行所以也没多说就把手机还给了人家 没多久大叔就离开了 我拿不定主意该去哪里躲躲 我和你倾向人多的地方 所以我就准备离开路过派出所门口还贼心不死的向里面往往 但是还是没看到人 就在这个时候 突然进去我视野三个人 我认识他们 他们就是做传销的他们也看到了我 就向我这里冲了过来 我当时心里就想 这帮人也太无法无天了 竟然敢来派出所堵我 我又在马路上拼命的跑 他们就在后面追路上一辆摩的呼啸而过 我拦了下来 窜了进去 让师傅快点走 师傅问我去哪 我说哪都行他看我神情也不对 所以也没说话 就加油门跑了 路上我问摩的师傅借下手机打个电话 师傅也没犹豫就借给我了 我就拨了110报了警我把我的情况说了一遍 问他们附近那个派出所现在有人上班 有人值班 110那边竟然告诉我都有人值班 我当时就在电话里反驳了我说我刚去你们一家派出所 门都用铁链子锁了三圈 一个人都没看到 110就不乐意了 说我胡说 态度就不好了 问我位置 说派人过来我就让摩的师傅告诉了位置 我问他们多久到?110都说不出来一个准确的时间 那我哪敢停留在这呀 万一人家把我追上来咋办 我就没敢下车就对摩的师傅说去北京 摩的师傅也没二话拉着我就走 路上才告诉我 他是本地人 遇到像我一样情况的事多了 报110也不管用他们给这的警察都上钱呢 你报完 传销就知道你的位置了 立马就会过来抓你回去 还告诉我你只要留在燕郊一会 他们都可以带人找到你所以你去北京这个决定很正确 我当时一听还有这回事?没想到天子脚下这个社会还这么黑暗?

这真是叫天 天不灵 叫地地不灵了 我还可以相信谁?我还可以依靠谁?路上时 摩的师傅接到了三个电话问我们要位置 说是警察 但是摩的师傅都给胡乱指一通 糊弄了过去 摩的师傅对我说 机智吧 我就回了一句太机智了大概有半小时吧快离开燕郊了 摩的师傅突然说 他的车进不了北京 让我在前面下车 坐出租进城 当时我问他多少钱?他问我要25我对他说我只剩15了 他也没也没说话 我说我还有钱 但是在卡里面 那帮传销没搜我的身 银行卡身份证都在身上 就是把我手机拿走了你再拉我一段我去银行把钱取出来 他的表情立马亮了 就带我去附近的银行取钱 等取下来以后摩的师傅有带我多走了一段路让我下车了一共问我要了45 下车的位置距离北京也就是一桥之隔 没多久我就拦了一辆出租车 上车我就说去北京火车站 我准备先回家跟家人碰面让家人看到我平安 再解决这件事 我在路上也把这件事提了出来 出租车司机也很同情我 他也不相信燕郊派出所跟传销穿一条裤子我就把我的遭遇告诉了他 他就给我出主意 你去了火车站先找警察备案 不能让这帮人逍遥法外 我一听也在理 也就一个多小时吧到了北京火车站下了车 打表下来是150 走在马路上 看到一保安 我就上山问他那里有警察我要报案 保安就把领到了警察面前我把我的情况提了下 我担心他们会追上来 毕竟以前对我做思想工作也说过类似的例子他们竟然说不归他们管 我说你们是警察吗?你们是为人民服务的吗?遇到困难是不是找你?这尼玛警察 就说我脑子有问题 给你说了不归我们管让我赶紧走 我当时一听就急了 能好好说话吗?说脑子有问题 你们就这样为人民服务的? 会说话吗?我知道我再嚷嚷也不管用 反而是废话我就离开了 到了火车站售票口买了一趟最快的车票 说是要去北京西站坐车 没办法 我当时就是惊弓之鸟 没有任何得安全感就没挤地铁跟公交我就花了50租了一个出租车到的西站 当时黑车停下来我都不敢坐 到了西站 看到巡警才有了那么一点安全感 但是我又想跟家里人报个平安就到处借手机去了 第一处碰到的是保安 我把情况都说名了下 但是他们还是不借 我都差点把身份证压在他那 都不借 让我找旁边的武警我就过来找的武警 他们态度还挺不错的 之少表现出了同情 但是他们有规定不允许带手机。

给我指了下车站派出所 让我去哪里 我其实对这帮披着警服的狗没报多大希望他们会管我 所以当时就想去借下手机向家人报个平安 我一进门就把我的情况说了 下 意思就是想借他们手机给家人报个平安这个要求不过分吧?但是你们知道他们怎么回答的吗?我至今都记的 不行 不可以我就说我只打个电话向家人报个平安 他还是说不行 我们都是私人手机 不行 当时气的我 就盯着每一个人的脸庞看 一个个的看他们有五六个警察看的他们不自在问我看什么?我就说 我是不是走错门了 我就出去在看了一遍 重新进来就说没错呀是警察值班室呀 没有错呀 那帮人警察就冲我发火了 对我说 你有困难可以找政府我就问他们你们不是吗?他回答我们是政府领导的单位 找他们没用 他们也是打工的 我当时就知道了 吵下去 也是浪费唾沫星子所以我就退了出来 向路人问了下车站派出所总部 我就朝这那个方向走去 进了派出所我也没提出来报警 我就说想寻求庇护 把我的情况提了下毕竟我买的车票下午三点半才开车 现在才刚十点 我那时候心里真的一点安全感都没 就害怕那帮人找到火车站 他们那帮人也不让我进去我说我坐在门口 可以吧?他说可以 我就在门口坐了四十分钟吧 情绪也稍微稳定下来了 我就起身看看是不是可以进站了 买了八瓶水吃的一点都没买 晃荡到11点多 我终于进站了 其实我的候车室是11 到时我去的是6候车室 我就怕他们追来 所以万事我都小心翼翼的等到快三点我才去的11候车室 到了下午三点我就排队上了车 等上了车 我这颗心总算落在了肚子里面了接着当天我就回到家 才知道这帮警察是怎么的混蛋 报了警也不管 让家属自己找 找到再给他们报警 他们才出警 家人都快急疯了连记者都想到了 但是都打不通电话 警察吧 一个推一个 跟乒乓球一样 这段经历以后我算是对这个社会真是有了新的认知 。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