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好店 >  正文

《法院枉法裁判案件》转载-

2018-01-27 13: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刑 事 抗 诉 申 请 书  申请人(一审被告人、二审上诉人):刘哲华,男,1971年3月5日生,汉族,现住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县阿戛乡仲河村元林组。公民身份证号码:520221197103054113。电话:15985588222。  申请人(一审被告人、二审上诉人)刘哲华因不服贵州省水城县人民法院(2013)黔水刑初字第00162号刑事判决书、贵州省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黔六中刑终字第00091号刑事裁定书,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三条第三款、《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五百七十六条的规定申请抗诉,请求人民检察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条的规定,履行法律监督职能。   请求事项:  1、请求法律监督机关最高人民检察院履行法律监督职能,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刘哲华无罪的抗诉。   2、撤销贵州省水城县人民法院(2013)黔水刑初字第00162号刑事判决书和贵州省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黔六中刑终字第00091号刑事裁定书。  3、判决并宣告申请人(一审被告人、二审上诉人)刘哲华无罪。  4、请求司法机关依法追究本案涉案人员的刑事责任。  事实及理由:  一、申请人刘哲华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申请人刘哲华2012年4月4日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的行为,没有聚众的行为;亦没有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刘哲华一个人怎么聚众?至于刘哲华的qita家庭成员,并不是同时到场,又怎么聚众?就算同时在场,又如何聚众?既然没有聚众行为,哪来的扰乱社会秩序?就算有了聚众行为,也不一定扰乱社会秩序;申请人刘哲华带领妻子儿女聚众在一起玩耍聊天,同样没有扰乱社会秩序。况且刘哲华是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的行为并不影响qita公民和法人的权利,因此当然不构成犯罪。  至于水城县小牛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小牛煤业”)认为刘哲华的行为影响生产,小牛煤业可以“以刘哲华的行为侵犯合法权益”为由,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侵权之诉,请求人民法院判决刘哲华停止侵权、排除妨害。小牛煤业没有提起侵权之诉,就是因为小牛煤业不享有刘哲华搭建窝棚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所以刘哲华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的行为,与小牛煤业的所谓“损失”没有因果关系;小牛煤业的所谓“损失”与刘哲华亦没有关联性,故申请人刘哲华2012年4月4日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的行为,自然不构成犯罪。  二、两级法院认定的主要事实严重错误  1、一审判决书第三页第23行至第26行认定“刘哲华以小牛煤业征用其土地问题未解决为由,阻碍小牛煤业施工并与小牛煤业保卫科人员发生抓打”不是事实,事实是小牛煤业霸占刘哲华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从事采煤,遭到刘哲华等人的控告,水城县国土资源局给予小牛煤业行政处罚并答复刘哲华等人,刘哲华等人不服申请复核,六盘水市国土资源局答复后,刘哲华等人还是不服,又申请复核,烟台新闻,贵州省国土资源厅撤销后责令六盘水市国土资源局重新处理,六盘水市国土资源局至今没有作出处理。小牛煤业因刘哲华等人的控告被行政处罚,小牛煤业的一负责人黎华明便指使保安队长邓焕桥及qita保安人员杨招志、陈艳华等人暴力殴打申请人刘哲华。   2、一审判决书第四页第3行至第8行认定“2012年4月4日--- ---由刘哲华及其家人--- ---进行看守,阻碍煤矿生产建设,--- ---”不是事实,实际上是刘哲华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根本没有聚众;亦没有扰乱社会秩序。试想:刘哲华一个人怎么聚众?至于刘哲华的qita家庭成员,并不是同时到场,又怎么聚众?就算同时在场,又如何聚众?既然没有聚众行为,哪来的扰乱社会秩序?就算有了聚众行为,也不一定扰乱社会秩序,何况刘哲华没有扰乱社会秩序。况且刘哲华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的行为并不影响qita公民和法人的权利。试问熟悉法律的两级法院的具体承办人员:刘哲华怎么阻碍生产?  至于判决书称“刘哲华要求小牛煤业赔偿其耳朵被打伤的医药费等费用和处理qita纠纷”,与小牛煤业的所谓损失没有因果关系,所以小牛煤业的所谓损失与刘哲华亦没有关联性。  3、一审判决书第四页第11行至第14行认定“在刘哲华及其家人堵路期间,小牛煤业的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并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不是事实,由于刘哲华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的行为,与小牛煤业的生产经营没有关联性,所以两级法院认定的所谓严重影响与刘哲华的行为亦没有因果关系。  至于小牛煤业支付给货车的所谓台班费,与刘哲华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的行为互不相干、也不关联,刘哲华不需要承担责任。  三、侦查机关没有收集刘哲华无罪的证据  1、申请人刘哲华搭建窝棚的土地的使用权人是刘哲华,《土地承包合同书》上载明,承包人是刘哲华的父亲刘忠友;因申请人刘哲华是上门女婿,另一本《土地承包合同书》上载明的承包人是刘哲华的岳父张永达。2012年5月4日,小牛煤业在和申请人刘哲华签订《土地征用协议书》时,土地发包人水城县阿戛乡仲河村民委员会也认可小牛煤业此前占用申请人刘哲华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没有收集小牛煤业先占土地,事件发生后才进行所谓的“征用”土地的证据。   2、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没有收集小牛煤业和申请人刘哲华签订《土地征用协议书》前,申请人刘哲华享有父亲刘忠友、岳父张永达《土地承包合同书》上载明的17亩土地的使用权的证据。  3、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没有收集小牛煤业不享有征地的权利的证据。  征地只能是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将集体土地征为国有土地,这把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或者划拨给土地使用权人。而本案刘哲华享有的是集体土地的使用权,必须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征为国有土地后,才能有偿出让给小牛煤业。否则,小牛煤业不能以任何形式占用土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在将刘哲华享有使用权的集体土地征收后出让给小牛煤业,小牛煤业必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征地拆迁补偿暂行条例》规定的单价15.6万元/亩足额支付给土地使用权人刘哲华。而本案没有经过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将集体土地征为国有土地,在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征地拆迁补偿暂行条例》规定的单价15.6万元/亩足额支付给刘哲华。恰恰是小牛煤业胁迫刘哲华,以不平等的价格28600元/亩低价强迫刘哲华交易。  4、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没有收集小牛煤业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征地拆迁补偿暂行条例》规定的单价15.6万元/亩支付给土地使用权人刘哲华的证据。  以上证据可以证实申请人刘哲华对17亩土地享有使用权,小牛煤业没有征地的权力,在2012年5月4日前,小牛煤业没有支付刘哲华土地款,申请人刘哲华2012年4月4日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的行为,自然没有扰乱社会秩序,当然不构成犯罪。况且小牛煤业至今也没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征地拆迁补偿暂行条例》规定的单价15.6万元/亩支付土地款给申请人刘哲华,因此小牛煤业至今没有权利使用申请人刘哲华的土地,可是此事件发生前,小牛煤业就一直霸占着刘哲华的这17亩土地。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的侦查员明知这一事实,为什么故意不立案侦查?  另外,小牛煤业应当支付刘哲华265.2万元(17亩×15.6万元/亩),小牛煤业胁迫刘哲华2012年5月4日签订的《土地征用协议书》只给了48.62万元,还应当支付216.58万元给刘哲华。鉴于小牛煤业拒不支付,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为什么不立案侦查?而刘哲华只是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就遭到枉法追诉,因此侦查机关负责人或者侦查人员可能涉嫌受贿,检察机关亦应当立案查处。鉴于小牛煤业拖欠刘哲华的土地款216.58万元,刘哲华不得不另案追偿。  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的侦查员在侦查本案时,收集到刘哲华的病历材料,得知小牛煤业的一负责人黎华明指使保安队长邓焕桥及qita保安人员杨招志、陈艳华等人将申请人刘哲华打伤。病历材料显示刘哲华的耳朵因伤进行缝合手术(1cm),“电测听提示右耳全聋”的情况(见一审判决书第2页第24行至26行和第3页第20行至23行),为什么故意放纵打人真凶?不立案查处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涉嫌故意伤害的法律责任?  2012年3月28日,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暴力殴打申请人刘哲华,病历显示刘哲华的耳朵因伤进行缝合手术(1cm),“电测听提示右耳全聋”,申请人刘哲华不得不于2012年5月4日与小牛煤业签订《土地征用协议书》。协议显示土地补偿款单价28600元/亩,远远低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征地拆迁补偿暂行条例》规定的15.6万元/亩。这不是强迫交易又是什么?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的侦查员明知小牛煤业不具有征地的权利,而小牛煤业却与刘哲华签订所谓的《土地征用协议书》,显然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的行为已经涉嫌强迫交易罪,侦查员不立案追究不是故意放纵又是什么?  四、请求依法追究本案涉案人员的刑事责任  1、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的侦查员在申请人刘哲华没有得到土地款前,刘哲华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的行为,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进行追诉的行为,涉嫌枉法追诉罪。  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的侦查员在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暴力殴打申请人刘哲华,病历显示刘哲华的耳朵因伤进行缝合手术(1cm),“电测听提示右耳全聋”时,侦查员不以“故意伤害罪”进行追诉,其行为涉嫌渎职罪。  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的侦查员在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强迫申请人刘哲华与没有征地权的小牛煤业签订《土地征用协议书》,补偿款单价28600元/亩远远低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征地拆迁补偿暂行条例》规定的15.6万元/亩,侦查员不以“强迫交易罪”进行追诉,其行为涉嫌渎职罪。  2、公诉机关水城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在批准逮捕时,明知申请人刘哲华不构成犯罪,却以“敲诈勒索罪”对申请人刘哲华进行批捕,最终刘哲华没有犯敲诈勒索罪。检察员的行为涉嫌滥用职权罪,依法应当予以追究。  公诉机关水城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在提起公诉时,明知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暴力殴打申请人刘哲华,病历显示刘哲华的耳朵因伤进行缝合手术(1cm),“电测听提示右耳全聋”时,检察员不通知侦查机关以“故意伤害罪”对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立案查处,检察员的行为涉嫌渎职罪。  公诉机关水城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在提起公诉时,明知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强迫申请人刘哲华与没有征地权的小牛煤业签订《土地征用协议书》,补偿款单价28600元/亩远远低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征地拆迁补偿暂行条例》规定的15.6万元/亩,检察员不通知侦查机关以“强迫交易罪”立案查处,检察员的行为涉嫌渎职罪。  3、审判机关水城县人民法院和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判时,明知申请人刘哲华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却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对申请人刘哲华判处刑罚并执行完毕,审判人员涉嫌枉法裁判罪。  审判机关水城县人民法院和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判时,明知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暴力殴打申请人刘哲华,病历显示刘哲华的耳朵因伤进行缝合手术(1cm),“电测听提示右耳全聋”时,审判人员不移交侦查机关以“故意伤害罪”对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立案侦查,审判人员的行为涉嫌拒不移交刑事案件罪。  审判机关水城县人民法院和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判时,明知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强迫申请人刘哲华与没有征地权的小牛煤业签订《土地征用协议书》,补偿款单价28600元/亩远远低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征地拆迁补偿暂行条例》规定的15.6万元/亩,审判人员不移交侦查机关以“强迫交易罪”立案侦查,审判人员的行为涉嫌拒不移交刑事案件罪。  4、土地管理职能部门水城县国土资源局明知小牛煤业非法占用土地,以罚款代替刑法处罚,拒不将小牛煤业非法占用土地的行为移交侦查机关立案查处,其行为涉嫌拒不移交刑事案件罪。  综上所述,申请人认为自己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没有聚众的行为;亦没有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自己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干什么?只要自己的行为不影响公共利益、不影响qita公民和法人的权利,想怎么都行。小牛煤业没有征地的权力却强迫申请人交易,并且补偿款单价28600元/亩远远低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征地拆迁补偿暂行条例》规定的15.6万元/亩,从水城县国土资源局2009年12月23日作出水国土资行处字(2009)第43号《国土资源行政处罚决定书》到贵州省国土资源厅2010年10月11日作出黔国土资信核字(2010)第4号《国土资源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六盘水市国土资源局拒不对刘哲华等72人作出答复。2012年9月26日,申请人刘哲华到贵阳举报水城县、阿戛乡两级政府官员的犯罪行为,水城县人民政府以“刘哲华带头聚众上访”便指令阿戛乡党委书记段权、阿戛乡人民政府乡长周潮,同时通知六盘水市、水城县两级公安局对刘哲华进行布控,水城县阿戛乡政府的公车到达贵阳,将刘哲华捉回阿戛乡,段权、王奇军把刘哲华叫到小牛煤业二楼会议室,六盘水市公安局的民警不问青红皂白,便对刘哲华拳打脚踢、一顿毒打后交给水城县公安局,非法收集所谓的罪状、其实是伪造的“证据”,就形成本案虚假的侦查卷。  申请人刘哲华不追偿土地款,就没有事;刘哲华一追偿土地款,小牛煤业就暴力殴打刘哲华;刘哲华一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行使权利,两级公安机关就插手民事活动,这就是超越职权、枉法追诉,原因在于水城县公安局长是政法委书记,还是中共水城县委常委,所以本案是警察管党所良成的悲剧,刘哲华被沦为中共水城县委、水城县人民政府“维稳”的牺牲品。  本案是典型的小牛煤业借助公权力之手,打压刘哲华索要医药费、土地款的典型案件,暴露出小牛煤业与公权力串通,两者之间各取其需、各得其利,官商勾结显示得淋漓尽致,把刘哲华丑化成十恶不赦、罪大恶极、不可饶恕之人也,塑造公权力造福为民的“美德”的幌子。如果没有刘哲华2012年9月26日到贵阳举报水城县(副县长罗忠国已被判刑,正在太平监狱服刑)、阿戛乡(乡党委书记段权已被判刑,正在太平监狱服刑)两级政府官员犯罪的行为,就没有本案;难道举报官员犯罪,被举报的官员就可以命令公安机关打击报复举报人,那么人民警察不是成了个别领导人看家护院的警犬。警察充当个别领导人看家护院的走狗,已经形成事实,不得不引以为戒,予以及时清除,唯一的办法就是判决并宣告刘哲华无罪。  刘哲华不服贵州省水城县人民法院(2013)黔水刑初字第00162号刑事判决书、贵州省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黔六中刑终字第00091号刑事裁定书;依法向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黔六中刑监字第00006号驳回申诉通知书予以驳回;申请人刘哲华还是不服,又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黔高立刑监字第36号驳回申诉通知书予以驳回;申请人刘哲华还是不服,又向贵州省六盘水市人民检察院申诉,六盘水市人民检察院作出六盘水检刑申审通(2016)2号刑事申诉审查结果通知书,以刘哲华的申诉理由不能成立,不符合立案复查条件;申请人还是不服,又向贵州省人民检察院申诉,贵州省人民检察院作出黔检申诉刑申审通(2016)59号刑事申诉审查结果通知书,以贵州省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黔六中刑终字第00091号刑事裁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处理适当为由,不支持抗诉请求。  申请人不服,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三条第二款、《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五百七十六条的规定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申诉,请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条履行法律监督职能,为申请人刘哲华提起无罪抗诉。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申请人:刘哲华  2016年11月4日

   ===================================================   下载本帖:《法院枉法裁判案件》转载-.pdf   ===================================================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