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业主 >  正文

北京太阳城,真是长者的幸福之家吗(转载)

2018-02-01 10:3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4月6日下午,“养老地产大佬朱凤泊自己告自己”诉讼案开庭受审。养老地产大佬朱凤泊本打算自己告自己,通过法院判决租赁违约,将自己太阳城养老社区的配套医院 太阳城搬离社区,但由于开庭现场出了两个太阳城医院法人,各自持有机构法人代表证照,法庭无法当庭判理,需要核实法人身份有效性后再审。[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小汤山法庭上演自己告自己的奇葩官司4月6日下午三点,原告北京太阳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朱凤泊起诉被告北京太阳城医院法人代表董事长朱凤泊的奇葩官司在北京昌平区小汤山镇人民法庭开庭。朱凤泊作为原告与被告两家单位的法人出席了庭审。他原梦想通过法院判决医院租赁违约,将自己太阳城养老社区的配套医院——北京太阳城搬离社区,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庭审中北京太阳城医院的委托律师陪同另外一位叫李志斌的人一起出庭,李志斌说自己才是北京太阳城医院的法人,并出具了太阳城医院执业许可证和公章等相关证据,证明自己的北京太阳城医院法人身份。本来朱凤泊自己到法院告自己就已经很让人迷惑不解,小编我也是为解疑惑才前往小汤山法庭听证,而一个医院同时两个法人出庭就更是一下让这官司的奇葩指数飙升。据被告方北京太阳城医院的代理律师辛雪松说,朱凤泊是太阳城集团总裁,太阳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 法人代表,2014年之前也的确是北京太阳城医院的董事长 法人代表。 2014年3月5日,朱凤泊将自己集团的北京太阳城医院转让给了李志斌所在的公司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并同时将自己北京太阳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52号楼(太阳城医院原址)以高价出租给北京太阳城医院,李志斌所在的公司交付了股权转让金及太阳城医院房屋租金,正式成为了北京太阳城医院的持有人,依据股权转让约定,朱凤泊应在2014年6月5日前,把太阳城医院的股权和所有证照变更给李志斌公司,但一直到2016年股权和相关证照的法人代表迟迟未变,2016年3月份,李志斌公司要求朱凤泊公司变更法人代表,否则李志斌公司拒绝继续支付太阳城医院租金及医院其它开支。太阳城集团为顺利收租并让李志斌公司继续承担太阳城医院开支,2016年3月16日,双方再次签订了补充协议,明确了太阳城集团变更医院证照法人代表给李志斌公司,但直到开庭之日,太阳城集团仅完成了医院医疗机构许可证上的太阳城医院法人变更,法人代表为李志斌。原本应该随股权转让而变更为李志斌的民政局登记证非营利性企业的法人代表却被对方一直拖着迟迟不肯变更。这也就出现了一个医院两个不同法人的状况。由于剧情的骤转,原本想通过自己告自己就能关停医院剥离债务的朱凤泊暂时演不下去了,但这场奇葩官司引发了小编我更多的担心?如果法院最终以民政登记证的法人代表为准,那是不是朱凤泊就有权利代表北京太阳城医院同意医院搬离太阳城养老社区?如果是这样,那这些奔着医养一体的几千户老人以后没了医院怎么办?可是小编又想:如果朱凤泊做为原告和被告的法人代表和董事长身份都合法,那又何须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跑到法庭上演自己搞自己?直接自己给自己公司发个通知搬离医院不就成了?看来大佬朱凤泊的确是由难言之隐自己告自己却不是自己搞自己太阳城医院原是太阳城养老社区的配套设施,也是太阳城一直以来作为特色宣传的社区医院。一开始医院由太阳城集团自己经营,由于缺乏创办医院的经验,医疗资源方面十分有限,导致医院连年亏损,债台累筑,到2013年拖欠供货商货款高达数百万。2014年朱凤泊将太阳城医院通过股权转让的形式转让给了第三方,也就是李志斌所在公司,却不变更法人身份,欠供货商数百万货款也不还。为了剥离负债,朱凤泊利用自己双重法人的身份,将太阳城医院告上了法庭。因为只要打赢了官司,就可以依法关停北京太阳城医院,赶走医院的投资人和管理方,将医院关门。供货商和其它的债权人也就讨债无门了。这样看来养老大佬朱凤泊真正的难言之隐是资金链断裂,才琢磨钻法律缝隙。画下的养老梦看上去很美由于对去世老父亲的愧疚,朱凤泊投身养老地产事业,立志一定要为天下的老年人做点事情,告慰父亲在天之灵。2000年朱凤泊贷款8000万以开发老年社区的名义拿下北京昌平区小汤山镇内的600余亩地,打造了一座太阳城。很多人被朱凤泊的养老梦和纪念老爹情怀所打动,老人们被他画下“一生之城”的奶酪所吸引,卖房养老、70年长租、付押月租......以其不同的商业模式纷纷入住太阳城,公寓的入住率达90%。这块奶酪很大,但留给老人的却并不是如朱凤泊当初承诺的那样:“给老人留一块最好的。”由于不断地圈地扩张,导致太阳城资金断裂,先是承诺养老社区内的很多配套都没有兑现,如温泉、大型超市、游泳馆、特色服务等,到后来对已缴纳10万押金的租客年年涨租金,后续服务质量越来越差,甚至连基本的物业维修都要向老人们要钱。2016年北京太阳城银铃公寓院长朱凤至(朱凤泊的二姐)曾公开对东方网财经记者说过:项目开放时向银行贷了8000万,后期开发经营的资金都是老板和员工卖家产得来的,公司陷入严重资金困境,仅靠老年公寓收租盈利,但利润只够还债。对于民营企业资金链断裂的老板,社会本应同情,但是隐瞒事实到处炒概念,打造会飞的房子,圈地扩张 诈骗股份,到底是基于对老爹的情怀做养老?还是借社会养老的刚需炒概念 吹泡泡?虽不知朱大佬这场自己告自己的奇葩官司究竟要何时落幕?但小编知道;如果朱大佬这次能侥幸钻成法律缝隙搬离医院,的确会剥离几千万的债务。但不知他灵魂深处将如何宁静?如何面对自己对父亲及太阳城养老社区的老人?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