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业主 >  正文

衡阳协融黑社会公司势力滔天,请人民领导查处其保护伞_四川徽记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2018-09-24 12:4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我叫唐洋,身份证号430408199103143017,汉族,住衡阳市蒸湘区雨母山,联系电话17625388044。2018年1月8号9时许,我开我父亲朋友放在我家湘D2L332小车送我女朋友李金蓉上班,途径立新大道时被十多个不明身份人员拦下,以车主吕利金欠钱不还为由,暴力抢夺我驾驶的车辆以及我的钱包,随后将我非法拘禁在衡阳协融民间资本投资公司一楼,说我和我女友今天一个都走不掉。我打电话给我父亲后我父亲也不知情,让我先报警处理,他立马赶来解释清楚。我正要让我女友报警的时候便遭到其中四人的疯狂殴打,将我腿打断,后围观群众劝阻,又被两人分别拖至一楼大厅和协融公司二楼办公室殴打。随后我父亲赶到,其公司又叫来了几十个不明身份人员,把我父亲也拘禁在二楼办公室,我父亲要求先让我去看医生,对方不肯,扬言今天要弄死我和我父亲,冲过来让我父亲跪下并殴打吐口水。我父亲看情况不对,偷偷拿出手机拍摄被协融公司法人代表王咏发现,王咏立马指挥手下抢夺我父亲手机摔碎,又指挥手下给我父亲一点“教训”,殴打过后,我见到三名警察到来,警察问发生了什么事,我父亲如实告知协融公司殴打我与我父亲,把我和我父亲拘禁在这里,并不准我们去就医,协融公司请来的不明身份之人听后大怒,叫嚣道:“你这个杂种还敢说,当警察面打你又怎么样”。随后我父亲又遭到那些人的一顿毒打,警察拉扯开后我父亲跟警察说协融请来的人当警察面还敢打人,请警察保护我们,谁知道李少祝直接带领一群人冲过来殴打我父亲,后长湖乡派出所副所长和刑警队长来了后才停止了殴打。派出所随即叫了救护车将我和我父亲送至南华附一住院救治,经南华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我父亲为轻伤二级;我为轻伤二级,左股骨颈头下型骨折位移。  其实,抢车,抢钱包和殴打拘禁我父子,动手的就有十多个人,可时至今日,公安仅对李少祝、王政、宁振华三人进行短时拘押并随即取保候审,至于其他人,公安推说犯罪证据不足不许追究,检察院起诉书与事实严重不足。为此,我有如下意见。  一、我提出王咏表面为协融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实际上协融公司一直从事非法高利贷,李少祝等人都称呼王咏为老大,他们打我,以为我认识车主为由,非法拘禁我想逼出车主,后我打电话报警其恼羞成怒疯狂殴打我,虽然我没有欠债,但是其殴打我的目的是想要催收,因此王咏、李少祝、王政、宁振华等人暴力催收应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派出所领导说他们不是黑社会,只是普通的打架斗殴  二、王咏是本案主犯,应受到惩处。其理由有:1、他为公司法人,没他指使,他人敢如此胡作非为吗?2、群殴我父子二人时其一直在现场,他不授意或指挥,其他人会这般猖狂吗?3、他亲自下令手下抢夺我父亲手机并指使手下殴打我父亲。4、他在现场,但一直未开言制止手下违法,并且还当办案民警面威胁我和我父亲说我们惹大祸了,以后在衡阳待不下去。然而,尽管有以上种种,长湖乡派出所却说没有证据可以证明王咏是主犯,这极不正常。  三、按道理,公安作为专门惩处暴徒的机关,发现此案后应主动积极寻求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证据,王咏公司正处街口,就近就有交警的监控录像,可派出所当时并未及时调取监控画面,不仅如此,案发当天,硬是我父再三要求下他们才与我父亲朋友刘绍标到王咏公司调取监控。调取之后我父亲请刘到派出所要求查看王咏公司监控,不想该派出所公安人员宋一帆竟说监控内存卡遗失。随即,刘告知说王咏公司应是无线监控,他们手机里应该会有监控视频,在刘的要求下,派出所才去该公司李少祝手机内调取了监控,可是其中一段关键画面此时已被删除。请问这是巧合吗?  四、案发后,我们提交了伤情报告等一切资料,我父亲多次询问长湖乡派出所副所长欧阳德华案子进展怎么样了,还需要我们配合什么?为何一两个月了还未逮捕一个犯罪嫌疑人,长湖乡派出所副所长欧阳德华多次电话内搪塞推诿,一直在拖延时间,并以我父亲伤情鉴定未出为由拒绝马上立案调查。  五、案发当天有40多个社会人员参与,动手的有十多个,而长湖乡派出所只抓获3人,向检察院移交的起诉意见书中,以李少  祝、王政、宁振华等人将我打伤,该起诉意见以“等人”敷衍了事,后我和我父亲强烈要求应将主犯王咏追究责任,可长湖乡派出所副所长却说只能抓他们三个,这是为什么?  六、关于长湖乡派出所发出的声明说我父亲拿了十万医疗费算是达成部分谅解,我父亲再三给长湖乡派出所副所长打过电话,询问是不是谅解费,长湖派出所副所长欧阳德华和其教导员说只是单纯的医药费我父亲才拿的,有电话录音,我父亲没读过书,字都不认识几个!这样忽悠不识字的老百姓签部分谅解书到底是何居心?  七、检察院递交法院的起诉书与事实严重不符,其中案件事实大部分缺失。我和我父亲多次去检察院和派出所沟通反映无果。是不是派出所调查取证证据遗失就不用调查了?是不是检察院只根据派出所犯罪嫌疑人的口供起诉?被害人的证词证言难道不用听取?  我2017年学艺回家,又是父母独子,女友当时已经怀孕。此事一出,年底结婚计划已经泡汤,我经营的小店也因此事缠身而关门大吉,医生告知我左股骨颈骨折头下型位移,股骨头坏死几率达80%以上,终生都成残疾给我的身体及心理带来极大伤害,给家庭经济造成很大损失。为此,我强烈要求!(1):追究本案主犯协融民间资本投资公司法人代表王咏的刑事责任。2:殴打我和我父亲的犯罪嫌疑人远不止三人,派出所应当将其他犯罪嫌疑人一并抓获,并追究刑事责任。3:应以涉黑涉恶团伙对本案定性。4:查处长湖乡派出所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的事实。5:依法赔偿我们的损失!  

衡阳协融黑社会公司势力滔天,请人民领导查处其保护伞

  

衡阳协融黑社会公司势力滔天,请人民领导查处其保护伞

  

衡阳协融黑社会公司势力滔天,请人民领导查处其保护伞

  

衡阳协融黑社会公司势力滔天,请人民领导查处其保护伞

  

衡阳协融黑社会公司势力滔天,请人民领导查处其保护伞

  

衡阳协融黑社会公司势力滔天,请人民领导查处其保护伞

  

衡阳协融黑社会公司势力滔天,请人民领导查处其保护伞

  

衡阳协融黑社会公司势力滔天,请人民领导查处其保护伞

  

衡阳协融黑社会公司势力滔天,请人民领导查处其保护伞

>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