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好店 >  正文

集体脱贫的“塘约道路”

2018-01-30 02:2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塘约村的最新验证:重走集体道路之后富裕了

“一个好社会,不是有多少富豪,而是没有穷人。塘约道路不仅仅是一个迅速脱贫的故事,塘约的变化是在集体所有制得到巩固,党支部的领导作用得到加强的情况下迅速发挥出优势。前者是经济基础,后者是上层建筑,二者的高度统一是当今所迫切需要的。这是在基层筑牢共产党的执政基础,走一条使每一个农民的切身利益,都能够得到保障的同步小康的道路。”上述这些话是《塘约道路》一本书中的话。

改革开放之后集体化就被瓦解了,重走集体化道路,是否是在开倒车?改革开放之后,农民单干,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进入工厂,这也带来了不少问题,比如农村空心化、留守儿童问题严重、农业难以得到长足发展等等。而从塘约村的经验来看,重走集体化,这并不是开倒车,而可能是农村与农业重获新生的一条新路。

集体化可以形成规模效应,能提高农业生产的效率。过去集体化出现的问题,并非集体化本身存在问题,而是因为管理水平不高等原因。塘约村全村抱团发展,就在于把村民重新组织起来,村民“穷则思变”、团结协作,劲往一起使,让农业生产得到了显著提高,让村子得到了集约化发展的机会。

邓小平晚年就曾经说过,农村发展的二次飞跃,还要走发展集体经济的路。就像城市里的工厂,通过让工人们协同合作,提高生产效率,通过集约化来寻求发展。农业也是如此,集体化应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况且现在各方面的客观条件,更加支持农业集体化的生产方式,比如拖拉机产量大幅度提高,工业体系比较健全等等。但重走集体化,不是要回到过去的集体化制度,而是要能提高管理水平,也不能仅满足于靠农业,还要通过集体化发展工业。

塘约村重走集体化,使一个贫困村在短期内得到翻天覆地的变化,这让其具有可复制的样本意义,值得广大农村地区借鉴与学习。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要能重视农村,重视农业,就要发展农村、发展农业,重走集体化或许是一条可行的道路,塘约村由贫困村迅速脱贫,并没有得到政府的多少资助,而主要是自力更生。要让更多的“塘约村”脱贫致富,更重要的是要找到适合他们发展的道路,让农村内生出“造血机制”。

塘约道路——找回了毛泽东旗帜指引的方向

《塘约道路》这本小册子是学者王宏甲,亲赴贵州安顺市塘约村的采访经历。明确了同样是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今天,唐约村和当年大寨大队一样。同样遭遇洪水灾害后,才有勇气开始穷则思变。村支书左文学提出要把农民组织起来,把农民从零散的地块中解放出来成立农业经济合作社走集体主义道路,这和当年沈浩总结小岗经验时,在他的博客中写道"要致富必须走集体化道路"的愿望是一致的。但今天的塘约人完全区别于过去的小岗十八手印事件。也不同于南街,华西村。村支书左文学强调,致富的首要任务不急于修路,造桥,办企业。而是把"三农”集中起来,活跃农村气氛,成立农业经济合作社,他们指出走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的成功标准,不是造就多少富翁而是逐渐消失贫穷,让大家共同富裕。今天的塘约村,集中了生产劳动力,靠自力更生的方针,改造了新农村面貌,据《塘约道路》一书记载,安顺市委领导在接受学者王宏甲采访时表示,塘约道路是成功的。笔者感到疑问的是,我们中国农村的成功经验,是否都要在灾难过后,才能寻找捷径?大寨是这样,今天塘约的贫穷落后,在2014年的特大自然灾后才能考虑到穷则思变。幸亏有了伟人的先见之明"要把农民组织起来"。

几千年来,中国农民身陷封建官僚资本主义社会囹圄。农民成了官僚统治阶层争权夺利,互相斗殴的牺牲品,成了资本家地主统

治阶级压迫剥削的奴役品。青年毛泽东目睹农民悲惨现状,贫穷潦倒,妻离子散,寄人篱下,沿街乞讨,流离失所等一幕幕惨不忍睹的生活。于是走访农村实地考察于1927年3月5日 发表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其主要内容为:(一)充分估计了农民在中国民主革命中的伟大作用。(二)明确指出了在农村建立革命政权和农民武装的必要性。(三)科学分析了农民的各个阶层。(四)着重宣传了放手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依靠群众的革命思想。

在解放战争和社会主义改造时期,毛泽东曾多次提出要把农民组织起来。其主要目的,一是将受几千年劳动束缚的农民从生产力中解放出来。二是用武装起来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根据中国各阶层进行社会阶级分析,捋清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阶级矛盾。三是将农民组织起来,从互助组到农业生产合作社,人民公社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验。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正确地继承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化的发展,在共产党宣言里,在毛泽东所有选集和社会主义经典著作中都明确地做了掷重宣誓,社会主义国家是以工人阶级为领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实行无产阶级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也就是说,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是两个水火不能相容的尖锐对立阶级,任何掺杂以私论公的丝毫痕迹,都是资产阶级私有化在作崇,就是背叛马列毛主义,就是背叛党领导无产阶级革命的初心。

前不久在京城首演的《从湘江到遵义》红军将士们步步紧逼,声色惧励地拷问:我们为之奋斗的梦想实践了吗?共产党人有没有忘记当年对老百姓的承诺?还有骑在人民头上的贪官污吏吗?人民都过上好日子了吗?还有没有人敢于站出来纠正错误?还有人愿意为信仰付出一切吗?听起来犹如霹雳震耳发聩!为什么?

现实是很多农村农民哪里谈的上组织起来,人心涣散,老人儿童留守孤僻村庄,田地荒芜,野草丛生,有些村庄的党支部,村民委员会成了“家庭经营的金字招牌”,对中央三申五令置之不理,只对上面的拨款感兴趣,何谈集体主义,集体精神。小岗现象已敲响农民要走集体主义才能共同致富的警钟,塘约村又给我们带来了希望,今天高举毛主席当年要把群众组织起来,实践农业合作经济的旗帜,走集体主义道路已迫在眉捷。

*也谈集体脱贫的“塘约道路”

《介绍一个合作社》,是毛主席在《红旗》杂志创刊号向全国人民和70多万个合作社,隆重推介的“一个苦战二年改变了面貌的合作社”,在一穷二白土地上“写出最新最美的文字,画出最新最美的画图”。现在也有一个值得隆重推介的合作社,在两年多的时间里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一举摘掉贫困帽子,这就是贵州省安顺市的塘约村,他们的穷则思变精神被称为“塘约精神”,他们的集体脱贫道路被称为“塘约道路”。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